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91 还劈

091 还劈

“宝玉,你不知道,这几个指标,东风村可都是倒数第一,下次能不被点名就不错了。你想变成正第一,难度非同小可。”迟立财一脸忧虑,摇着头说道。

“没关系,迟叔不也说过,越是条件差的地方越容易出成绩嘛!这两年我谨记迟叔的教诲,一刻也没有忘!”王宝玉已经下定决心,也放松了心情,不忘拍马屁的说道。

迟立财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这话我是说过,但此一时彼一时,可是东风村这条件也太差了,几乎每年都有超生三胎的情况发生,这些超生的村民,似乎还暗地里形成了团队,跟我们计生口打游击战,每次我们翻山越岭去罚款,到了地方,人却没了,甚至连自家的牲口都藏到山里去了,最后还是屁也没罚着,空手而归,白跑几十里山路。”

王宝玉听迟立财这么说,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迟叔,看样子这计生工作也不好开展啊!”

“当然是不好开展了,超生户如果不罚款,不符合国家政策,这罚款就得罪人,尤其是穷人,把他家里的牲口给牵走了,来年他拿什么种地,有时候心里也很不忍。”迟立财有些感叹地说道。

“迟叔是少见的好领导,我回去以后好好干,争取能为迟叔分担些烦恼。”王宝玉看着迟立财,很认真地说道。

“迟叔先谢你了。不过你会上说的那些话还真像那么回事儿!”迟立财由衷的赞赏道。

“嘿嘿,逼急眼了瞎说呗。其实现在想想说的也不对,男人有件事儿还真就不如娘们,所以干计生工作也很勉强。”王宝玉感慨道。

“啥事?”迟立财好奇的问道。

“生孩子呗!”王宝玉笑着说道,迟立财听到也是哈哈大笑。

正说着,酒和菜上来了,四个菜,也算是鸡鱼肉蛋都有了,因为下午还有课,只要了几瓶啤酒,王宝玉和迟立财也没打算多喝,但两个人谈话很放松,酒也喝得也比较开心,不知不觉王宝玉还是有了些酒意。

酒过三巡,老板娘翠花进来了,手里用木板托来两个菜和一瓶酒,笑呵呵地说道:“迟主任和小兄弟吃得还好吧!赠送两个特色菜坛焖肉还有羊肉炖柿子,外加一瓶酒,感谢小兄弟为我指点了迷津。”

迟立财笑眯眯的说道:“这老半天才上来,我还以为你那小心眼又犯了,不舍得给了哪!既然来啦,还不赶紧坐下来陪你兄弟喝一杯!”

翠花陪着笑脸道:“对不住了两位,今天来了位难缠的主,这不刚抽开会空儿,我紧赶着就过来了。”

“哦?镇里有领导在这吃饭?”迟立财好奇的问道。

“不相干的人,小兄弟,趁热吃,现宰的小羊羔,肉嫩着呢!”翠花热情的张罗着。

“还是宝玉的面子大,我三天两头来吃饭,老板娘也没说赏个菜,现在一下子就赏了两个。”迟立财开玩笑说道。

“迟主任别挑理嘛!改天晚上来,我亲自给你做两个小菜尝尝。”翠花老板娘呵呵笑着说道。

翠花老板娘将酒菜放下又匆匆出去了,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迟叔,你晚上还常来啊?”

“工作需要!工作需要!”迟立财呵呵笑着说道。

王宝玉早就从两个人的眼神中,看出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没听说晚上有什么工作可以和饭店老板娘谈的。李翠苹,何翠花,中间都有一个翠字,看样子迟立财和这个翠字挺有缘分。

“迟叔别怕,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会说道。”王宝玉夹起一条油炸泥鳅鱼放在嘴里咯吱咯吱地嚼着,一边脸露微笑地说道。

“宝玉,咱们这个关系,我也不瞒你,你翠苹婶子,最近这里有点问题。”迟立财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说道:“每次办事都拿着一本杂志挡着脸,这头几次还觉得新鲜,架不住时间长了,我也就没兴趣了。而且,这败家老娘们一办事还总跟我急眼,弄得我常常半道就撂枪了。”迟立财借着酒劲,终于将夫妻间的这点隐私说了出来。

王宝玉很想笑,憋住了,他没想到交给李翠苹的这个一次性的法子,到现在还用着,用久了审美疲劳就出来了,自然不好使了。

“办事的时候婶子急啥眼啊?”王宝玉对这个有点想不明白。

“要不说她脑子有毛病啊,嘴里老说什么还劈还劈,我可不就听她的,使劲劈她的腿嘛,一劈她嫌疼光叫唤,跟我急头白脸的,可下回还说还劈!你到底是让劈还是不让劈啊!这败家老娘们,我真是伺候够了。”迟立财忿恨的喝了口闷酒。

王宝玉实在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笑的迟立财有些尴尬,跟着干笑起来。

王宝玉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当然没有必要过多讨论,于是转移话题嘿嘿笑着说道:“这个翠花很新鲜吧!”心想,如果迟立财和别的女人有些瓜葛的话,说明他身体并没有什么大毛病。

“啥?我们只是偶尔谈谈心,没有别的事儿。”迟立财连忙解释道。

“能谈心的就不一般。”王宝玉坏笑着说道。

迟立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给王宝玉再倒满了酒,笑着说道:“你小子就是太聪明,小心将来就在这聪明上吃亏。”

“那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可咱这是智慧,跟小聪明无关。”王宝玉滋的一口把杯中的酒喝了。

“不管怎么说,回去后计生工作可得抓点紧,哪怕实现不了三个第一,也别是倒数第一就行。只要有进步,我这边就能说上话。”迟立财又把话题落到了工作上,王宝玉干出成绩,自己这东风村的前支书也面上有光嘛。

酒足饭饱,就在迟立财和王宝玉两个人起身想要离开饭店的时候,包房的门突然被一个人推开了。

进屋的是一个异常魁梧的男人,黑衣黑裤黑皮鞋,一张拉的很长的黑脸上戴着一副黑墨镜,王宝玉感觉很奇怪,这大冬天的戴墨镜,还真是很另类。

翠花紧跟在黑衣男人身后,无奈的看了眼王宝玉和迟立财。

魁梧男人一进屋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然后一根指头直指着王宝玉说道:“小子,我们老大让你过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