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64 你猜呢

064 你猜呢?

席间,西屋吃饭的张保良起身去小解,刚走出去,就听到大门外传来孩子的声音:“我要找我爸爸!我要找我爸爸!”

张保良走出院子一看,正是龚向军的七岁独子亮亮,亮亮在他奶奶的一再拉扯下非要进院子里找他爸爸。

张保良走上前,乐呵的问道:“亮亮,你这是咋啦?”

亮亮挣脱奶奶的双手跑到张保良跟前,说道:“保良叔,我都半天没见到我爸了,人家说他在这里坐席,是真的吗?”

张保良眼睛骨碌碌转了几圈,心想,好你个龚向军,因为我儿子说话带把就定什么不准孩子出来的规定,这回你儿子跑出来了,看你咋办吧!

张保良朝里屋努了下嘴,笑嘻嘻的说道:“亮亮,你爸在里间屋里啃大骨头呢,你还不快去!”

“操,有好吃的不带我!”亮亮生气的撅起小嘴,趁奶奶不注意,一溜烟喊着爸爸跑向里屋。

屋内,领导们正在吃饭,突然听到孩子的声音,口口声声要找龚向军,马顺喜皱着眉头小声问道:“怎么回事儿,你老娘怎么看的孩子!快带回去!”

龚向军此刻欲哭无泪,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平日是一刻也闲不住。他连忙离席,正碰到亮亮闯了进来,龚向军拉住儿子往外扯,道:“小兔崽子,你不在家待着出来作啥妖?!快给老子滚回去!”

可是亮亮并不买账,眼睛盯着桌子,小手乱舞着,喊道:“我要吃肉!我要吃肉!”龚向军抱住儿子就往外走,亮亮立刻放声大哭起来。

“龚副村长,让孩子过来一起吃吧!”董平川有意要在大家面前表现出亲民的一面,他扯下一条鸡腿,拿着来到亮亮跟前,道:“孩子,吃吧。看这小子长得虎头虎脑的,真精神!”龚向军嘿嘿傻笑着,亮亮则是接过鸡腿,也不道谢,毫不客气的便啃了起来。

“小孩,你今年几岁了?”董平川尽量做出和蔼的模样问道。

“你猜呢?”亮亮吃着鸡腿,含糊的问道。说完大家都笑了。

“嗯,七岁吧!”董平川笑呵呵的说道。

“操你娘的,你咋知道的呢?”亮亮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抹了一把鼻涕,揉着通红的鼻子盯着董平川不解的问道,董平川登时脸囧了个透绿,不知道说啥好。

大家听到孩子童言无忌的话语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谁没撑住笑出了第一声之后,正厅内便引爆出一阵大笑,连平日低调稳重的程国栋书记也低着头乐了,王宝玉更是笑的腮帮子生疼,心想,这回龚向军的丑出大发了。唯独马顺喜的脸拉得比驴都长,心里骂了龚向军没一百遍也得九十九遍了。

龚向军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李镇长看到这种情形,替他解围道:“亮亮啊,别站着了,到姑爷爷这里来,姑爷爷这里全是好吃的。”

亮亮倒也不怯场,立刻跑到李传宗的身边。李传宗一手摸着他的小脑袋,一手捏了块肉片放他嘴里,说道:“以后不能再这么说话了,知道吗?”

亮亮不耐烦的吃着肉,抗议道:“关你个屌事!”

这次,大家谁也没笑,一是不敢看李镇长的笑话,更多的是因为大家觉得,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嘴里离了脏字不能说话,就非常有问题了。

这时李传宗的脸比董平川的还绿,他皱着眉头对龚向军呵斥道:“向军,你平时怎么教育的孩子!你看惯成什么样子了,简直是乱弹琴!”

龚向军连忙把亮亮拉过来,照着屁股啪啪狠狠打了几巴掌,嘴里骂道:“你个兔崽子,让你不学好!让你不学好!”

亮亮立刻大哭起来,颇委屈的犟嘴:“你不整天跟我妈这么说话吗?你打我,我告诉奶奶去!让奶奶打死你个王八羔子!”

“去!去!别在这现眼了,赶紧领家去吧!”李传宗不耐烦的哄龚向军走,龚向军干笑了声,弯腰抱起儿子逃也似的窜了。

众目睽睽之下,董平川讪讪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李传宗颇有些尴尬,屋内屋外十分的安静。马顺喜见到这种场景,连忙站起来打圆场,“今天,难得各位领导来东风村,我,代表全体老百姓对大家表示感谢!咱们一起干一个!”

这招倒也奏效,果然,大家一起端起酒杯,等这杯酒下了肚,气氛又开始活跃了起来,大家推杯换盏,吆五喝六的,很是热闹。

“程书记,咋把筷子撂了呢?多吃菜,吃菜!”李传宗看程国栋不动碗筷,不安的劝道。

程国栋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问道:“李镇长,刚才那位,就是你的内侄女婿吧?”李传宗连忙说道:“是,大号龚向军。”

“那龚向军在咱们村村支部都担任什么职务?”程国栋转过头,问马顺喜道。

“民兵连长兼副村长。”马顺喜立刻放下筷子,恭敬的答道。

“哦?这样的工作安排在整个柳河镇其他村还没有这样的情况吧?”程国栋有意无意的问道。

董平川刚刚被一个毛头小娃给抢白了两句,正不舒坦,看得出来,程国栋并不是对龚向军十分满意,趁机说道:“东风村前支书,就是现任镇计生办主任的迟立财。迟主任调任后,村支部进行了人事调整,龚向军目前只是暂代副村长职务。”

李传宗心里恨恨的骂了董平川一句,但此时也只能默认,只怨龚向军不长脸。

程国栋说道:“李镇长,既然内侄女婿担任了村支部这么重要的职务,就要起到表率的作用,严以律己,多求上进。”

李传宗笑着答道:“是,程书记说的是。不过,向军在村支部担任干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经验相对还是很丰富的。今天就是孩子淘气,让大家看笑话了,谁家都这样,没啥大不了的。”

王宝玉一听,感觉不是那么回事,这个李传宗口气虽然和气,但是处处和程书记对着来,看样子也是个难缠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