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63 现场会

063 现场会

只见山上的众人听到了命令,左手挥动弯刀,右手掏出种子,随着刀落,种子同时被种进了土里,又被行走的脚踩实。只见东风村的北面荒山上,一片亮光闪闪,人人争先恐后,偌大的一片荒山,竟然在一个小时内就被播种了足有几公顷,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这个场面,让下面的观看的人不由鼓起掌来,大声喝彩叫好,连马顺喜都没有想到,王宝玉搞的这个小铁锹,竟然能发挥如此大的作用,其余几个生产队的队长更是目瞪口呆,人人自危,这样下去,王宝玉主管的第五生产队,肯定粮食产量第一,而他们四个,按照马顺喜的话,肯定有一个要回家抱孩子去了。

弯刀种地的现场演示,非常成功,程国栋和李传宗都给予了高度评价,农技站站长韩涛也是赞不绝口,都说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农村种植使用的重大发明,在不能使用机械化的地块,弯刀是农业种植的首选工具,也是必不可缺的。

当山上的老百姓汗流浃背地又重新组成方队站在众人面前后,程国栋忍不住连声赞道:“好啊!好啊!”

程国栋此时心情非常激动,有些感叹的接着说道:“来之前,我自己也有些怀疑,简单的机械化操作真能对粮食生产有质的提高吗?百闻不如一见,今天这趟不虚此行,王宝玉队长让我们见识到了智慧的力量!咱们国家人口众多,能让这么多人吃上饭是首要任务,我们要像王队长这样,多动脑筋,自谋生路,减轻国家的负担!乡亲们哪,今年的大丰收指日可待,可喜可贺啊!”

程国栋说完,百姓们拼命的鼓起掌来,心情从未有过的舒坦。面对领导发自内心的赞赏,其他村村干部发自内心的惊讶还有些人发自内心的妒忌,成为焦点的王宝玉内心非常不平静,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现场会后,一行人果然又赶往村部,路上,程国栋则是一直把王宝玉带在身边,不时会心交流,真是羡煞旁人。程国栋每句话王宝玉都会竖起耳朵认真的听,其实并不只是尊重溜须,而是一种学习。

在王宝玉眼里,程国栋稳重正直,而且文化修养特别高,说出话来头头是道,让人信服,不像其他的村干部整天骂骂咧咧的没个正形。所以,无形当中,王宝玉把程国栋当成了学习榜样。

当然走在队伍最后的就是副镇长董平川和东风村计生主任叶连香,两人有说有笑,时而你瞅瞅我,时而我撇撇你,距离也是越走越近,就差搂一起了,凡是有心的人看到,都会觉得,咋看咋不正常。马顺喜是干咳了好几声,也是一点屁用没有。

说话间,一行人便来到了目的地,负责打扫卫生的叶连香吃了几天的灰尘,倒也把一个村部收拾的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大家挨个屋子看了看,最后来到了会议室,将一个会议室塞得满满当当,密不透风。

程国栋代表镇党委发表了重要讲话,充分肯定了东风村在种植技术上取得的重大突破,也肯定了东风村领导班子的积极作风,同时表示,三个月内,首先要让东风村先通上电话,一旦机会成熟,一定要让东风村的山路,变成能够走小汽车的平坦大道。

王宝玉成了所有人关注的对象,程国栋书记非常赞赏王宝玉的创新求实的精神,并且号召整个柳河镇的村干部都要向王宝玉学习,回去以后,不遗余力地推广弯刀种植技术,争取让老百姓种更多的地,收获更多的粮食,早日走上富裕路。

掌声一阵一阵,热闹非凡,马顺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感觉王宝玉的风头简直超过了所有人,这样下去,早晚取代了他这个村支书,他心中暗骂:“他娘的王宝玉,不就是搞了一把小铁锹吗?怎么就成了个宝了?”

接着下来,大家依次发言总结,马顺喜对此早有准备,找了篇稿子背了好几天,总算没有什么纰漏。发言的时间明显比现场会要长的多,在大家昏昏欲睡,勉强支撑着眼皮听完之后,已经是正午时分了。

东风村山高路远,中午肯定是回不去的,要在这里吃饭,这个马顺喜是早有准备的。吃饭的地方自然就设在他家,整整摆了五桌子,村部里的招待费给王宝玉垫了种子钱,这吃饭的事情又让马顺喜破费了一把,为了这事儿,郑凤兰几次把马顺喜踢下了火炕,软蛋啊不中用啊的话骂了好几天。

马顺喜、田富贵和王宝玉跟镇领导坐到了正堂一桌上,其他人东屋西屋炕上地下各一桌。刚刚布置好碗筷,叶连香竟然也不请自来的一屁股坐下不起来,很是让马顺喜不爽。程国栋等人也并未在意,依然和王宝玉聊个不停。

吃饭期间,马顺喜对身边的董平川小声说道:“平川,有些女人是不能招惹的,是祸水,你明白嘛!”

董平川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因为此时,叶连香下面的脚丫子已经碰在了他的腿上,但董平川这个人可是个不懂拒绝女人的爷们,到嘴的肥肉吃不上,咽口水都嫌费劲,他嘿嘿冷笑着说道:“怎么着,顺喜,兴你碰我就不能碰了?”

马顺喜一时无语,想说自己现在想碰也没那个本事了,可是说不出口,只能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说道:“平川,你碰了就后悔了,咱们是亲戚,我不能害你。”

董平川显然不高兴了,说道:“你还是注意你自己的腚眼朝哪开吧!办公室里挂一个破锦旗,整个柳河镇这还是头一个,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做事这么不知道轻重!”

马顺喜一听,立刻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他朝着叶连香狠狠的瞪了几眼,可是叶连香并不理睬,装作看不见似的有说有笑的挨个敬酒,朝着董平川抛得媚眼却一个比一个浪。

马顺喜郁闷的猛喝了一口酒,也许是喝得太猛,一下咳得脸红脖子粗的,狼狈不堪,心想,老子是不是也该找时间让王宝玉算算,最近简直没有顺心的事儿,难不成也像龚向军那会儿似的中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