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50 勾引

050 绅士

王宝玉在刘芳身上嗅到一种谷物的气息,很特别,忍不住使劲**了几下鼻子,刘芳笑着问道:“小兄弟,闻到啥味了?”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闻到了劳动人民的淳朴气息,是世界上最美的味道。”

“明明就是粮食的味嘛!说得这么玄乎。这张嘴可真会说。不知道多少女人会上了你的当。”刘芳打趣道。

王宝玉看着刘芳的脸,很正经地说道:“我从来不骗女人,当然,也不骗男人,我只骗自己,我认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老实的男人。”

“你要是老实,这天底下就没有不老实的人啦!”刘芳翘了翘嘴角说道。

王宝玉从刘芳的眼神和话语中,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头,这个女人,似乎在有意无意地勾引自己,不过他王宝玉可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眼下的情形,还是要尽快结束对话的好。

王宝玉问道:“刘姐,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有真本事了?”

刘芳并没有回答,反问道:“小兄弟,你从哪儿看出来我有财运?”

王宝玉用诡秘的表情说道:“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

刘芳说道:“小兄弟,我很佩服你的眼力,不妨告诉你,上午镇政府的秘书来了,说是领导安排要种子站无论如何也要调配一万斤黄豆种子给下面的一个村子。这事儿开始我还很愁,都这个时候了,上哪儿去弄这么多黄豆种子,可是领导安排的事情又不能不办,我只好给县里的种子公司打电话,结果,恰好有一批近万斤的黄豆种子没有卖出去,说是新品种,老百姓不敢买,三天以后就能运过来。”

王宝玉心中大惊,不由暗骂道:“他娘的,谁也需要这么多黄豆种子,早知道这样,老子昨天就来。”

王宝玉问道:“刘姐,是哪个村子临时用这么多黄豆种子啊?”

刘芳思考了一下,说道:“好像是叫东风村,说是那里的一个生产队长刚刚开了近百公顷的荒山。”

王宝玉一听,心里乐开了花,知道这一定又是程书记安排的,连忙恭维地说道:“这一次刘姐岂不是能赚上一笔了!”

“三毛五进,卖四毛一二,能赚个几百块吧!”刘芳倒是实在,连赚多少钱都说了,王宝玉心中一合计,这么说一万斤黄豆就需要四千二百块钱,回去后还真是要好好动员一下老百姓呢!

“我说呢,刘姐眉梢带彩,不是升官就是发财啊!看来是应在这黄豆带来的财运上!”王宝玉恭维的说道。

“哈哈,谁不喜欢赚钱啊,只是别晃我就行。你说,这春耕马上就到了,那一百公顷荒山就是那么好开的?要是这事儿泡汤了,我可就赔大发了,我都有点后悔给县里打电话打早了,该见到钱再进黄豆。”刘芳无不担忧的说道。

王宝玉恨不能立刻把这一万斤黄豆运回去,连忙打包票说:“刘姐,你现在吉星高照,这事指定能成。”

刘芳听到王宝玉这么说,笑得合不拢嘴,将手伸到了王宝玉的面前,说道:“小兄弟,快给姐看看吧!看看姐的运气如何?有啥说啥,别遮着盖着的,姐可是什么都没瞒你。”

王宝玉此刻的心思,已经不在看相上面,他想急着回村找老百姓筹集钱来取种子,他粗略地看了一眼刘芳的手,刘芳的模样不错,但手显得很干燥,大拇指下面的肉肉颜色很灰暗,王宝玉略一思考,然后说道:“刘姐,地是块好地,只是你的种子有问题吧!”

刘芳脸上露出了不快的表情,说道:“小兄弟,你可不能瞎说,我这里的种子,都是县里种子公司配送的,再说种子站一直是政府管理的,只不过刚刚承包给了我,说啥也不能出问题啊!”

“刘姐,你别急嘛!你刚刚才说让兄弟直说的,咋还生气呢?”王宝玉说道。

“说吧!姐不跟你计较就是了。”刘芳故作大度地说道,但脸上的不快还是没有褪去。

“那我就直说了。说的错了,就当兄弟年轻没准头,千万别恼。其实种子站的种子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我说的种子,是指你家里那位的种子可能有些问题。”王宝玉一板一眼地说道。

听王宝玉这么说,刘芳的脸上的不快消失了,先是吃惊,接着换上了哀怨的眼神。她盯着王宝玉说道:“小兄弟,你果然厉害,我男人就是那方面不行,所以到了今天我也没有个孩子。”

“刘姐,这事儿也应该想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强求来的,不一定是好事儿。”王宝玉开导着刘芳,他此刻觉得,刘芳有些可怜,没有孩子的女人,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可是刘芳接下来的话,立刻让王宝玉不这么想了。

刘芳用有些干燥的手在王宝玉的脸上轻轻摸了一下,赞叹着说道:“年轻人就是好,皮肤多光滑,不像我家里那口子,皮肤粗糙的像老树皮。”

王宝玉连忙推开刘芳的手,说道:“刘姐,这可是办公室,别让人看到了,不好。”

刘芳咯咯笑了,不屑地说道:“怕啥,就是我男人在我身边,我也敢,谁叫他种子不行,连播种机都坏了呢!”

王宝玉心中想的就是赶紧走,自己本来是买种子的,可不想被人拿走了自己的“种子”,他连忙站起身来,说道:“刘姐,我得走了,还有事儿要办。”

刘芳一听王宝玉这么说,以为王宝玉害羞故意推脱,却站起身来伸手就冲着王宝玉的裆部摸过来,王宝玉没防备,被抓了正着,连忙扭着身子挣脱了刘芳的手,刘芳咯咯笑着说道:“小兄弟,感觉东西还不错,别不好意思,你是一个走江湖的,不用顾虑这么多,如果你觉得这里不方便,晚上去我家,让我家那口子给咱们站岗,绝对安全。”

王宝玉彻底晕了,天底下还有这种事儿,媳妇偷男人领到家里来,当男人的却大度地站岗放哨,这种男人真是堪称“绅士风度”,王宝玉临时想起的一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