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79 打赌

079 打赌

就在李秀枝回去第二天傍晚,王宝玉家的大门外,传来张大柱的叫骂声:“王宝玉,你这个小兔崽子,给我出来!”

王宝玉一听,心中一阵火起,他娘的张大柱,这是抽什么风?他以为他是钢蛋啊,王宝玉腾的一下子就窜出了屋子,贾正道和林召娣也听到了门外的叫骂声,没听清是谁,以为钢蛋又来了,很是紧张,也跟着跑了出去。

张大柱站在门外,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刚跑出来的王宝玉的鼻子怒骂道:“王宝玉,你他娘的那只眼睛看出来我有毛病了?胎毛还没干,就管人家生孩子的问题!”

王宝玉一听就明白了,这肯定是李秀枝回去跟他说这个事儿,张大柱恼了,这一点王宝玉还真是忽视了,哪个男人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种子有毛病,就像哪个男人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软蛋一样。

不过,张大柱这样站在门口骂,王宝玉还真是很生气,他毫不客气地说道:“张大柱,你他娘的有没有毛病,问问你下面的软茄子就知道了,到我家撒什么野!”

“小兔崽子,年纪不大,就知道四处骗钱,老子身子骨壮着呢!啥毛病也没有!”张大柱满脸怒色地说道。

这时,贾正道和林召娣已经来到了大门外,一看这个情形,林召娣连忙说道:“他大柱叔,孩子说话口无遮拦,你别怪,这邻里邻居的,在这吵闹不太好吧!”

“不行,他王宝玉一定要当着全村人的面,承认自己瞎说了,给我挽回影响。”张大柱不依不扰地说道。

张大柱的吵闹,确实惊动了附近的村民,几十人已经闻声围了过来,脸上带着好奇的微笑,这看热闹的事情,总是人气高涨。何况又是风云人物,王宝玉家的热闹事儿呢?

不过这热闹还真是不难看,王宝玉家先是钢蛋把他胖揍了一顿,接着连平日蔫不拉几的张大柱都跳出来了,而且好像还是关于**的事儿。大家你传我,我传你,人在门口是越聚越多。

看着围观的人群和再次担惊受怕的爹娘,让王宝玉怒火中烧,心想,娘的,就算是流年不利,老子也得扭转乾坤!

承认自己瞎说,王宝玉说啥也不会答应的,这是一个术士最忌讳的事情,他上前一步对张大柱说道:“张大柱,你他娘的也别在这里吵吵,老子今天就当着乡亲们的面跟你打一个赌,你他娘的敢不敢答应?”

张大柱一愣,道:“什么赌?”

王宝玉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道:“装什么糊涂,你为啥事儿跑来撒欢的,自己还不清楚啊?”

人就怕激将,张大柱一挺单薄的胸脯,毫不犹豫地说道:“别说打一个赌,就是十个老子也敢。”

“好!老少爷们今天都在这,麻烦大家做个见证。事情是这样的,我王宝玉通过测算,他张大柱身上有问题,生不了孩子。这件事儿可以到县里医院去查,如果我说错了,我不但出检查身体的钱,还另外赔偿张大柱五百块钱,并且在村里公开承认我是胡咧咧,向他张大柱赔礼道歉。”王宝玉高声说道。

人群中一阵起哄,看热闹的不怕乱子大,几个老爷们哈哈大笑着吵嚷道:“我们当证人,大柱,如果你身子骨有啥问题,可以吱一声嘛!大家都愿意帮忙的。”

“是啊,是啊,不行换咱的!又没外人!”

“我说你怎么这么怕媳妇,原来是公粮交不上啊!”

大家七嘴八舌毫不留情的嘲讽着,张大柱气得脸红脖子粗,握着拳头大声喊道:“王宝玉,老子跟你赌定了,还要附加一个条件,如果你输了,当着大伙的面,给老子磕三个响头。”

林召娣拉了一把王宝玉,小声说道:“宝玉,咱不跟他赌,以后不给他家算卦就是了。”

王宝玉对干妈说道:“娘,你别怕。儿子赢定了。”

“张大柱,我答应你,磕头就磕头。但如果真是你的种子有问题,你输给我点啥?”王宝玉嘿嘿冷笑着对张大柱说道。

“我输点啥?”张大柱下意识地挠了挠脑袋,这个问题他还刚才还这没想过,一时答不上来。

“大柱,你就把媳妇输给宝玉就得了呗!宝玉不要可以输给我嘛!”一个男人在一边嬉皮笑脸地起哄道。

“输你娘!”张大柱愤怒地回头骂了一句,就在这时,李秀枝已经赶来了。

“大柱,我就出去一会儿,你就在这里惹事儿,丢人现眼,快回家!”李秀枝上前揪住张大柱的耳朵,一脸怒气地说道。

平时张大柱是个公开的妻管严,但当着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关于自己能不能生育的事儿,一时也来了犟劲,一把推开李秀枝,口中骂道:“你这个败家老娘们,一个毛还没长齐小崽子的话你也信,老子就是没有病!”

“呦!这是吵吵啥呢?”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叶连香扭腰晃腚的走来过来,一股子香气立刻灌进了大家的鼻子里。

“叶大主任,你给评评理,他王宝玉凭啥说我种子有问题,不能生孩子啊?”张大柱一听是叶连香来了,转头对叶连香问道。

叶连香一听,不由呵呵一阵笑得花枝乱颤,半天才止住笑说道:“我当是啥事儿呢!宝玉现在厉害啊!连生不了孩子是谁的毛病都能算出来,以后咱村的妇女都不用检查身体了,让宝玉算一算就得了。”

王宝玉没好气地斜楞了叶连香一眼,心里很恼火,这个女人,前段时间刚刚将她从大黄那里救了出来,现在就忘了,这话里话外又开始针对自己了,真是个**。

王宝玉不高兴地说道:“叶大主任不能这么说话,如果这些事儿都是我来算,还需要你这个妇女主任干啥?”

叶连香咯咯笑道:“我这个妇女主任啊,只管超生的事儿,不生的事儿还省心呢!宝玉啊,你管的比我还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