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99 这也吃醋

099 这也吃醋

王宝玉伸出右手,做出一个开枪的手势,“啪!”同时口中还发出了响声。王宝玉留意到,这时黑夹克男子脸上的吃惊表情,于是便放心的一字一句说道:“我看您头正肩平,目中有威,眉里带勇,您是穿便衣的派出所所长吧!”

“李所长,这回服了吧!我的这个小兄弟,不是我吹,看相水平绝对出神入化。”侯四没等黑夹克男人开口,就抢先得意洋洋地说道。

“小兄弟,佩服!佩服!以后到清源镇的地界,找我李勇好使。”李勇冲着王宝玉竖起了大拇指,由衷地赞叹道。

好险,王宝玉刚刚有些紧张的心情也才放松了下来。派出所和黑社会之间有瓜葛,这话怎么说都有些忌讳。

王宝玉瞥了吴丽婉一眼,眼神中颇有些得意,吴丽婉翻了他一个白眼,没有说话。

派出所所长李勇身边坐着一位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年男人,很文静,不多言多语,王宝玉扫了一眼他的右手,发现他的中指上端靠近食指的一侧,有一块明显的茧子,一看就是多年握笔形成的。

正所谓得了顺风赶紧跑,王宝玉正在兴头上,对于这种有把握的事情不卖弄下也太对不起自己苦读两年相学知识了。于是微笑着对中年男人说道:“这位大哥一定是政府的大秘书吧!”

中年男人连忙起身笑呵呵地说道:“小兄弟火眼金睛,我就不用多说了,本人孙喜松,喜欢的喜,松树的松。”

侯四显然没有把这个人放在眼里,他哈哈大笑,开玩笑地说道:“孙秘书的名字很好记,喜松喜松,稀松稀松。”

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跟着侯四哈哈大笑了起来,孙秘书也跟着呵呵傻笑,大家一边吃喝侃大山,一边观王宝玉看相断身份,交杯换盏,品头论足,高谈阔论,嬉笑开怀,整个酒桌一时间变得异常活跃。

酒桌上其他的几个男人,也都无一例外地让王宝玉给轻易猜中了身份,这些人中,有工商所的所长、财政所的副所长、银行行长,还有一位是矮胖子是私营老板。一轮过后,大家对王宝玉的佩服,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纷纷起身向王宝玉敬酒。

侯四也觉得王宝玉为他争了面子,非常高兴,不时用他那胖乎乎的手掌,给王宝玉夹菜,此刻的王宝玉,似乎成了这次聚会的中心人物。

王宝玉大出风头,却让一个人非常的不满,甚至有些反感,谁啊?酒桌上唯一的女性,吴丽婉。

吴丽婉认为,自己才应该是这一桌的焦点,就如“万绿丛中一点红”,没想到让这个新来的小算命的给抢去了。

女人一旦来了醋劲,做事儿往往不经大脑,吴丽婉越看王宝玉越来气,不由站起身来尖酸的说道:“诸位,请听我说,候总今天安排大家,不光在酒菜上很用心,而且还安排小王看相这一个娱乐节目,小王也演得很像,让我们为他们共同再干一杯。”

这是什么话嘛,跟男人也吃醋!王宝玉听了吴丽婉的话,心里非常不高兴,这个娘们,分明在拆自己的台,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这位大美女,我又不是演员,怎么说是演的像呢?”

吴丽婉的脸上,挂着一丝轻蔑的冷笑,说:“候总事先把我们情况都告诉你了,那不是一猜一个准嘛!”

吴丽婉的话,显然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刚才还对王宝玉崇拜至极的男人们,也开始怀疑这是侯四和王宝玉演的一出戏,看王宝玉的眼神,多了几分不信任。

侯四的心中也是异常的恼火,暗骂吴丽婉怎么能如此说话,但表面上他还是笑着说道:“丽婉小姐,王大师的本事那可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不信让他也给你好好看看。”

“光看这些大家都知道的没劲,要看就看隐私的,大家不知道的。”吴丽婉挑战一般的眼神看着王宝玉。

“行!您说看啥就看啥!”王宝玉异常自信的说道。

“演戏就要演完,你也说说我是做什么的吧?”吴丽婉挑着眉毛问道。

王宝玉嘿嘿冷笑,心里很明白,今天要不给这个吴丽婉一个下马威,她肯定不肯善罢甘休的。王宝玉故作认真的端详着吴丽婉,眼睛几乎都不眨,直看得吴丽婉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害臊,王宝玉才平静地说道:“我看出你的身份了,你不是人。”

吴丽婉显然没有料到王宝玉敢这么说,脸色大变,气哼哼用手指着王宝玉说道:“你太过分,敢骂本小姐。”

侯四和其他人也没想到王宝玉说话能这样无礼,虽说吴丽婉有些胡搅蛮缠,但咋说也不能吵闹起来,就在侯四想要起身劝解的时候,王宝玉却嘿嘿一笑,接着说道:“你没有听我把话说完,我想说的是你不是人,是一朵花,一朵男人见了都动心的美人花。”

哈哈,大家哄得都笑了,一阵喝彩之声,大家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下来,侯四乐呵呵起身说道:“让我们一起为今天到来的吴丽婉小姐,最美艳动人的交际花一起喝上一杯。”

酒桌上立刻又掀起了一轮喝酒的小**,吴丽婉虽然举杯和大家同饮,但脸色却一直不太好看,王宝玉这是在捉弄她,让一个毛头小伙子给耍了,吴丽婉觉得难以咽下这口闷气。

待大家坐好后,吴丽婉强挤出一丝笑,对王宝玉说道:“王大师能言善辩,让我想起一句话,叫什么有志不论年高,既然刚才王大师刚才说看那方面都行,就请王大师给我看点儿其他的,比如我身体上有没有什么隐藏的病啊!”

“吴小姐气色红润,字正腔圆,健康的很,哪里有什么病啊。”王宝玉笑着说道。

“呵呵,王大师别是怕了?”吴丽婉傲慢的扬起嘴角,似乎占了很大的便宜似的。

王宝玉觉得这个女人太难缠,侯四怎么这种人也交,这分明就是一根搅屎棍,到了哪儿,哪儿就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