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54 买种子

054 买种子

马顺喜最后这句话,倒提醒了王宝玉,自己犯愁的这笔钱,不如就让村部先出,而且从马顺喜的口气中能够听得出来,程书记安排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办。

王宝玉自己又点上一支烟,低着头抽了起来,也不说话,显得很为难。马顺喜一见王宝玉这个样子,嘿嘿笑着说道:“宝玉,这做群众的思想工作,确实有困难,但有了困难就要努力去克服,这样工作才会有进步,有成绩。”

王宝玉皱着眉头看了马顺喜一眼,说道:“马支书,这五队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老百姓吃饭都困难,哪来的钱买种子,这个工作怕是不好做,我不行。要不您去试一试吧!”

马顺喜的脸色有些难看,说道:“王队长,你不能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上级安排的工作,这种子程书记已经安排,总不能不要吧!”

王宝玉站起身来,使劲踩灭了烟头,说道:“我筹集不到这笔钱,不行种子就不要了,还是支书号召广大村民为五队解决吧!”

马顺喜此时的脸,红的像猪肝一样,他不由站起身来,口中说道:“王宝玉,你……”,王宝玉也当没听着,马顺喜几次举起手来想拍桌子,但还是忍住放下了,这王宝玉跟程书记有亲属关系,是得罪不起的。

看王宝玉一幅无所谓的态度,马顺喜知道,想让王宝玉去筹集这笔钱,简直就不可能,而自己刚刚因为王宝玉的事情,和五队的老百姓关系搞的有些僵,这些老百姓更不可能买自己的账,最后,马顺喜咬了咬牙,说道:“王队长,要不这笔钱村部先替五队垫上,秋收卖了粮食一定要还。拉粮食的时候,让时趣跟你去,把帐付了。”

王宝玉的脸上微微露出得意的笑,口中连连说道:“马支书对咱村的老百姓,真是够意思,要不说有这样的支书,是咱村老百姓的福气,我代表五队的生产队员,感谢马支书救民于水火,改天一定送一面锦旗过来。”

马顺喜正心疼这笔钱,这今年东风村村干部的吃吃喝喝的钱看样子是没了,他摆了摆手说道:“别整这些没用的,宝玉,秋天一定把这笔钱还了,村部的账目上面是要查的。”

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支书您放心,有我王宝玉在,无论如何也不能黄了这笔账。”

马顺喜无奈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冲他挥了挥手,王宝玉打了声招呼,就告辞离去。刚走出马顺喜的办公室,就听见一阵响亮的高跟鞋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不用说,一定是计生主任叶连香了。

果然,与王宝玉相向走来的正是叶连香,见到王宝玉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道:“呦,王大队长回来啦!听说班房里都是吃窝头的,是不是真的啊?”

王宝玉冷笑了声,并没有搭理她,径直走自己的路。

叶连香惊讶的看着王宝玉的背影,嘟嘟囔囔的走进马顺喜的办公室,“这小兔崽子,去了趟派出所倒变得瑟了!”

马顺喜正为种子钱发愁,也没有留意叶连香说些什么。叶连香见他呆呆愣愣的,笑嘻嘻的凑近了些,抬腚就往马顺喜腿上坐,口问道:“老家伙,想啥呢?”

马顺喜不耐烦的瞅了眼叶连香,一把把她推开,说道:“瞎叫什么!这是村部,就不怕别人听见了!娘们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去!去!去!”

叶连香一愣,今天这是怎么了,小的不懂事,老的也长能耐了,热脸贴了两个冷屁股,不由一阵恼羞,骂道:“软蛋一个,跟我装什么能耐!老不死的!”说完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马顺喜被王宝玉算计了一把,这又被叶连香抢白了几句,这会儿是恼的牙根直痒痒,伸手抓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砸在地上,瞬间摔了个稀碎。

从村部出来,王宝玉的心情大好,乐颠颠地向北山赶去,一路上,王宝玉不停偷着乐,心中暗想:人要顺了,啥困难也挡不住。

到了北山根上,五队的男劳力都已经聚集起了,王宝玉领着他们,将山火没有烧净的地方,又整理了一番,这山火烧过的地方就是好,不但松软,火焰的灰烬就是最好的肥料,今年肯定能长出好庄稼。

大家一起努力,用了两天的时间,终于把荒地整理完了,王宝玉又和有经验的农民一起测量了一下这片荒山,正好九十六公顷,五队的生产队员,每户可以分一公顷,这就说明,每个农户的可有耕地一下子增加两倍,这让五队的老百姓个个笑得合不拢嘴。

王宝玉又粗略将耕地分配了一下,有远有近,大家虽然有点儿意见,但白得的耕地,也说不出什么,也就认可了王宝玉的安排。

五队还有二十几户五保户,王宝玉也给他们分了耕地,并且允许他们将耕地包给别人耕种,收取地租,共享劳动成果。这些无儿无女的五保户,终于有了依靠,对于王宝玉真是感激涕零,一口一个恩人,好干部,就差给王宝玉磕头供奉了。

第三天一早,东方刚刚出现鱼肚白,王宝玉就带领村民,赶着二十辆大马车,浩浩荡荡地向镇里出发取种子去了。会计张时趣揉着发红的眼睛,带着村部里的四千二百块钱,一同前往种子站。

几十里的山路,颠颠簸簸难免有些沉闷,王宝玉倡议道:“咱们也别干愣着,我看这样,每人讲一个笑话吧!”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在最前面赶马车的崔大山先开口了,只听他说道:“我先来,讲笑话咱最在行了!话说以前啊,有那么一个寡妇,守寡多年,终于耐不住,找了一个傻子来过瘾。为了让傻子更卖力,自己更舒坦一些,寡妇想了个法子,过一段时间,她就给傻子嘴里塞一个杏。傻子一边笑呵呵的吃杏,一边卖力忙活,过了一会儿,寡妇舒坦了,问傻子,干这事儿舒服吗?傻子直摇头说道,不舒服,倒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