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75 养伤

075 养伤

王宝玉的挨打事件,很快就传得人人皆知,沸沸扬扬,张时趣第一时间就通知了马顺喜、田富贵等村干部,大家很是诧异,这个王宝玉平日不沾别人便宜就够好的了,今天能吃这么大的亏?难道他没给自己算算?

张时趣拍着脑门恍然大悟,连忙绘声绘色地说了王宝玉在村部算卦的事情,口中赞叹不已,这小子还真有点本事。大家也开始佩服王宝玉的算卦本事了,让这场打斗又灌上些神秘色彩。

很快,所有村干部就赶到了王宝玉家,一进屋,马顺喜就一脸恼怒地说道:“他娘的钢蛋,光天化日之下殴打村干部,简直没有王法了。” 马顺喜倒是真的有点恼,倒不是因为钢蛋无法无天,而是王宝玉挨揍下不了坑,那他的药酒可还得等些日子。

马顺喜话音刚落,就看见钱美凤从西屋里走了出来,脸上不由有些尴尬,钱美凤低下头,也没说什么。在贾正道夫妇的陪同下,这群村干部来到了西屋,王宝玉此时的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像充气的皮球似的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缝。

王宝玉躺在炕上一动不动,他早就听见马顺喜大呼小叫了,不过他的口气怎么听都有些幸灾乐祸的成分在里面。

“呀,宝玉,你咋伤成这样了?啧啧,可惜了这张小脸喽。”叶连香一见到伤势惨重的王宝玉不由感叹的说道。

马顺喜连忙上前说道:“宝玉啊!我们大家都来看你了,不行咱到镇派出所报案,这殴打村干部的罪也不小,算是给你出口恶气!”

王宝玉苦笑了一下,这一笑已经让他疼的有些呲牙咧嘴,他含糊地说道:“谢谢马支书,这事儿我看就算了吧!”

马顺喜自然心知肚明,王宝玉不能计较被未来大舅哥打了的事情,但依旧装模作样地黑着脸说道:“怎么能算了?有我在,东风村就不是他钢蛋随便撒野的地方。”

“我这次挨打,是命中注定的一劫,跟钢蛋无关。”王宝玉说道。

就在这时,钱美凤进来了,看上去眼圈红红的,似乎听到了刚才王宝玉的话。她上炕将王宝玉扶着坐起来,又在王宝玉的身后垫上棉被和枕头。

大家都是明白人,一看就知道王宝玉和钱美凤的关系已经到了一定程度,这被大舅哥打了,是人民内部矛盾,外面的人是管不了的,于是报案的话题就没人再提了。

叶连香拿腔撇调地说道:“美凤啊!你哥看样子不同意你和宝玉搞对象,姐看你的眼光倒是很好,宝玉可是咱村最有前途的年轻干部,将来啊,错不了。”她说完,捏着嗓子咯咯的笑了起来。

钱美凤半晌没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就在叶连香自己一个人尴尬的维持假笑,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的时候,钱美凤没好气地说道:“我没有哥,我已经决定和他断绝关系了。”

钱美凤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哥哥不管咋说,那可是一奶同胞,这姑娘咋了,为了个男人,就连自己的哥哥都不要了?叶连香脸上的笑肌抖动了下,愣是打了个哈欠才算勉强过渡到正常表情。

屋子内的气氛有些沉闷,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跟着钱美凤说钢蛋不好,显然是脑子进了水,如果说钢蛋也有不错的一面,那肯定是要得罪王宝玉的。就在这时,龚向军傻乎乎地问道:“宝玉,你是咱村的小神仙,既然算到了有这一劫,那你咋不知道怎么躲过去这一劫呢?”

张时趣用手捅了龚向军一下,小声说道:“我不是说了,宝玉在村部算到这件事儿的时候,就立马赶回来了,根本没考虑自个。我看宝玉这是孝心,怕伤到爹娘,要躲还不容易啊!”

一旁的贾正道脸色很难看,毕竟宝玉被打成这样,心里不好受,听龚向军这么说,连忙开口说道:“宝玉已经躲出去了,主要是怕我跟他娘被钢蛋伤着,这才挨了这顿打,这孩子,特孝心。”

林召娣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两串泪珠,哽咽着说不出话来。龚向军一看这个情形,连忙说道:“就是,宝玉对爹娘的孝顺是人人皆知的。”

眼下的情形,也不便久留,马顺喜和田富贵代表村部给王宝玉放下二百块钱,算是慰问了,贾正道和林召娣自然是表示十分感激,并且说等宝玉的伤好了,一定请大家到家里吃饭。

临走的时候,叶连香笑嘻嘻地凑到王宝玉耳边非常小声地说道:“臭小子,怪不得对我不感兴趣,原来早就搞了一个黄花大闺女,挨揍也活该。”

王宝玉用成了一条缝的眼睛白了她一眼,叶连香也没看出来,只是笑呵呵地走了。然而这一切都落到了钱美凤的眼中,她本来就不喜欢叶连香,看到这种举动,更是用十分厌恶的表情目送她离去。

“宝玉,刚才那个狐狸精和你说啥了?”钱美凤不高兴的问道。

王宝玉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说她傻,有时也不傻,看问题看得很明白。他刚活动了下身骨想说点什么,周身剧烈的疼痛让他大喊一声,身子都有些微微发抖,细密的汗珠登时布满额头。

钱美凤连忙又扶着王宝玉躺下,看着王宝玉的红肿异常的脸,两行泪水忍不住又流了下来,早把叶连香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王宝玉在炕上一躺就是七天,浑身的骨骼都被钢蛋打的要散了架,脸更是肿的像个猪头一般。

这是王宝玉自出生一来第一次被打的这么重,他这个人打骨子里有记仇的倾向,嘴上说不追究钢蛋,可是心里憋着一股子闷气,甚至有一种想杀了钢蛋的冲动,身体上的伤害总是会康复的,但心灵上的伤口却要靠岁月的流逝一点点去愈合,对于王宝玉而言,即使这个伤口有一天愈合了,伤痕依旧还在。

这期间,又陆陆续续有人来看王宝玉,除了五生产队的部分队员,还有李秀枝和李翠苹等妇女,王宝玉家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