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98 露脸

098 露脸

王宝玉看出了他们心中的猜疑,但是他并不在乎,这种现象对于他而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微微一笑,对着众人一拱手,很客气地说道:“诸位好,四哥抬举我,本人只是略通一二而已。”

红毛衣的女人嘴角斜了斜,明显露出了鄙夷的神情,拿腔撇调地说道:“既然是王大师大驾光临,一会儿可要给我们大家都好好算算呦!就算是助兴了!”

王宝玉听到心里很不爽,自己来这里不是被人当猴耍的。而且这种笑容也让人很反感,让他想起了叶连香,也是这种贱贱的味道。王宝玉暗道:“他娘的,老子今天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要将这群人镇住,否则我就不姓王.。”

侯四显然对这个女人颇具好感,他咧开大嘴呵呵笑着说道:“丽婉小姐,这事儿可不能白算,先准备好这个,再看我兄弟的心情。”侯四做出一个数钞票的手势,示意算卦必须付费才行。

“只要是算的准,大家能乐呵乐呵,钞票算什么,不都说钱是冤种,越花越涌嘛!”这个名叫吴丽婉的女人,咯咯笑着说道。

侯四没再理她,指着自己身边的一位颇为白净端正的中年男人介绍道:“这位是清源镇的……”

“四哥,你先别说,让我来猜猜看。”王宝玉打断了侯四的话,吴丽婉的话让他越来越厌恶,于是赌气的对侯四插嘴说道。

果然,王宝玉的话,让在座的众人立刻来了精神,目光立刻集中在他身上,当着这么多人现场看相,这小伙子还真有勇气。

有人好奇地等着看奇迹的发生,有人则期待着看王宝玉出丑,开心一下,当然也有人心里略微有些紧张,那就是侯四,万一说错了,自己这脸面有些挂不住。

王宝玉一边打量着中年男人,一边在大脑里迅速搜集各种信息,只见这人戴着一副金边近视眼镜,额头饱满,鼻子挺直,颧骨隆起,嘴角带着一丝自信的微笑,多半都是领导。他看着王宝玉说道:“小伙子,你真的能看出来我是做什么的?”

王宝玉表情平静,他很自信对中年男人说道:“从您的面相上看,您应该是一位很有权力的领导,如果没有猜错,您就是清源镇的镇长吧!”

王宝玉的话语一出,满座哗然,这个人是谁,现任清源镇党委办秘书韩平北,在场的人不由都露出了一丝带着鄙夷的坏笑,王宝玉这开门一相,明显是失败了。

就在这时,侯四却哈哈大笑,飞快的转动着手中的铁蛋子,说道:“宝玉兄弟,厉害!韩大哥明天就正式走马上任本镇镇长,除了我,恐怕在座的诸位都不知道吧!”

什么,众人都惊愕地瞪圆了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这个韩平北也隐藏的太深了吧!有什么样的关系,能够从党委办秘书直接成为一镇之长?王宝玉更是本事了得,竟然能一眼就看出来真容,莫非真是应了那句话,人的命天注定!

“我们就先干了一杯,祝贺韩哥高升。”吴丽婉起身举起酒杯,满脸媚笑的倡议道。

侯四显然有些不高兴,吴丽婉明显在抢风头,这个女人倒是会挑时候。不过在这种场合下,侯四还是能沉得住气,他给王宝玉面前的杯子里满上了酒,也举起杯说道:“咱们大家举杯同贺,祝韩镇长步步高升。”

于是众人一起碰杯,发出一阵玻璃杯的脆响,共饮一杯以后,韩平北又给王宝玉满了一杯,自己也满了一杯,他端着酒杯对王宝玉说道:“小兄弟,没想到你还真是目光如炬,以前我是不相信算命看相的,这一次看样子要重新审视这门学问了。来,咱们单独干一杯。”

王宝玉自然不会驳了一镇之长的面子,他举着酒杯笑着说道:“在我看来,清源镇也不是韩镇长这条蛟龙的久卧之地。”

“好!小兄弟,借你吉言了。”韩平北先是一惊,很快便绽放了笑容,他对于王宝玉的话,显然非常受用,碰杯之后,举杯一饮而尽。

王宝玉同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两杯白酒下肚,酒精在肚子里便开始发酵了。有道是,酒壮英雄胆,王宝玉对于在座的众人开始有些鄙视,心里暗想:“都他娘的算个屁,别看都人模狗样的,一会儿就让你们在老子面前,都服帖的。”

众人重新落座,坐在王宝玉身边的是一位身穿黑皮夹克的男子,长相很英俊,脸上的轮廓非常有型,像刀削一般,只是目光中有些冰冷的味道。

他似乎认为王宝玉刚才的举动,不过是偶然蒙准了而已,这也不难,侯四席上的贵宾还能是个看大门的吗?不等侯四说话,他便先侧身向王宝玉问道:“小兄弟,你能看出本人是干什么的吗?”眼神中满是挑衅的傲气。

吴丽婉脸上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两个,口中说道:“勇哥,你也太坏了,你这不是给人家小伙子出难题嘛!”

被叫做勇哥的黑夹克男人笑着说道:“妹子,这样才能好好展示下这位小兄弟的水平。”说罢两人都笑了起来,认定了王宝玉猜不出来。

刚才喝酒的时候,王宝玉已经观察大致对在场所有的人过滤一遍,对于不苟言笑的他,王宝玉早就看出了些细微之处。虽然他的夹克很厚,王宝玉还是用余光发现了他左侧胸前的一处微微凸起,里面显然藏着硬家伙,这人还总是下意识的用左前臂挡住,显得防范意识很强。

王宝玉听到两人的对白,心里反而有了些底,他斜着眼又扫了眼黑夹克男人的手,果然看到了几处特别部位的茧子,于是他确信了自己的判断。“你是可以抓我的人,不过在这个场合,我是免费看相,娱乐大家,应该不犯法吧!”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

黑夹克男子露出了些尴尬地的表情,脸上硬挤出一丝笑,很客气地说道:“小兄弟可真会开玩笑,在清源镇,谁敢动候总的兄弟啊!对了,你还没说我到底是干什么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