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76 誓言

076 誓言

钱美凤这些天一直守在王宝玉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王宝玉,一会儿给王宝玉洗脸,一会儿擦脚,一会儿削个苹果,一会儿喂个鸡蛋,生活的非常充实。

王宝玉也不怎么说话,饿了渴了就指一指嘴巴,钱美凤就去端来水和饭菜,想去厕所,就指一指下面,钱美凤就扶着他去厕所方便。男女之间,一但发生了这种关系,就没什么可忌讳的,钱美凤还细细的替王宝玉擦了两次身子。

钱美凤所做的这一切似乎都是徒劳的,王宝玉只是接受她的照顾,而且是天经地义。借着有伤的借口,并不和她多说什么,而钱美凤就像替哥哥赎罪一般的任劳任怨。

贾正道和林召娣对于钱美凤的表现,那是非常非常的满意,在心中已经把钱美凤当成了准儿媳妇,吃饭的时候,从来不忘了招呼钱美凤,钱美凤也表现的很乖巧,一口一个叔,一口一个婶的叫的很甜,让老两口的脸上渐渐有了一些喜色,对钢蛋的怨恨也少了许多。

王宝玉的伤终于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脸上还没有笑容,直到王宝玉可以独自下地,在老两口的关心催促下,钱美凤才肯回家休息。

“儿,感觉好利索了不?”林召娣看见已经可以行走的儿子满怀期待的问道。

“嘿嘿,娘,咱是铁打的身子,钢蛋那几下还得练练!”王宝玉不屑的夸口道。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儿啊,娘有几句话想跟你唠唠,不然憋心里堵得慌。”林召娣说道。

王宝玉连忙把林召娣扶炕上坐好,不解的问道:“娘,有啥话你就直说,我听着就是了。”

“也没啥。”林召娣未语先笑,“就是问问你和美凤的事儿。这几天人家没黑没夜的伺候你,我和你爹都看在眼里了。”

嗯,王宝玉只是鼻子哼了声,说道:“我又没让她伺候。”

“咋?你不中意美凤?儿,娘看出来了,这几天你不说不笑的,心里都想些啥?有啥话不能跟娘说说?”林召娣慈爱的问道。

“娘,咋说呢。这钱美凤长得那老高,都显得比我猛,再说了她比我还大两岁。”王宝玉想了半天说道。

“呵呵,我当是啥呢!个子高还算毛病啊?要说大两岁也不算是事儿,知道疼人。”林召娣耐心的劝解道。

“我,哎,娘,钱美凤傻了吧唧的,跟她说不明白事儿!”王宝玉提起这茬就一肚子不痛快,要不是她非得往窝棚钻,自己说不准还挨不了这顿揍呢!

“说别人傻的都是自己傻,儿啊,这天底下真傻的有几个?人家美凤那是喜欢你,这孩子心里明白着呢,性情也简单,不像是那些鬼精鬼灵的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娘是过来人,错不了。”林召娣乐呵呵的说道。

“能当媳妇?”王宝玉仰起脸问道。

“当然能,你们的事儿都传开了,不当你媳妇以后美凤怎么做人?娘也盼着你早日成家,成家了就真长大了。”林召娣抓过王宝玉的手,握在自己掌心疼爱的摩挲着,不无期盼的说道。

王宝玉嘿嘿笑了,“娘,你就是想抱孙子了呗!”

正当娘俩唠嗑的时候,钱美凤又回来了,林召娣打了声招呼便出去了。

“给!”钱美凤手里拿着八百块钱,一边交给王宝玉,一边很认真地说道:“我哥已经走了,他把那两头牛卖了,说是留给我做嫁妆的钱,现在给你吧!算是一点补偿。”

王宝玉并没有接这笔钱,他冷冷地说道:“美凤,这件事儿与你无关,钱我不会要的,老子跟钢蛋的事儿没完。”

钱美凤呆呆站在那里,双手握着钱,半晌才说道:“宝玉,我哥是不好,我已经告诉他,再也不认他这个哥哥了,你就放过他吧!我知道你有脑瓜,而我哥是个憨蛋,他肯定有一天会栽在你的手里。”

王宝玉心想,娘说的一点不假,钱美凤这次说的话,倒是不傻,看着钱美凤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种莫名的情愫从王宝玉的心头涌起,在东风村谁也没钱美凤长得俊,要是好好捯饬下,就是比程雪曼也不差多少。

想到程雪曼王宝玉不由叹了口气,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可害自己辍学的人就是她,可心里还贱了吧唧的老惦记着。而眼前的人又那么死心塌地的对自己好,要是能像对待程雪曼的心思那样对待钱美凤,日子一定很美满吧?

可这世上的事儿谁能说清楚呢?王宝玉冷静了下,上前扶住钱美凤的肩膀说道:“美凤,先不说你哥的事情,谢谢你这些天一直照顾我,有一件事儿我想问问你,你一定要好好回答我。”

钱美凤咬着嘴唇,表情认真的说道:“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说。”

王宝玉突然嘿嘿笑了,问道:“你下面还疼吗?”

钱美凤的脸立刻变成了一块大红布,她猛锤了王宝玉一拳,很害羞地说道:“臭宝玉,真坏!坏透了!”心里却是喜滋滋的,好几天了,王宝玉终于对自己有个笑模样了。

钱美凤的一记粉拳,让伤痛初愈的王宝玉疼得不由一阵呲牙咧嘴,钱美凤一看,连忙用手揉着他的胸口,口中说道:“宝玉,对不起,我忘了你还没好。”

王宝玉故作表情严肃地说道:“美凤,那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惩罚?你想怎么惩罚啊?”钱美凤一脸不解地问道。

“就这样惩罚你。”王宝玉嘿嘿笑着,将钱美凤扑倒在炕上,将嘴唇贴在了钱美凤的樱唇之上,钱美凤只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但她却没有轻轻挣扎了几下,就任由王宝玉胡作非为了。

王宝玉在钱美凤的嘴上,美美地亲吻了半天,才放开了她。两个人并排躺着,钱美凤娇羞地将头靠在王宝玉的胸前,听着王宝玉有力的心跳声。

“美凤,我想明白了,我这辈子就要你这个老婆了。”王宝玉爱抚着钱美凤的秀发很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