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56 答谢书记

056 答谢书记

迟立财只是望了一眼,脸色一变,就立刻开门出去,后面传来马晓丽不解的声音:“迟主任咋这么快就走了?”

迟立财以最快的速度到了镇政府的大门前,王宝玉和看门的老头就差撕扯在一起了,一个说啥也要进,一个无论如何也不让进,旁边还出现了几个看热闹的人,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吴大叔,这个是我家里邻居的侄子,年纪小,不懂事儿,您别生气。”迟立财一边说着,一边将看门的老吴头拉到一边,还递上了一支烟。

王宝玉一看是迟立财,也不和老吴头一般见识,不再说话。老吴头气哼哼地唠叨了半天,还是让王宝玉跟着迟立财进了镇政府的大院。

“娘的,镇政府的大门也太他娘的难进了!这要是来喊冤的,还不得冤死到大门口。”王宝玉余怒未消,边走边嘴里嘟嘟囔囔道。

“宝玉!”迟立财连忙看看四周轻声呵斥道:“这话是随便说的吗?你啊,还是太年轻了!”王宝玉听到闭上嘴巴不说话。

迟立财将王宝玉带到自己办公室,关好门,笑着说道:“宝玉,不要闹情绪。吴大叔也是在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就是咱们自己家的大门还时不时关着呢,何况这么大的机关单位,那不是乱套了。”

王宝玉蔫吧的应和说道:“我知道了,迟支书,不对,迟主任。”

“呵呵,对了,宝玉,你怎么来了?”迟立财关切地问道。

“我是来专门感谢程书记的,他帮我我的大忙。”王宝玉也没隐瞒,直接就把前因后果简单的说了说。

迟立财赞赏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应该好好谢谢程书记,我听说了你放火烧山的事情,迟叔我当时就特别着急,可是人家林业口的人,不可能买我们计生口的账。这要不是咱们镇特殊,林业口划归镇里管,又或者程书记不说话,恐怕你至少得关半个月的拘留。”

王宝玉听到迟立财的话,嘿嘿笑着说道:“嘿嘿,我办事欠妥当,还让迟叔替我操心了,以后一定吸取教训。”

迟立财语重心长地说道:“宝玉,这镇里不同于咱村里,这里的水很深,就门口那个老吴头,也是副镇长董平川家的亲戚,所以,谁也不能轻易得罪。”

王宝玉心里嘀咕道,这个迟立财平日在村里耀武扬威的,没想到来镇里没几天,倒学乖了,还是这里锻炼人。

“迟叔我明白了,再来不会这么冲动了,程书记现在在吗?我想去找他,当面道声谢,一会儿还要跟着拉种子的车回村里去。”王宝玉问道,他并不想在迟立财这里耽误太多时间,毕竟这一趟来,事情还很多。

迟立财一听,连忙说道:“我看到他来上班了,我把你送到他办公室的门前。”说完,又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两盒烟递给王宝玉,笑着说道:“宝玉,别看你年纪小,路子倒这么宽,我来镇里这么多天了,还一直还没机会和程书记好好聊聊呢。”

王宝玉一下子就明白了迟立财的心思,马上说道:“迟叔,我是你一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这么说,没有迟叔,就没有我王宝玉的今天。见到程书记,我一定多说你的好话。”

迟立财立刻笑得合不拢嘴,说道,“宝玉真是聪明,放心,以后叔少不了你的好处。咱快去吧,程书记很忙,去晚了,说不准又出门了。”

王宝玉跟着迟立财,拎着一袋子蘑菇,走进正东的一排房子内,进门的大厅盈门墙上是五个红色大字:“为人民服务!”

王宝玉跟着迟立财沿着左侧的走廊往里走,在最里边,看到一个门前贴着小木板,上面写着:“党委书记办公室”,王宝玉知道,就是这里了。

“咚咚咚!”迟立财用手指轻轻叩了叩门,只听里面传来了一声“进来”,两人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非常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些字画,地面上是实木地板,正对屋门的是一张大大的办公桌,一个四十多岁戴着眼镜的中年干部,正坐在办公桌后,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份文件,手边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杯,在他的后面,是一个大大的书柜,里面装满了各种图书。

迟立财几步走上前去,非常恭敬地说道:“程书记,这位是东风村五生产队的王宝玉,今天亲自来向您道谢!”

中年干部扶了扶眼镜,微笑看着王宝玉说道:“这位小同志就是王宝玉啊,很年轻啊!”

“程书记,您好!十分感谢您的帮助。”王宝玉真诚地说道。

程国栋站起身来,伸出了右手,说道:“小王同志!你好!你好!”

王宝玉一见,连忙伸出双手过去和程国栋握了握手,他感觉这个手掌温暖而柔软,而且很有力。

王宝玉长这么大,头一次和这么高职务的领导见面,心里难免有些紧张,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小王,不要拘谨,快坐下,抽烟。”程国栋和气地让王宝玉坐在旁边的皮沙发上,同时拿出了一盒云烟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王宝玉将蘑菇袋子放在沙发边上,没有动程国栋的烟,而是拿出迟立财刚给他的三五牌香烟,恭敬地起身给程国栋递上一支,程国栋摆了摆手,说道:“我不吸烟,我的烟是用来待客的。”

迟立财一旁搭腔道:“程书记真是高风亮节,每天工作这么繁忙,连烟都不抽。”

程国栋呵呵笑着:“这话说过了,每人解乏的方式不一样,我就好这个。”说完指了指桌上的茶杯。“对了,立财,你不就是东风村的吗?和宝玉老乡吧?”

迟立财连忙说道:“程书记真是好记性,宝玉就是我东风村在职期间提拔的最后一批村干部。当时因为宝玉年轻,质疑声很大,我当时承受的压力不小呢。”迟立财皱着眉头装腔作势的给自己脸上贴着金,一幅苦大仇深的模样,好像给了王宝玉一个生产队长的职务,跟死里逃生拼出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