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49 种子站

049 种子站

翠花听到喜不自胜,连连点头,说道:“好好,我听你的!尽快就办!你们先吃着,我再给你们添两菜,再沏壶好茶。”

翠花喜滋滋的转身出去,不一会儿端着盘肉过来,神秘兮兮的说道:“兄弟,你尝尝鲜!”

蒋春林盯着那盘肉,大声问道:“掌柜的,这,这不会是天鹅肉吧!”翠花笑着点点头。蒋春林夹了口肉放嘴里,边嚼边埋怨道:“好啊,有好菜不给我上,今天还是沾了宝玉兄弟的光呢!”

酒足饭饱,两人打算离开时,翠花又包了两只烧鸡给王宝玉带上,千恩万谢的送了出来。王宝玉满意地打着酒嗝,抽着蒋春林塞过来的红梅烟,夹着烧鸡,心情愉悦地走出了兴隆饭店,蒋春林要将王宝玉送到通往东风村的山路边,被王宝玉婉言谢绝了,说自己还有其他的事情,蒋春林也没有勉强,很客气地说“以后有事儿找他一定好使”等等虚头吧脑的话后,就开着吉普车离开了。

王宝玉确实有事儿,他要去镇上的种子站去看看,这老百姓的种子问题还没有解决,既然来到镇上,就一定要去试一试。

种子站离兴隆饭店不远,王宝玉哼着小曲,很快就到了种子站门前,就见几个农民正背着几袋种子从里面走出来。透过开着的门,种子站的院子里,堆满了鼓囊囊的麻袋,一个中年女人,正在宽敞的院子里,一丝不苟地称重,数钱,另外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正在一旁给农民介绍种子。

王宝玉径直走了进去,中年女人正在忙碌着,只是看了王宝玉一眼,并未说话。看那女人模样还算周正,细眉,媚眼,鼓胸,翘臀,衣服都好像小一号似的,紧紧贴在身上,格外的**。

等了一会儿,买种子的人终于走的差不多了,王宝玉才凑上前去,笑着对那个中年女人说道:“这位大姐,一看你就不一般,一脸福相。”

中年女人刚把数过的钱,放进身前的一个斜跨包里,一听王宝玉这么说,忍不住笑了,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嘴巴抖抖的,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中年女人笑问道:“小兄弟,你是算命的?”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略通一二。我在门前看到大姐一脸福相,难得的富贵命,就忍不住进来了。”

中年女人被说得心情不错,扭了扭身子,抬手理了理额前的头发,说道:“你们这些算命的,就是嘴好,不过像你这样的年轻的算命先生我还头一次见。”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有志不在年高,本人善于看相。”

中年女人说道:“小兄弟,我这忙着呢,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去挣钱吧!再说,这里对于你这种生意来说,挺危险的。”说着,用手指了指门外,王宝玉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地方,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柳河镇派出所。”

王宝玉觉得有些意外,忍不住问道:“派出所管算命的?”

中年女人小声说道:“一个月前还抓进去一个,说是什么搞封建迷信。”

“十分感谢大姐的提醒,不过我还是想告诉大姐一件事儿,钱的事儿不是问题。”王宝玉说道。

这时,又有两个挑完种子的农民向这边走过来,中年女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事儿快说吧!正忙着呢?”

“大姐今天要有一笔很大的财运,有人会在你这里订购一大批种子。”王宝玉故作神秘地小声说道,同时将手指放在嘴前,做出“嘘”的手势。

中年妇女不屑的说道:“这还用说,我这买种子的天天都有。”

王宝玉问道:“他们能买这个数吗?”王宝玉伸出一个手指头,小声说道:“一万斤。”

中年女人一听,立刻露出了很吃惊的表情,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能说出来一万斤什么吗?说对了我才拿卦钱。”

王宝玉有些好笑,他只是想知道这里的种子的储备量,于是含糊的说道:“金色的就对了。”

中年妇女诧异的说道:“你咋知道有人要买黄豆?那你知道谁来买吗?”

王宝玉指着鼻子嬉皮笑脸的答道:“我。”

中年妇女听了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对王宝玉说道:“小兄弟,你等我一下,一会儿咱们进屋去聊。”

王宝玉心中暗喜,自己刚才说算命的事情,不过是没话找话,拉近关系而已,但是,从中年女人的举动来看,兴许这里还真就有一万斤黄豆种子。

中年女人和两个农民随意攀谈了几句,称重,收钱,走人,只听她对那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说道:“老张,你先照看一下这里,我和这位小兄弟进屋有点儿事。”

“好!”这个被称作老张的男人答应着,转头看了王宝玉一眼,眼神很冷漠,还透着些杀气,像是藏着一把刀子一样,这让王宝玉感觉有些浑身不自在,但也没有多想。

中年女人笑吟吟地向王宝玉走来,说道:“小兄弟,看来你是有真本事的算命师父,我叫刘芳,叫我刘姐好了,进屋给我好好看看,不会少了你的钱的。”

王宝玉有些无语,自己并不是想来给人看相的,只是想打听购买黄豆种子,已经走到种子站办公室门前的刘芳,见王宝玉站在原地没动,开玩笑的说道:“小兄弟,进来坐啊,难道你怕姐吃了你不成。”

王宝玉一看这情形,决定先进去将这个女人忽悠住再说,不由也戏谑般说道:“本人欢迎美女品尝,清蒸、红烧、油焖均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刘芳咯咯一阵大笑,说道:“小兄弟还挺逗乐,快进来吧!进屋来商量吃法。”

王宝玉跟着刘芳进了种子站的办公室,里面很简陋,两张靠在一起的办公桌,一个长条沙发,墙上贴着种子价格表,桌子上的电话下面,压着一摞陈旧的报纸。

王宝玉也没客气,进屋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刘芳关严了门,在墙角的脸盆里洗脸洗手,又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这才坐在王宝玉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