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85 罢免叶连香

085 罢免叶连香

会议室里,马顺喜连骂带讲的将李镇长电话里说的事情复述了一遍,除了骂魏有财,最后还骂了一句:“真不知道是哪个狗娘养的,缺了八辈子德的家伙写的举报信。”

田富贵的脸色有些难看,接过话题说道:“马支书,这个写举报信的家伙确实可恨,可是咱村的妇女工作,也实在是做得太差,一个女人挺着个大肚子,怎么就没发现,还让人举报到了县里。”

龚向军也憨呼呼地跟着说道:“叶主任现在是个大忙人,总往镇里跑,想要个避孕套都找不到人。”

张时趣嘿嘿笑着说道:“龚副村长,用避孕套咋这么费啊?”

龚向军笑着反击道:“张会计也不省。”

马顺喜正心情不好,一看这两个家伙还有闲心斗嘴,忍不住拍拍桌子说道:“你们俩个也他娘的不看时候,都给我闭上鸟嘴!”

龚向军和张时趣被骂,心里不高兴,但不再说话了,心里却琢磨开了:“他娘的,这事儿办成这样,还不是你马顺喜惯着叶连香那个娘们,把东风村的妇女工作搞得一塌糊涂。”

马顺喜接着问道:“你们都说说,这事儿该怎么办才好。”

张时趣推推眼镜说道:“这事儿是妇女主任的事儿,当事人不在,咱们开会议不到点子上。”

马顺喜这才发现叶连香没到,不禁皱着眉头说道:“那就再等等吧。时趣,实在不行,你再在大喇叭上催催她!”

“催也没用,今天一早就出门了,好像去镇里了。”龚向军说道。

马顺喜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大家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有一点每个人都看出来了,那就是两人闹掰了。

马顺喜开口道:“没她照样开会,大家发表下意见吧!”

一时间屋子里静了下来,田富贵最先开口了。“这件事儿我觉得,第一要办的就是换一个妇女主任。”

马顺喜显然没想到这茬,他咳嗽了两声,问道:“龚副村长怎么想的?”

龚向军呵呵笑着说道:“我觉得田村长说得有理,我姑父的脾气我最清楚,不来点儿狠的他不会罢休的。”

马顺喜心里还是犹豫了下,多年的老相好了,背地里来这套是不是有点不地道,他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看了看张时趣,大家也把眼光一起投向了他。

张时趣做人的原则就是多干事,少拿意见,但是今天非得发言不可了。他想了想,小声说道:“计划生育工作很辛苦,叶主任也不容易……”

“你他娘的,每次发言都跟拉不出屎似的,有屁痛快的放!”马顺喜不耐烦的催促道。

“得换!”张时趣连忙说道,“镇里对咱们村这么大意见,就是做做样子,也得换。哪怕以后有机会再提拔上来呢!”

“他娘的,那就撤了叶连香,你们看谁适合当这个妇女主任?”马顺喜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撤了叶连香,在李镇长那里,怕是真得说不过去。

“怎么都不说话了?”马顺喜环顾四周问道,没人说话,事情突然,大家心里都没有准备,根本不知道推荐谁才好。

“田村长,不行让你媳妇刘小娟干这个妇女主任吧!”马顺喜对田富贵说道。

田富贵一听直摆手,口中连连说道:“这不行,绝对不行,她可干不了这个,再说小卖店里还需要人照顾。”

田富贵自然明白,东风村的计生工作,是一块烫手的山芋,谁干这个妇女主任,如果上面没人,一定会干不长,弄不好还要受点伤。毕竟镇计生办来罚款,妇女主任是必须跟着的,交不上罚款的,是要牵牛牵马,甚至拉走粮食,得罪人是一定的。

马顺喜不满地嘟囔道:“咱村难道除了叶连香就找不出一个能干这个工作的娘们,难不成还找个老爷们来管娘们的工作?”

龚向军呵呵笑着说道:“男女不都一样嘛,兴许老爷们还能干好呢!马支书你就兼这个妇女的头吧!”

“瞎扯淡,哪有村支书兼妇女主任的。”马顺喜不赞成龚向军的说法,这个龚向军,啥事儿也整不明白,打麻将都看不出上听。

不过龚向军的话,让马顺喜想起了一个人,王宝玉。

马顺喜心中暗道:“他娘的王宝玉,算计了老子好几次,本想用粮食产量的事情让他滚蛋,没想到他管理的生产队还得了个第一,这回老子一定好好难为难为这个小兔崽子。”

马顺喜故意咳嗽了两声,让在座的人注意他的讲话,然后才开口说道:“田村长说得对,叶连香的工作干得太差劲,必须撤了她这个妇女主任。至于谁接这个妇女主任,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选,五生产队队长王宝玉,这是个优秀的年轻干部,也是我们村的光荣,相信他一定能做好这娘们的工作。你们觉得怎样?”

大家一时愣住了,田富贵有意拉拢王宝玉,自然同意,张时趣相信王宝玉的能力,也不会反对,龚向军一向喜欢看热闹,这种好事儿怎能不让人期待呢?

于是出奇的一致,都举起手来,全票通过,王宝玉当选东风村的妇女主任!

王宝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升官了,此时的他正兴奋地数着手里的票子,张大柱满面红光的跑来了,他万分感激王宝玉,不但改善了他的种子质量,还改善了夫妻生活的质量,在多次勤奋耕耘下,李秀枝真的有喜了。

张大柱兴奋之下,也不再小气,乐呵呵地给王宝玉送来了五百块钱,并且说等孩子出生了,麻烦王宝玉给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别再叫农村人的这种俗气的名,什么钢蛋铁柱等等。

王宝玉满口答应,既然人家给钱了,替人办事是应该的。等张大柱离开,王宝玉不禁有些飘飘然,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张大柱既然种子质量低,那么就适合集中力量打歼灭战,也就是半月同房一次的原因了。

就在王宝玉自我陶醉的时候,刘小娟来了,说是田富贵相请,共进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