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55 镇政府

055 镇政府

大家一阵哄堂大笑,纷纷各自拿出压箱底的笑话,一时间,路上充满了欢声笑话,气氛很活跃。

轮到张时趣,他也讲了一个笑话:“有一个农妇被强奸了,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人问,你记得他的样子吗?农妇说,不记得,但我知道他是一个没结婚的小青年。派出所的人问,你怎么能确定。农妇说,他在我身上忙活半天没找到地方,还是我帮着放进去的。”

有人逗乐道:“张会计,晚上关了灯能找到地方吗?要不要我去帮忙啊?”

张时趣不屑地说道:“别说关了灯,就是隔着墙,我都能对准了。倒是你,一个肚脐眼就能糊弄你一宿。”

大家又是一阵笑,最后轮到王宝玉讲笑话了,王宝玉想了半天,还真想到一个笑话,开口说道:“有一个老师到乡下扫盲,就是教不认字的人认字,他为了让一名农妇理解‘被子’这个字,就问道,你晚上身上是啥啊?农妇答,我男人。老师觉得农妇理解错了,又问道,你男人不在家的时候,你身上是啥啊?农妇答,村支书。”

不知道哪个男人喊了一声:“不是村支书,是马支书吧!”有人接着说道:“马支书最关心咱村的妇女了!”“哈哈,是最关心妇女主任吧!”

王宝玉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笑话讲得有些过头,连忙大声说道:“只是一个笑话,大家千万不要往咱村马支书身上扯。否则,他发起飙来,大家都不好看。”

大家还是比较听王宝玉的话,不再谈论马顺喜的事情了,这时候,和王宝玉坐一辆马车的张时趣却小声嘀咕道:“马支书现在可安分呢!想扯那事儿也不行了。”

王宝玉知道张时趣说的是啥意思,但他还是嘿嘿地笑着,小声问道:“张大会计,你咋知道的?”

张时趣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宝玉,你千万别告诉别人,我家王艳秋和郑凤兰关系很好,郑凤兰说马支书的下面,彻底站不起来了。”

王宝玉故露惊讶地说道:“马支书这下子岂不是惨了,总不交公粮,会饿的媳妇到别处找粮食的。”

张时趣道:“就是!现在的郑凤兰脾气就开始变坏了,总发无名火,弄得马支书常把情绪带到工作当中。”

王宝玉道:“马支书也应该找人治一治嘛!这样长时间下去,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张时趣道:“据说找了几个大夫,都说病根查不到,没法子用药。”

王宝玉暗自偷笑,心想:“马顺喜的病根,就是老子扔的一块冻土块。”王宝玉故作沉思状,半晌才说道:“我好像记得我爹有本古书上有个药方是治这种毛病的,只是不确定好不好使。”

张时趣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依旧小声对王宝玉说道:“宝玉,如果你的药方能好使,那可是能赚大钱的。”

王宝玉惊讶地问道:“这个也能赚钱?”

张时趣道:“能!男人上了年纪,十个中有八个都是软蛋,他们在这方面是肯花钱的。”

王宝玉道:“有道理!改天我好好研究一下这个药方。”

张时趣嘿嘿笑着说道:“宝玉,我给你提供这么好的发财道,到时候别忘了免费给我提供点药啊!”

王宝玉呵呵直笑,道:“张大会计,你这是隔墙都能对准的本事,还用着药啊?”

张时趣嘿嘿笑着扶了眼镜,道:“纸糊的墙还凑合,反正吹牛不上税,男人嘛,谁不要个脸?”

王宝玉哈哈笑着拍打着张时趣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只要我能研究出来,先送你一马车吃着!”

张时趣哈哈笑着,道:“这要能当饭吃,还省粮食呢!”

临近的一位中年男人没有听清,插嘴道:“剩粮食?不可能,这一万斤黄豆都能用得上!”王宝玉和张时趣相视一笑,没有答话。

一行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之中,就到了柳河镇,王宝玉让张时趣带领车队去种子站拉种子,自己则拎着一袋晒干的羊肚蘑向镇政府走去。

柳河镇的镇政府,位于镇中的马路边,三排大砖房围成一个大院子,院子中间有一个大花坛,花坛上有一座假山,假山上夏天时会喷出水来,浇灌着四周的花草,是柳河镇颇为引人注意的人造景观。

王宝玉拎着面袋子装着的羊肚蘑,到了镇政府的门口,看大门的老头立刻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问道:“小伙子,你找谁啊?”

王宝玉客气地说道:“老大爷,我想找咱镇里的程书记。”

“程书记可不是随便见客的,你找他有什么事儿吗?”看门老头说话可是有些不客气,很明显就是水涨船高的口气。

王宝玉不太高兴,也不太服气,说道:“老大爷,我找程书记干什么,没必要向你汇报吧!”

“你这个小伙子怎么说话的,找程书记的多了去了,我不问清楚能行吗?还有你拎的袋子里是什么?”看门老头生气地问道。

“这也问?是什么关你屁事儿!”王宝玉也上来了倔脾气。

“哪个村来的?这么没文化,一看就是没素质的人!”看门老头气的够呛,愤愤的说道。

“啥人看着有素质?开着小轿车来的都有文化有素质吧?”王宝玉心里十分不爽。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声音越来越大,不由惊动了靠近大门的几个单位,几个在政府工作的女人悄悄打开窗子,使劲支起耳朵,偷听两个人吵架。

“那个小伙子蛮干净的嘛!还穿着中山装,梳着中分头,像个小干部,只是好像胎毛还没褪,呵呵。”一个女人评论着王宝玉,恰好被进屋的一个人听到了,问道:“晓丽,你在说谁呢!”

“迟主任,我在说大门口的那个小伙子呢!”这个叫晓丽的女人一脸笑意地用手指着窗外,进屋的人恰好是迟立财,他也支起耳朵听了阵,觉得这个人声音很熟悉,连忙趴在窗台上向外一看,竟然是王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