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52 回家

052 回家

这时候的刘芳已经到了三十如狼的年龄,自然不甘心守着一个无用的男人,因此,三番五次扬言要带男人回来生个孩子,老张起初不同意,但架不住刘芳总是闹腾,心一横,就放口说:“你找男人,我就给你站岗。”

后来两个人承包了镇里的种子站,刘芳就在种子站里跟一些模样英俊的男人眉来眼去,但这些男人都在老张的“咳嗽”“冷眼”下,知难而退了,没想到今天却突然杀出来个王宝玉,还真和刘芳进屋了半天,这让老张难以忍受这番屈辱,便追着王宝玉来报复。

王宝玉认真倾听了一个受气老男人的讲述,不由心中一阵感慨,男人啊!啥不行,下面的东西不能不行,否则,就注定被女人瞧不起,受娘们的气。

老张讲述了这些,似乎心情好了很多,对王宝玉说道:“宝玉兄弟,我看你人不错,改天到镇里,老哥请你喝酒。”

王宝玉笑道:“这可不敢,你家那口子被我拒绝了,肯定还在记恨我呢!”

“不管她,我们这样下去,早晚要散的。”老张看似认真地说道。

王宝玉上前拍了拍老张的肩膀,说道:“老张头,我就叫你张大哥吧!你如果信得着兄弟,改天兄弟给你一个药方,你试一试,兴许能让人重振雄风,扬眉吐气,煞煞你媳妇的锐气!”

老张的眼睛中立刻放出了喜悦的光芒,紧紧拉着王宝玉的手说道:“宝玉兄弟,如果你能让老哥抬头做人,老哥宁愿给你磕头。”说着,就要给王宝玉跪下去。

王宝玉连忙扶起老张,说道:“张大哥,这可不行,再说我还不知道行不行呢!”

“行不行老哥都愿意试一试,与其这样窝囊地活着,就不如拼上他一次,不成老哥绝不怪你。”老张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

王宝玉乐了,这段时间,他还真是研究了如何让男人下面挺起,抬头做人的事情。自从干爹贾正道告诉了他关于亲妈的事情之后,因为没有了秘密,东屋的大箱子上就不再上锁了,王宝玉常常过去,翻看里面的古书,他很佩服自己的干爷爷,竟然收集了一个箱子的古书,他还真在一本破烂的不成样子的书中,看到了一个能让男人下面“起死回生”的方子,只是一直没有人试,他原本是想给迟立财用的,但是怕没经过实验,万一没有效果,反而丢了面子。

有了老张这块试验田,王宝玉决定大胆试一下,就对老张说道:“张大哥,改天你来东风村找我,我把药配出来你试一试,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两件事儿。”

老张连忙拍着胸脯承诺道:“宝玉兄弟,别说两件事儿,就是十件事儿,二十件事儿都行。”

王宝玉非常严肃地说道:“事情很简单,那就是第一不要说我会配药方,第二就是在炕上将刘芳收拾的服帖的。”

老张听了哈哈大笑,连忙说道:“宝玉兄弟可是真逗,你放心,我跟谁也不说,就连家里那娘们也不告诉她,等老子抬起头来,一定让她低头服软。”

王宝玉看看天,笑着说道:“老哥,你以后可得管好媳妇,咱男人再不行,哪怕一辈子要不了娃,啥时候也不能在这事儿上给媳妇站岗!”

老张不好意思的笑了,说道:“那也是气话嘛。绿帽子哪有自个带的啊!”

王宝玉也哈哈大笑,天色已经晚了,他说道:“老哥,咱们以后再聊,我得回家了,家里老娘等着呢!”

老张连忙说道:“好好,那事儿麻烦你了,兄弟。我也得赶紧回去,种子站事儿多得很。”听到这,王宝玉不禁有些好奇,这老张头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承包种子站呢。

想到这,王宝玉不由问了句道:“老哥,这种子站承包下来得花不少钱吧?”老张头摇摇头乐呵呵的说道:“这个倒没有。不瞒你说,我和镇里程书记沾点亲戚,这年头,没个照应的能干事吗?”

王宝玉点点头,没想到,自己这个程书记的“假”远房亲戚,今天碰到正头香主了,人家老张头才是程书记的真亲戚呢。

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个人就此告别,王宝玉拍打下烧鸡上的尘土,迈着轻快的步子,踏着夕阳的余晖,快步向东风村赶去。

快要到东风村的村口,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王宝玉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瘦小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里张望,正是干妈林召娣,王宝玉连忙跑了过去,口中喊道:“娘!我回来了。”

林召娣已经等了很久,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终于松了一口气,对王宝玉说道:“儿,怎么回来这么晚,我和你爹都惦记着呢!”

“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数数,连根头发都没少!”王宝玉把烧鸡放林召娣手里,嬉笑着说道,林召娣扑哧一声笑了,说道:“这孩子,还是这么没正形,快回家吃饭。”

快要到家门口的时候,马顺喜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看见王宝玉,满脸堆笑地说道:“宝玉回来了!”

“当然回来了!”王宝玉没好气地说道。

马顺喜厚颜的说道:“唉,宝玉,你被带走后,我是一口水都顾不上喝,上上下下的找关系给你说好话,看到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王宝玉嘴角扬了扬当是笑了,并未说话,马顺喜这套把戏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

“老嫂子,我就说宝玉没事儿,你还不信,政府的眼光是明亮的,像宝玉这样的好干部,不但不能处罚,还要好好支持才对。”马顺喜对林召娣说道。

“辛苦马支书还惦记着,到家坐一坐啊!”林召娣客气地说道,王宝玉背地里拉了一下干妈的手,示意干妈不要理这个老东西,他娘的,领着人抓我的时候他怎么不这么说。

“不了,太晚了,宝玉啊!明天一早到村部来一趟,有事儿找你商量商量。”马顺喜的语气很是客气,这让王宝玉有些不解,既然马顺喜这么说,王宝玉只好说道:“马支书,你放心,明个一早我就过去。”

马顺喜走了,王宝玉和干妈回到家,干爹贾正道正站在屋门口张望着,看到王宝玉回来,脸上露出喜色,说道:“宝玉快进屋,先洗一洗尘土,再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王宝玉进了屋,一屁股坐在东屋的炕沿上,确实感觉累了,昨晚一夜都没睡好,中午又喝了酒,又连续两天走了几十里的山路,这会儿他只想吃了饭就好好睡一觉。

林召娣很快端来了一盆热水,王宝玉连忙洗了把脸,又把已经发臭的脚用热水泡了,仔细洗了洗,这才上了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