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86 男妇女主任

086 当主任

踏着黄昏时的白雪,王宝玉来到了村长田富贵的家里,田富贵早就准备了几个像样的菜,就等着他的到来。

王宝玉毫不客气,进屋后就盘腿坐在烧的暖呼呼的炕上,这初冬季节,天气已经开始寒冷了,一路走来,脚下还真觉得有些寒气。

田富贵先和王宝玉聊了几句家常,又共饮了一杯,然后才切入正题,只见田富贵得意地说道:“宝玉,过年时候我们商量的事情已经实现了。”

“什么事儿啊?”王宝玉被田富贵说得有些迷糊,反问道。

“瞧瞧!宝玉现在可是整个柳河镇的红人,还真是贵人多忘事。”田富贵半真半假地说道。

“田叔,你这是寒碜我,说到底还不是您手下的一个小小生产队长。”王宝玉夹了一口菜说道。

“咱们过年时商量整倒叶连香的事情,现在成了,叶连香的妇女主任被撤职了。”田富贵喝了一口酒,兴奋地说道。

“真的?她和马顺喜的事儿被人捉奸了?”王宝玉惊讶地问道。

“那倒是没有抓到,俩人的防范工作还是做得不错。这件事儿的成功,要感谢咱村的超生大户魏有财,他这几天又偷着添了一个丫头蛋子,被人举报到了县里,惹得李镇长发火,马顺喜不得已,同意撤了叶连香的妇女主任。”田富贵说道。

魏有财这个人王宝玉倒是熟悉,在王宝玉家南面隔着几户人家,住的是一个几乎快倒了的土草房子,每次路过那里,总能听到里面传来老婆哭,孩子闹的声音。

魏有财的媳妇确实挺长时间没看到出来了,可是生孩子的事情,王宝玉确实一无所知,他忍不住说道:“魏有财这么穷,人也算是老实,好像没和谁结下梁子,这是谁举报的呢?”

田富贵微微一笑,说道:“魏有财是没有得罪人,但他现在有价值,自然就会被人利用来做事儿。”

王宝玉在田富贵的笑容里,察觉出一丝异样的气息,很熟悉,是狡诈和阴险的混合味道。他回味田富贵说得话,他怎么知道魏有财家生的是个丫头蛋子?莫非举报的人是田富贵本人。

田富贵自己不说,王宝玉自然不会去点破,他嘿嘿笑着说道:“田叔,不管怎样,这个人我们都要感谢他,替我们除去了一个障碍,让他娘的马顺喜没有同伙。来,咱们干一杯。”

感情深一口闷,两个人一口干了杯中的酒,田富贵又说道:“宝玉,你猜新安排的妇女主任是谁?”

王宝玉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来,便随口说道:“该不会是小娟婶子吧!”

“错!再猜!”田富贵呵呵笑着说道,可以看出,田富贵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

“猜不出来!”王宝玉摇着头说道。

“你掐指算一算嘛!”田富贵给王宝玉夹了一块肥肉,接着说道。

王宝玉从田富贵的笑容里,忽然明白了,他非常吃惊地说道:“田叔,你别说这个人就是你侄子我。”

田富贵拍着巴掌哈哈大笑,说道:“对了,你就是咱村新任的妇女主任,今天会上全票通过,是我提议的。”

“田叔,你这不是害我嘛!不行,我要辞职。”王宝玉摇着头说道。

“田叔怎么会害你呢!这妇女主任,咋说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官,全村的妇女可是都归你管。”田富贵说道。

“我这么小的岁数,又没结婚,干这个怕是不合适,再说我也啥都不懂。”王宝玉说道。

“不懂可以学,可以问嘛,宝玉,你这么聪明,这事儿难不倒你!”田富贵劝说道。

王宝玉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道:“田叔,计生工作在农村一直都是块难啃的骨头,出力不讨好,叶连香还不是被大家偷着骂狐狸精嘛!你饶了我吧。”

“唉!你说的也对,马顺喜就说你不行,做不了真正的妇女工作,也就是靠看相算命忽悠没文化的老娘们。还是我极力的说你行,无论做什么,都肯动脑子,能想出好点子。这回又让他抓住我把柄了?”田富贵有些叹息地说道。

“狗日的马顺喜,他敢这么说老子?”王宝玉喝了一大口酒,有些愤怒地说道。

“比这还难听。”田富贵装腔作势的说道。

“分明是瞧不起老子,老子还就不信了,一定要将咱村的这帮老娘们管得服帖的。”王宝玉气鼓鼓的说道。

“这就对了!计生主任可不比生产队长,这是真正的村官。宝玉,只要你干出点成绩,以后前途还是很光明的。来!王主任,今天的酒就算是为你先庆贺了。”田富贵嘿嘿笑着,举起酒杯说道。

随着一个响亮的碰杯,酒喝得进入了**。**过后,剩下的就是满足,再就是空虚,王宝玉今晚喝了太多的酒,他拖着歪斜的步子,摇晃着身子向家中走去。

“大姑娘美来,大姑娘浪,大姑娘钻进了青纱帐,青纱帐里有个少年郎,哎嗨嗨哟!郎啊郎,今天我们就要入洞房。”

王宝玉哼着小曲,步履蹒跚地在夜色中的山村小路上游荡着,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空虚,有一种难言的情感缠绕在他的心头,在心灵深处,仿佛有一种声音在告诉他,这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那绵延的群山,已经遮挡了他的目光,让他看不到远方那精彩的世界。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很快就到了跟前,钱美凤骑着自行车来接他了。

“臭宝玉,喝这么多酒,一身酒气。”钱美凤嘟囔着,一只手推着车子,一只手扶着王宝玉,向家中慢慢走着。

“媳妇,我到底哪里好?让你这样心疼我。”王宝玉将头靠在钱美凤的肩上,含糊地问道。

“你哪儿都不好,可是我就是喜欢你,我认命行了吧!”钱美凤被王宝玉的酒气熏得有些难受,没好气地说道。

“你说谎,你看我给你写的情书多好,柔情蜜意,哪个女孩不动心。”王宝玉的酒劲彻底上来了,用迷离的眼神看着钱美凤说道。

情书?钱美凤心里闪过一丝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