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92 侯四爷

092 侯四爷

起来“你们老大是谁?哪里来的杂种敢在这里撒野!”迟立财显然不高兴这个男人的无礼行为,抢先开口骂道。

进屋的男人嘴角冷笑了下,搓着拳头来到迟立财身边,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蔑视的看着他,突然一把抓住衣领,一字一句地说道:“嘴巴放干净点,有事儿跟我们老大,侯四爷说去!”

翠花一见慌了神,连忙上前劝道:“兄弟,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原来,她今天所说的贵客就是这群人。

迟立财闻言脸色大变,这会他人几乎都要被拎起来了,呼吸都有点费劲,连忙换上一副很是恭维的神色对男人说道:“嘿嘿,兄弟,轻点,轻点,既然是四爷有事儿,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黑衣男人这才松开了手,象征地双手一抱拳,道:“快点,兄弟隔壁门外候着。”说完踢开门走了出去。

王宝玉有些不高兴,这去不去是他自己的事儿,怎么这个迟立财就替他做主了,迟立财当然看出王宝玉不太高兴,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在王宝玉耳边小声说道:“侯四可是这附近三个镇黑社会老大,没人惹得起,你马上过去,千万要好好说话。”

迟立财吩咐完,先回单位去了,王宝玉当然知道其中的轻重,虽然心情不爽,但还是跟着黑衣男人去了隔壁的三号包房。

一进屋,王宝玉第一感觉就是好笑,黑压压一片跟乌鸦开会似的,就是没有声音。

屋子里一共坐着四个男人,从头到尾全部是黑色衣着,其中三个戴着墨镜,都恭恭敬敬地坐得笔直,对门正位上坐着的光头男人长得又黑又胖,三角眼,大鼻子,模样一般,最让人感到遗憾的就是,这人比例长的不标准,脸直接安在肩膀上了,看不见脖子。

只见他穿着很单薄的毛衣,一条指头粗细的镂空圆珠形金链子垂在胸前,手中两个沉甸甸的铁蛋子,无声的转动着。

四人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野味,看样子这些人就是奔着这口来的,刚才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将王宝玉领进屋后,立刻端端正正地坐在一边。

王宝玉明白了,这四个戴墨镜的男人,似乎都是那个光头男人的保镖,不过这大冬天都戴个墨镜,还真是装逼装过了头,像个傻逼。

光头男人懒散地仰靠在椅子上,王宝玉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侯四,只听光头男人鼻子里先是哼了一下,然后用非常轻蔑的口吻对王宝玉说道:“小算命的,听翠花说你有两下子,四爷我刚大赚了一笔,再替爷算一算,到哪里求财好。”

王宝玉一听,侯四嘴里一口一个“爷”,很不高兴,有些火起,心想侯四真他娘的能装,王宝玉面无表情地说道:“您想听真话还是恭维话?”

“当然是真话,老子就不缺恭维话,你们说是吧?”侯四瞪着小圆眼环顾一下四周,这些戴墨镜的男人立刻齐声说道:“四爷说得对。”

我操!王宝玉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一拱手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看您印堂发暗,额头发黑,恐怕不是大赚了一笔,而是大赔了一笔吧!”

“啪啪!”侯四手中的铁蛋子突然在他的手中加快了转速,不时发出刺耳的声音,侯四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似乎十分不爽。临近的两个男人见状立刻上前揪住了王宝玉的衣服领子。

王宝玉自从被钢蛋打了以后,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胆子变大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生死有命,王宝玉目光冷冷地伸手将揪住自己衣领子的两只大手掰开,口中说道:“这就是您对待说真话人的态度吗?”

“都他娘的给我老实坐着!老子还没发话,你们瞎得瑟什么!”侯四冲着王宝玉身边的两个墨镜男吼道。

两个男人立刻老实地坐下了,侯四阴森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笑,左侧镶嵌的两颗金牙也露了出来,闪闪的发着光,他说道:“小兄弟,看起来,你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赏脸到我身边坐一坐。”

王宝玉也没客气,几步走到侯四身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倒。”侯四一声吩咐,旁边的手下立刻起身给两人的杯中都斟满了酒,侯四则端起来,说道:“小兄弟,先干一杯认识酒,我叫侯四,人称四爷。”

侯四说完,仰脖一饮而尽,王宝玉端起酒杯来,也是一饮而尽,很平静地说道:“我叫王宝玉,是东风村的妇女主任。”话还没说完,杯里酒就又被倒满了。

“什么,你是妇女主任?”侯四有些不相信地瞪圆了眼睛,接着就是一阵狂笑,四个墨镜男也跟着傻笑。

“我有多久没这么笑过了?”侯四一边笑着,一边问自己的几位手下。

几个黑衣人只是一味的奉承着,“爷高兴,就是我们的福分。”侯四听到,立刻不笑了,这种话听多了真的很扫兴。

王宝玉当然没有笑,他露出一副很好奇的表情问道:“你们笑什么?”

侯四摆摆手,示意大家别笑了,说道:“我以为你就是一个算命的,没想到还是一个娘们头,呵呵,再给老子好好算一算,最近财运怎么样?算好了,老子会好好打赏你。”

王宝玉脱下大衣,从夹克的内兜里掏出了三位铜钱,哗啦一声扔在桌子上,说道:“算卦之前,先去净手,否则不保证准。”

侯四有些迟疑,但还是点点头,于是两个手下立刻站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人端盆,一人拿毛巾走了进来。

侯四伸出手洗净,擦干后,按照王宝玉的说法,恭恭敬地地哗啦哗啦摇了六次。

王宝玉则掏出纸笔,将卦象依次记录了下来,在侯四的焦急等待之中,足足过了二十分钟,王宝玉才缓缓开口说道:“这卦是风山渐变天山遁,从卦象上看,你上次赔钱,是因为交通运输的问题,赔的还不是个小数,至少这个数。”王宝玉伸出叉开的手掌,示意5这个数字。

“真他娘的准,就是赔了五十万。兄弟,接着说。”侯四惊讶又兴奋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