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78 狗魂不散

078 狗魂不散

正在回味的马顺喜听到十分扫兴,没好气地说道:“别拿我跟那条死狗比。”

“真的,就是大黄身上的那味,每逢阴天下雨的时候都能闻到。”叶连香十分肯定地说道。

“胡咧咧个啥,难道大黄死了后附到我身上了?”马顺喜说话的语气很是不快。

“哈哈,如果那样倒好了,大黄死得时候,下面的家伙可是金枪不倒。”叶连香大笑着说道。

马顺喜很是惊讶,连忙问道:“能有这事儿?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临死前还差一点把我……咬了!”叶连香想说大黄想对她图谋不轨,但没好意思说出口。

马顺喜眉头一皱,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问道:“那大黄病死了,你埋到哪儿了?”

叶连香讽刺的笑了声,反问了句道:“问这干吗?有安假牙的,有安假肢的,难道你想安把假鞭?”

马顺喜扑哧乐了,道:“你个败家娘们,这嘴真狠。这你就不懂了,狗鞭可是好东西,运气好了,能卖至少这个数。”说完,他伸出两个手指头在叶连香面前晃了晃。

这回换上叶连香一脸惊讶,她感到挺后悔,早知道豁出脸也要把狗鞭留下,白白损失了二百块钱。于是心中有些感慨,人活得就是很纠结,要脸没钱,要钱没脸。

两个人睡到一起,自然又开始无话不谈,叶连香就把那晚大黄突然发狂而死,恰好遇到王宝玉解了围,又让王宝玉帮着把大黄埋了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得马顺喜连呼可惜,这么好的一支狗鞭就这样没了。

这事情就怕琢磨,马顺喜是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头,怎么这么巧,叶连香家的狗死了,他给埋得,然后就冒出来个什么虎鞭酒,别是这小子唬人!

再说,这小子怎么突然对自己好起来了,也让人费思量。于是他忍不住从兜里掏出了王宝玉给的那个小酒瓶,放到叶连香的鼻子底下问道:“你闻闻,这是不是大黄的味?”

叶连香闻了闻,里面的腥味熏得她直打喷嚏,眼泪都出来了,她一边咳嗽一边说道:“就是这个味,太熏人了。”

马顺喜心里一下子明白了,他简直有些怒不可遏,将小酒瓶啪的一声摔了粉碎,口中骂道:“他娘的,王宝玉这个鬼东西,明明就是大黄的狗鞭酒,硬是说祖上传下来的药酒,害的老子不明不白地上了当!”

叶连香听到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问道:“难道你是喝了大黄的狗鞭酒,怪不得浑身大黄味,太恶心了。你快走吧!”

“嘿嘿,瞧你说的,喝点狗鞭酒怕啥。来,让我抱抱!想死你个骚娘们了!”马顺喜垂涎的撅着嘴亲了过去。

望着马顺喜那色迷迷的模样,大黄**的情景顿时出现在叶连香眼前,突然一阵恶心,干呕了几下,狠狠往地上吐了几口口水。

“赶紧走!赶紧走!恶心我了!”叶连香满脸厌恶的下了逐客令,说完自己起身兑了盆温水,哗哗的冲洗了起来。

马顺喜不情愿地穿上衣服离开了叶连香的家,一路上把王宝玉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心里却盘算着怎样将王宝玉从叶连香那里得到的狗鞭弄到手。不管咋样,这药酒的效果还是很神奇的,对于现在的他,这根狗鞭那就是救命稻草。

这件事儿的发生,是王宝玉没有预料到的,如果知道这样,他说啥也不会再给马顺喜狗鞭酒,此时的王宝玉正在研究如何处理张大柱的问题,这个张大柱,整天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一出,如果不是看在李秀枝人还不错的面子上,王宝玉还真不想给他治病。

李秀枝正在王宝玉的屋子里,眼巴眼望地看着他,王宝玉望着李秀枝算出来的卦象,半天没有说话。

“秀芝婶子,从这个卦上看,你没有孩子。”王宝玉说道。

“啥?我能吃能喝能睡能拉的,家里平辈姊妹十几个,没有一个不能生的!”李秀枝急躁的说道。

“嗯,我也看出来了,卦象主位都很正,说明问题不在你身上。”王宝玉认真的分析着。

李秀枝一听,连忙说道:“那一年镇上来妇检,我也去了一趟,医生就说我没啥病,可是到今天也没怀上,那是谁的原因啊?”

“这生孩子不是一个人的事儿,是吧?”王宝玉试探的问道。

李秀枝点头说道:“当然不是一个人的事儿了!啥意思啊?”

“好比一块地,再好,没种子能行吗?”王宝玉提醒道。

忽然,李秀枝一拍大腿,问道:“宝玉,难道是这种子出了问题?”

王宝玉嘿嘿一笑,说道:“婶子,不瞒你说,卦象上显示的就是种子出来问题,所以土地再肥沃,也撂荒了。”

“宝玉,那你就给你大柱叔想个法子治一下呗!”李秀枝恳切地说道,在小神仙面前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王宝玉毫不掩饰的说道:“婶子,事在人为。我会尽量帮你,但是结果怎样,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

李秀枝不解的问道:“这还几个人?”

“还不是我大柱叔,每次见到我阴阳怪气的,也不知道心里想什么,我就怕想到什么法子,他也不配合!”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

“哼!宝玉,你别搭理他,他就是那个熊样。他吧,什么都还好,就是太会过日子,总觉得上次你忽悠了我十块钱,真是一个小气的男人。”李秀枝哼着鼻子说道,显然对她的男人很不满意。

“嘿嘿,谁不知道婶子厉害啊,就算没孩子在大柱叔面前也是一把手!”王宝玉开玩笑道。

“哎,这你就不懂了。女人家没几个愿意整天吵吵把火的,跟你说实话吧,我就是因为没有孩子才这样的。”李秀枝叹了口气道。

“嘿嘿,婶子,你说啥我还真不懂。”王宝玉笑着说道。

“女人家没孩子总归是件心病,我要是不厉害点,在婆家就站不住脚,就该他们冲我厉害了。”刘秀枝说完眼圈都红了。

原来,一向泼辣的李秀枝也有脆弱的一面,王宝玉不由心生一丝怜悯,开口说道:“婶子,这样吧!让大柱叔亲自来找我,否则我是不会出手的,这做好事儿得罪人的事情太不值得了。”

李秀枝叹了口气,说道:“行!等我回去跟他说一说,他有病,让他来治也是应该的。”

李秀枝走了,王宝玉暗道:“这个张大柱,除非他不来,只要他来,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王宝玉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