混世小术士

038 滚山坡

038 山坡

王宝玉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道:“这绝对不可能,你让我杀人放火我也顺着你,我不成了傻小子了嘛!”

田英忍不住嘻嘻笑了,说道:“臭宝玉,别紧张,我就是有一个私人的事情想问你,你说明白了,我也告诉你一个你一定很想知道的事情。”

“快问!”王宝玉不想听田英絮叨,不耐烦地催促道。

田英的脸上略闪过一丝迟疑,还是说道:“宝玉,你都看出来了,我在高中有一个男朋友,我想让你看一看我们两个到底能不能成。”

把老子叫这里来,原来就是这个破事儿,对于王宝玉这样辍学的人来说,在农村,十八岁就应该开始物色着搞对象了,但对于上高中的田英来说,这就是早恋嘛!

王宝玉嘻嘻笑着又想去捏田英的鼻子,被她一巴掌打开,王宝玉说道:“在你眼里,这不是迷信吗?怎么这会儿想给哥哥平反了?”

田英伸出手指揪住王宝玉的耳朵,大声喊道:“你到底算不算?”

王宝玉呲牙咧嘴的咋呼道:“算!算行了吧,大小姐?”

田英哼了一声,松开手,王宝玉皱着眉头揉揉耳朵,说道:“凶巴巴的跟个母狗似的,谁还敢要你!”

田英听到踢了王宝玉一脚,说道:“少废话,赶紧的!”

王宝玉缩缩脖子,说道:“改天不行啊,这儿冰天雪地的,你哪怕挑个好地也行啊!”

田英气的跺跺脚,撅着嘴说道:“让你算,你就算,咋那么多废话!”

“好,好,好,女人就是难缠!”王宝玉一边感慨着一边拿出那三个大钱,说道:“掷吧!”

田英急忙接过来抛了六次,王宝玉在雪地里比比划划的,左看看右看看。田英问道:“咋样?什么意思?”

王宝玉一会儿摇头晃脑的,一会儿唉声叹气的,田英凑近王宝玉追问道:“说啊,到底啥意思?”

王宝玉转过脸嬉皮笑脸的盯着田英说道:“问啥问,拿卦钱了吗,你就问!”田英嚯得站起身,使劲推了王宝玉一把,说道:“你咋不去死呢?”

王宝玉哎呦一声坐在雪地上,心想,这臭丫头脾气越来越坏了,于是没好气地说道:“成不了,还是好好学习吧!”

田英一听就急了,连忙追问道:“宝玉,因为啥成不了啊?我觉得他对我很好。”

“这卦上摆着呢,有变数,应该是他家庭不错,父母不同意你们的事情。”王宝玉随口说道,其实这也不是空口白牙的乱说,田英眼皮子高,不大可能跟普通家庭家的孩子处对象。

田英半天没说话,望着远方的山峦,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宝玉,你还真行,算的真准。他爸是富宁县的教育局长,而我爸只是一个小小的村长,他爸不会同意我们的事情的,只是我对这件事儿有些不死心而已。”

王宝玉看着田英幽怨的样子,觉得有些楚楚可怜,便上前将手搭在田英的肩上,随手揉了揉,感觉很软,他轻声安慰道:“田英,别不高兴,和你真正呼应的五爻,而现在你身边的三爻不在正位上,五爻才和你相合……”

田英不耐烦的打断王宝玉的话,说道:“哎呀,烦死了,别跟我说这些,我听不懂,你就直说啥意思吧!”

王宝玉说道:“这么说吧,你的那口子会出现在你的大学里,长得比他帅,家庭也比他好,缘分没到不可强求。”

田英听话地点了点头,忽然感到王宝玉的手在自己肩头,一扭身子甩开了,说道:“臭宝玉,居然敢占本姑娘的便宜。”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我不占便宜,摸一下肩膀多少钱啊?”雪地里田英的小鼻头被冻得通红,看起来异常可爱,王宝玉忍不住伸手又捏了下。

“你要死啊!还捏上瘾了你!”田英娇嗔着用小拳头打着王宝玉,王宝玉一边笑一边躲,忽然一伸脚,将田英绊倒在雪窝里。

从雪窝里爬起来的田英,看见王宝玉嬉皮笑脸地往河边的山坡上跑,在后面气恼地大喊道:“臭宝玉,你给站住,看我非摔你一下不可!”

王宝玉一边回头一边做着鬼脸,说:“抓不着,臭妮子!臭妮子!”可是毕竟喝了酒,步伐不灵活,一不留神,脚下一软,整个摔在积雪的山坡上,四仰八叉的起不来。

“臭宝玉,活该!”田英一边幸灾乐祸地说着,一边几步上前,伸手抓住王宝玉的军大衣,就在这时,王宝玉一横腿,把田英重重绊倒在山坡上。

哎呀,田英大喊一声,身体失去平衡,顺势就向山坡下滑去,但手却抓着王宝玉的衣领并有没有松开,王宝玉还没来及幸灾乐祸也跟着滑了下去。

停下时,两个人连滚带翻的快要滑倒河边,此时已经浑身都是雪,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抱在了一起。

王宝玉感觉到田英小鼻子中呼出的风吹着脸上,有种痒痒的感觉,胸口处更是感觉到田英胸脯的那两团小小的柔软凸起,娇小的身子抱起来刚刚好,很舒服,一时间心猿意马,将田英抱的更紧了。

田英不满的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死宝玉,干啥?”

王宝玉笑嘻嘻的说道:“稀罕稀罕你呗!”

田英看着看着王宝玉,突然眼圈一红,将头埋在王宝玉的脖颈间,竟然嘤嘤地哭了起来,王宝玉此时感觉自己很像一个男人,将手伸到田英后面,拍着她的背说道:“田英,不哭啊!乖!”

田英抽泣着说道:“我真的,真的不想失去他,宝玉,有没有法子让他不要离开我。”

王宝玉顿时觉得心里哇凉哇凉的,田英抱着自己,不过是寻找安慰而已,心中想着的是另外的男人,而自己竟然以为田英是喜欢自己,他娘的,这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王宝玉有些恼,脸色不快地推开了田英,站在身来,拍打着身上的雪,田英也抽抽嗒嗒的站了起来,继续用手摸着眼泪,低着头,也不说话,样子显得挺乖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