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65 制药

065 制药

果然,程国栋立刻皱起了眉头,说道:“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不容儿戏,这是人类社会生产经验得以继承发扬的关键环节。”

“嘿嘿,照程书记的话说,向军没管好孩子,还成了阻碍国家发展的千古罪人了?”李传宗似乎不太高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呵呵,李镇长说哪里话,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古人不是说了嘛,持家治国安天下,家都照顾不好,又怎能为国家效力?”程国栋微笑着说道。

王宝玉在一旁听得明明白白,一方面感叹,这些领导明争也好暗斗也罢,倒是谁都不撕破脸。另一方面,自己越来越佩服程国栋,有头脑,有能力,还有文化。

李传宗被程国栋说了两句,刚要反驳,程国栋已经举起了酒杯,笑着说道:“传宗啊,最近镇里工作繁重,大家都很辛苦,也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喝酒了吧?来,咱们一起喝一个!”

眼见程国栋转移了话题,李传宗也不好再说什么,怏怏的端起酒杯,刚要吐口的话也被这杯酒憋回到了肚子里,憋得人蛋疼。

接下来的宴席中,大家把关注的重心很快又重新恢复到了王宝玉身上,作为东风村支书的马顺喜,则是被冷落在了一旁,他看着春风得意,连比带划的王宝玉,眉来眼去的叶连香和董平川,还有紧要关头掉链子的龚向军,越想越郁闷,独自一个人喝着闷酒,那感觉真是又苦又涩。

这顿饭吃了足足有三个钟头才算完事,下午送走了前来考察的镇领导和其他村的干部,马顺喜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除了龚向军的儿子,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乱子以外,一切还算是非常圆满。等所有人都散尽后,他关上远门倒头便睡,为了这次现场会,自己可是好久没睡过踏实觉了。

春风化绿,溪水潺潺,这都标志着一年一次的春耕开始了,老百姓开始忙碌起来。

王宝玉家里没有地,所以也没什么事可做,这段时间由于忙五队种地的事情,对于算卦看相等知识有些生疏,正好趁这段闲暇时间再好好研究一下。

上次答应了镇种子站老张的事情,估计过不了几天,老张就有可能登门拜访,这首要的事情,就是要把那种能让男人重振雄风的药给配置出来。

说干就干,王宝玉取出那张黄纸页,仔细研究起来,上面说,男人不举,多是因为肾精不足,所以配药的药材多半和补肾有关的。有黑蚂蚁、黑豆、枸杞子、泥鳅鱼等等,还行,都不是稀缺的药材,王宝玉用了两天的时间,总算是都搞齐了。

找到家里熬药的药罐,在院子里架上火,将这些东西都捣碎了放进去添水就熬,等水花一起,黑棕色的沫子在强火的催化下不断溢出,院子里立刻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腥气,离得近了,闻着都呛人,王宝玉又是用嘴吹又是拿扇子扇,忙的不亦乐乎。

贾正道和林召娣自然对儿子的举动很好奇,王宝玉也没说熬得是什么,只是说想研究一下中药,两个人也没多问。

经历了这几个月的时间,在贾正道夫妇眼中,这个孩子已经长大了,做事儿自然有自己的主张,无须多言,老两口倒是乐得享清福。

改了小火又熬了半天的时间,腥气变淡了许多,等水分靠的差不多了,渐渐在药罐底部形成一层膏状的物质。王宝玉熄了火,又接着将膏状物质晾晒,最后这些黑乎乎的东西开始慢慢变硬。

趁着还有些余温,王宝玉洗净了手,将这些东西抟成几十颗黑色的药丸,事毕,放到鼻子下闻了闻,有点酸酸的味道。

就在这时,下地刚回来的邻居李秀枝闻到了味,皱着眉头,扇着鼻子走了进来。

“宝玉,这是整的啥啊?这么大腥味!”李秀枝大惊小怪,吵吵叭火地问道。

王宝玉已经将这些黑药丸放到了一个干净的纸盒里,他一边洗着手一边嘿嘿笑着悄声说道:“这是男人想要,女人更想要的东西。”

李秀枝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问道:“啥是男人想要,女人更想要的?”

王宝玉没有回答,反问道:“婶子,你最希望要的是啥啊?提醒一下,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

李秀枝一听,立刻明白了,有些羞红了脸,嗔怒地说道:“臭小子,又戏弄婶子,是吧?”

王宝玉嘿嘿直乐,说道:“婶子这说哪儿去了,戏弄谁也不能戏弄婶子啊!”

李秀枝瞅瞅四周,小声问道:“宝玉,你去年答应婶子的事情不会忘了吧?”

王宝玉故作不解的样子,挠着脑袋问道:“婶子,我答应啥了?”

“你不说春天给婶子解决大胖小子的问题嘛!”李秀枝急了,脱口说道。

“嘿嘿,当然记得了,一周以后来找我,我给你好好算算。”王宝玉爽快地答应道,李秀枝满意地扭着屁股乐颠颠地走了,王宝玉将药盒拿到自己住的西屋小心放好,又特意叮嘱干爹干妈不要动里面的东西,这才放下心来。

王宝玉本来打算等老张来了,把药丸给他两粒回去试试,可是他又有些担心,自己熬的药虽然说是按照药方来的,可是有没有毒性,效果如何等等毕竟不知道,万一吃出点问题,这责任可是大了。

再说刚才已经答应一周后给李秀枝解决生儿子的问题,不能再说话不算数了,李秀枝毕竟答应给拿一百块钱,这笔钱可不是个小数,王宝玉心里还是痒痒的,不惦记那是假的。

想了许久,为了安全起见,王宝玉决定先来个动物实验,还最好是狗,不大不小,正是试药的标准目标。只是自己家不养狗,就要找别人家的狗,当然还必须是公狗,想了半天,王宝玉忽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户人家比较合适,不由呲着牙嘿嘿坏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