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77 重振雄威

077 重振雄威

“你说的是真的,这一次不解释了?”钱美凤幸福的反问道。

“傻瓜,解释啥啊!”王宝玉有些好笑的问道,钱美凤有时候傻得也挺可爱。

“美凤,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钱美凤调皮的学着王宝玉急头白脸的样子说道。

“哈哈,真像!不过,说实话,在我的心中,曾经期待过一种遥不可及的幸福,但现在的幸福感确实真实的,就凭你在最危险的时候扑到我身上,我都会一辈子好好对你的。”王宝玉不无感慨的说道。

“拉钩,不许变心,变心是小狗。”钱美凤娇羞地说道,同时伸出了小手指,王宝玉微笑着也伸出小手指在上面勾了一下。

吧唧!

钱美凤在王宝玉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王宝玉内心一阵荡漾,贴上钱美凤的嘴唇又是一通激吻,然而也就仅限于此而已。

怀中美人依偎也没有其他心思,难道自己成了柳下惠了?不知道是否被钢蛋打伤了脑袋,感情上王宝玉连自己都看不透了。

就在这时,林召娣开门探头进来,看到王宝玉和钱美凤搂在一起,连忙退了 ,隔着帘子呵呵笑着说道:“饭好了,你俩快来吃饭。”

林召娣先走出来,小声对贾正道说道:“现在的年轻人,还没正式过门,就这个样子,真是时代不同了。”

贾正道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声张。然后乐呵呵的悄声说道:“生米做成熟饭才不怕呢。”

“老不正经的,我有什么怕的,这事儿丢人也是丢带花的,不丢带把的。”林召娣说道,言语之间洋溢着满意的笑容,这日子过得,真好啊!

在随后的日子里,王宝玉和钱美凤搞对象的事情,在东风村公开了,两个人经常成双成对的走在街上,着实惹得不少暗恋钱美凤男人的嫉妒,如果让钢蛋打一顿就能得到钱美凤,那么这些人一定会主动会撅着腚,舔着脸,伸着脖子让钢蛋暴揍。

王宝玉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依旧一副随便的样子,这期间,老张果然来了,王宝玉也毫不吝啬地送给他两粒春哥丸。

王宝玉并没有收下老张坚持放下的票子,而是托付他办件事,那就是去找找程国栋书记,关于不要撤了龚向军副村长的事情。葛小花送来的那一千块钱还压着箱底呢,王宝玉做梦都惦记这些钱早一天姓王。

对于王宝玉的要求,老张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了,平日和程国栋确实有些走动,应该不是太难处理。

没过几日,老张便喜气洋洋地来了,他对王宝玉是千恩万谢,说春哥丸真是有奇效,自己不但扬眉吐气的做回了男人,而且下面的家伙规格还变大了不少,将刘芳折腾的几次求饶,现在的刘芳,温顺的像个小绵羊,很乖。

王宝玉对于这些早已有十足把握,他耐着性子听老张炫耀重做男子汉的兴奋表述,然后说道:“老哥,这都是你命里该着的,不知道程书记那……”

老张连忙自嘲自己兴奋过了头,然后细细向王宝玉汇报这次的成绩。原来,程国栋书记本来就没有撤龚向军的打算,一个小小的副村长,他根本没放在眼里,这样说,只是为了刺激一下李镇长而已。

王宝玉偷着乐,他娘的,龚向军这一千块钱,赚得真容易,这人就要有上面的关系,人际关系就是一种生产力。

老张临走之时又讨要了几颗药丸,还扔下一百块钱,但王宝玉死活不收,老张感动的一塌糊涂,连声说这辈子认定了这个兄弟。

其实王宝玉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跟老**接触他就发现,这个人和程书记的关系还真不像是普通亲戚那样。一是可以承包种子站,而且随时还能和程书记递上话。

王宝玉刚才还留心到,程国栋书记连刺激李镇长这样的想法都告诉了老张,这让他对老张多了份心思,这个关系一定要把握好。所以,老张留下的钱王宝玉自然不会收,药丸根本也值不了几个钱。

再说,自从马顺喜得了王宝玉的狗鞭酒,对王宝玉的态度是大有改变,整日一幅笑呵呵的模样,王宝玉自然明白他的用意,认为这是拉拢马顺喜的大好机会,就又免费给他提供了一小瓶狗鞭酒。

马顺喜乐坏了,偷腥的念头又起来了,早就忘了桃花劫这桩不愉快的事情。这晚,马顺喜提前喝了狗鞭酒,喜咪咪地向叶连香着走去。

叶连香最近有些郁闷,没有了大黄,这一个女人家在家,自然睡觉睡得不安心,再说马顺喜家伙坏了,让叶连香的下面有些饥渴难耐。

不行这两天就去镇里一趟,找一下董平川,说不定还能调到镇里去呢!叶连香裹着被子这样想着,感觉挺美,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谁啊!”叶连香不快地问道。“我!”外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虽然很低,叶连香还是立刻听出来是马顺喜,有些不耐烦地起身开了门,看着门外嬉皮笑脸的马顺喜说道:“不老实在家陪母老虎,到这儿来干啥?”

“干啥?来教训一下你!”马顺喜挺着下身说道,推门就要进去。

叶连香很是不屑,堵在门口没有让道,说道:“老马,别装了,下面塞的啥来糊弄我。”

“你摸摸看!”马顺喜故作神秘地说道。

叶连香和马顺喜自然不用客气,用手一探,立刻惊呼了起来:“老马,你,又可以了!”

“嘘,小声点儿!”马顺喜提醒道,叶连香连忙捂住嘴巴四处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异常。

“现在能进去给你止痒了不?”马顺喜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

“臭不要脸!”叶连香抿嘴乐了,抓住马顺喜的命根,一下把他带到屋内。

自然又是一场大战,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很满足,很畅快,叶连香搂着马顺喜,鼻子一动一动地嗅着,忽然问道:“老马,你身上有股子俺家大黄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