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90 两低一高

090 两低一高

王宝玉心中不服气,他面色平静地开口说道:“李镇长,尊敬的各位领导,在我们国家废除了封建制度以后,男女平等就是一条重要的基本原则,我个人觉得,妇女主任的这个工作岗位,并没有规定非要女人来干,男人同样也能干好!那大城市的妇产科,不也有男医生,并且多半还都是受人尊敬的技术骨干。再打个比方吧,大家都知道做饭是女同志的事情,可饭店大厨男人还占多数。所以说,只要肯用心,哪行哪业男人都不会差。”

王宝玉的话,立刻震惊了全场,大家没有想到,这样一番话竟然出自于一个小伙子的嘴里,而且还是直接反驳了镇长的发言,这在以前一味顺从的会议上从来没有的新鲜事儿。

不知道是谁带头,参会的妇女们开始鼓起掌来。迟立财也向王宝玉投来一个赞赏的目光,东风村的计生工作差他当然知道,从心里来说,他还真希望王宝玉干这个工作。

直到掌声停止之后,大家终于注意到李传宗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许多,大家明白鼓错了掌,不过错了就错了吧!法不责众嘛!

李传宗用手敲了几下裹着红布的麦克风,立刻传来的咚咚的声音,会场一时间非常的安静。

只听李传宗一字一句地说道:“王主任,你说得话很有道理,不过说空话谁都会,实际做事怎么样就不一定了。你既然接着妇女主任这个工作,从刚才的高谈阔论中大家也听出来了,你对东风村的计生工作是势在必得。那你有什么样目标啊?”

王宝玉刚刚上任了一天妇女主任,对于工作都还不熟悉,根本就没想过什么工作目标,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能不说话。

“既然李镇长如此关心东风村的计生工作,那我就说了,东风村的计生工作,我要在一年内做到三个第一。”王宝玉语气坚决地说道。

迟立财一听王宝玉这么说,急的就差过来捂住他的嘴了,当着这么多人说大话,一旦完成不了,吐沫星子都能淹死,这王宝玉怎么就这么初生牛犊不怕虎。

李传宗一听,脸上竟然泛起了一丝笑意,问道:“王主任,说一说是哪儿三个第一。”

王宝玉一幅大无畏的态度,提高声音说道:“这三个第一就是两低一高,在新的一年里,东风村要创下超生率全镇最低,妇女病发病率全镇最低,妇女人均收入全镇最高。”

沉默!还是沉默!王宝玉说完足足有一分钟,还是没人说话。大家对于王宝玉的说法,基本上都认为是天方夜谭,是个神话而已。

大家的沉默不无道理,做过计生工作的人心里都有数,如果说假以三五年的光阴,还有可能实现,一年恐怕连普及教育的时间都不够。难道这个小伙子有什么本事可以出奇制胜?

李传宗打破了沉默,他站起身来,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小王主任说得非常好,这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对待工作不怕苦不怕难的勇气,一种全心全意服务百姓的精神。”

说完,李传宗带头鼓起掌来,大家也跟着热烈鼓掌,会场气氛变得很火热,王宝玉成为了全会场的焦点,迟立财看着有些得意的王宝玉,一脸苦笑,替他捏了一把汗。

此次会议一改往昔的沉闷,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点名批评的东风村在男妇女主任的承诺下,成了最有看点的期待。除了王宝玉,每个人都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没有开够。

会议结束后,大家都到镇食堂里吃工作餐,下午还有一个计生技术培训课,大约两个小时,然后领了学习材料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王宝玉刚踏出会场,就被迟立财给叫住了,领着他一路奔兴隆饭店而去,说是有事儿相商。王宝玉自然没有推辞,心想,迟立财找自己谈的应该就是“两低一高”的事儿。

其实现在王宝玉也后悔说了过头话,但覆水难收,守着那么多人大话都说出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干到底了。

饭店老板娘翠花一看是迟立财来了,立刻迎了上来,说道:“迟主任来了,你订的五号包房已经收拾利索了。”

“还是那几样菜!”迟立财说道,王宝玉暗想:“看样子,迟立财也是这里的常客,这迟立财当了一年的计生办主任,腰包显然更鼓了。”

老板娘很快发现了迟立财身后低着头的王宝玉,立刻满脸带笑地说道:“呦,这不是小兄弟嘛,真是贵客!你可真是厉害,饭店按照你说的改了之后,这生意明显变好许多,几乎都要忙不过来了。”

王宝玉这才留神看了眼,确实打通了周边两家店铺,做的更大了,于是打着哈哈说道:“老板娘您客气了,这是您的财运到了,人不都说要是这财运来了,想挡也挡不住嘛!”

“这小兄弟,就是会说话。你们先屋里坐,酒菜一会就齐,今天再给你加两个特色菜尝尝。”翠花老板娘笑呵呵地说道。

“那就先谢谢老板娘啦!”王宝玉拱手致谢。

说话间,迟立财和王宝玉就来到了写着数字五的包房,进屋刚坐下,迟立财就忍不住埋怨道:“宝玉啊宝玉,你可急死我了,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大话呢!”

王宝玉先点上一支烟,颇为郁闷地说道:“我也是一时冲动,这还不是让李镇长给逼的。”

迟立财说道:“李镇长公开批评东风村的这件事儿,连我事先都没有任何察觉,能看出来,李镇长好像对你有些成见,你们没有什么过节吧?”

王宝玉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我又没抱着他的孩子下井,干嘛对我有成见啊!”

“这倒也是,你和他又没有实质性的接触,按理说是不应该有冲突的。”迟立财也是一脸困惑地说道。

“迟叔,不管他对我有没有意见,我既然说了大话,那就说啥也要拼上一把,争取兑现诺言。”王宝玉不服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