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51 被跟踪

051 被跟踪

不过,王宝玉可不傻,这要是真去了刘芳的姐,她男人站岗站烦了,转身回来,一声大吼,那可就是“抓奸在床”了。

王宝玉表情认真地说道:“刘姐,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再说,我根本不是走江湖的术士,我就是咱柳河镇的。”

刘芳一听,有些变了脸色,嗔怒道:“你怎么不早说!”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刘姐,你也没问啊!”

“那你个兔崽子跟我磨磨唧唧半天啥意思?算我倒霉,你走吧!”刘芳不悦地说道。

“那我走了刘姐,还是那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王宝玉起身离开,身后传来刘芳恼怒地骂声:“小崽子!敢耍老娘。”

王宝玉离开了种子站,心里一阵轻松,不管怎么说,这趟没有白来,老百姓种子的问题总算是落实了,改天一定要去感谢一下程书记,不管怎么说,人家在这两件事儿上都帮了自己的大忙,同时,他对程雪曼的那份恨,也感觉淡了许多。

不过,王宝玉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刚才的举动,显然得罪了种子站的刘芳,自己领着村民来取种子的时候,她会不会难为自己,到时候不行就安排别人来吧!

王宝玉独自一人溜溜达达穿过柳河镇,沿着通往东风村的山路,往家中赶去。干爹干妈一定在家中等着急了,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加快了脚步。

可是他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男人,一直在悄悄跟着他。

走出几里地之后,山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在这时,身后那个男人快速向这边跑过来,王宝玉一路上思考着如何让五队的村民们能够凑齐四千二百块钱买种子,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再者说,这光天化日之下,王宝玉也放松了警惕。

那个男人冲到了王宝玉的前面,停住了脚步,王宝玉一愣,就在这瞬间,男人转过身来,冲着王宝玉的胸口就是一拳。

王宝玉没有提防,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身子也不由向后蹬蹬退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手里包着烧鸡的袋子被远远甩在了地上。

“你他娘的想干啥?老子咋惹你了?”王宝玉稳住身破口大骂,忽然,他觉得眼前的男人似乎在哪里见过,想起来了,这不就是种子站里的老张嘛!

“你是老张头?你打我干啥?”王宝玉又问道。

“小兔崽子,打得就是你,再让你勾引我媳妇。”老张咬牙切齿地说道,愤怒的双眼好像能喷出火来。

王宝玉一头雾水,他踢了踢鞋上的土,问道:“老张头,你别瞎说,我可不认识你媳妇,我跟你都不熟呢!”

“小兔崽子,小小年纪不学好,专门勾引别人的媳妇,还不承认,看我不打掉你的牙!”老张说着,举着拳头又向王宝玉冲了过来。

王宝玉真是恼了,这个老张头,是不是哪根筋出了问题,他伸出手掌,做出一个“停”的手势,口里大声喊道:“你这个老混蛋,一口一个小兔崽子的骂我,我究竟怎么招惹你了,你再过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老张停住了脚步,说道:“你还不承认,在种子站,你还不是跟俺家的骚娘们进了屋,半天才出来。”

王宝玉明白了,自己这一拳不是无缘无故挨得,原来这老张就是刘芳的男人,怪不得看自己进屋的时候,眼神那样的不友好。也怪自己粗心了,怎么就没往这地方想呢!不过这老张和刘芳的年龄差得也太大了,难怪刘芳说她男人的“播种机”坏了呢!

王宝玉冷静了下来,很严肃认真地对老张说道:“老张头,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碰过你老婆,当然,我也不知道刘芳是你老婆。”

老张盯着王宝玉的眼睛,半信半疑地问道:“你真的没碰俺家娘们?”

“真的没碰,如果我撒谎,就让我下面的东西烂掉。”王宝玉指了指自己的裆部说道。

老张有些相信了王宝玉的话,但还是追问道:“你去种子站干啥?”

王宝玉一看,知道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就将自己如何烧了荒山,又如何需要一万斤种子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最后还强调了一点,程书记安排的一万斤黄豆种子,就是给自己的。

老张知道自己错打了人,脸上泛起了一丝尴尬的笑,歉意地说道:“小兄弟,对不住了,老哥错打了你,要不你打老哥一拳,解解恨!”

王宝玉揉揉了还在疼的胸脯,真想过去打他一拳,但看起来老张也是一个老实人,就忍住了,连忙说道:“没啥!一场误会。老张,你挺有艳福的嘛!娶了个这么年轻漂亮的媳妇。”

老张叹了口气,说道:“小兄弟,你不知道,自从娶了这个娘们回来,我就一天好日子都没过,外人羡慕我,其实不知道我其实很苦。”

从老张嘴里得知,刘芳和老张竟然还是一段孽缘,这刘芳是老张姑父的妹妹的婆家妹妹,老张和刘芳偶然认识的时候,刘芳那时候还是个黄花闺女,长得很漂亮,因为一时冲动,就和刘芳发生了关系,还被人撞见了。

在那个时代,发生了这种事情,让人很难以接受,刘芳的家人恨不得将老张活剥生吃了,可是刚刚尝到男女之乐的刘芳却贪恋男方家境殷实,拼死护住老张,说是要嫁给老张。

老张那时年近四十,年轻时媳妇娶到家里就病了,**躺了两年就死了,老张媳妇是家里独女,老张在媳妇死后还是尽孝道把岳父母一一送终,最后落了些房产地产,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但一直未再娶亲。

最后刘芳的家人只能无奈将刘芳嫁给了老张,到了今天,老张的姑父依旧不理老张,提到老张就骂声不绝。

刚刚娶到刘芳的老张还是过了一段神仙般的快活日子,但始终没怀上孩子,这让两个人颇感遗憾,后来,随着老张年纪越来越大,下面的东西渐渐不行了,任凭刘芳如何折腾,甚至手口并用,那根筋就是不起来,懒洋洋地睡大觉,这让刘芳异常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