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0 长痦子

100 长痦子

吴丽婉已经出招了,王宝玉总不能不接招,如果不接招,怕是成了真演戏了,王宝玉起身朝桌子对面的吴丽婉走去,到了跟前,王宝玉微笑着说道:“吴小姐,除了看职业,这看其他的事情,离远了是看不准,能让我细看一下您的面相吗?”

吴丽婉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王宝玉的提议,嘴角上还带着一丝轻蔑的笑意,看着王宝玉说道:“好吧!那就给本小姐好好看看。”

王宝玉刚才对吴丽婉说得不是假话,看相要想看仔细、看明白,远了是不行的,只有离得近,才能看清皮肤上的问题,就像必须用放大镜才能真正看清白玉上的微瑕一样。

离吴丽婉近了,王宝玉嗅到一股浓重的香粉味,刺激的想要打喷嚏,他不禁使劲揉了揉鼻子,静下心来向吴丽婉的粉脸上看去。

王宝玉发现吴丽婉长得确实很漂亮,五官比例十分协调,只是眼神中有水波流动,眉毛很浓密,中间隐隐还有一小块胎记,他想起相书上对这种女人的解释,不由在心中一阵暗笑。

看了也就半分钟,王宝玉就转头对在座的所有人大声说道:“各位领导,我下面要开始说吴小姐的秘密了,既然是秘密,我也只能告诉她一个人,如果说对了,就请吴小姐点点头。说错了,就摇摇头,说对说错都不许生气,权当是娱乐了,不知道吴小姐同意不同意啊?”

“宝玉兄弟,看出来啥你就明说,让我们大家来给你证明。”侯四端着酒杯,站起身来嚷嚷道,他很想知道这个吴丽婉的秘密。

“对!说出来!好事儿不背人嘛!”派出所所长李勇也跟着起哄。

吴丽婉笑了,眼睛笑得弯弯的,这种被男人关注的感觉,让她再次拥有了漂亮女人的那种自信,她娇嗔着对大家说道:“女人有些秘密是永远不能公开的,如果王大师看出来,也一定要保守秘密。”

王宝玉也不废话,贴在吴丽婉的耳边开始小声说起来,两个人的姿势,看起来像是在“咬耳朵”,有些暧昧。

王宝玉的嘴唇离吴丽婉的耳朵也就五公分,甚至可以看到吴丽婉耳朵上的细小纹路,和耳洞里的一小块耳屎,王宝玉小声说道:“吴小姐,我从你的面相上看到你一个秘密,你下面的毛毛很浓,其中的一侧还有一颗很大黑痣。不知道对不对?”

王宝玉说得这样直接,让吴丽婉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还好,因为喝了酒,看不太清楚,她也小声地对王宝玉说道:“你真是一个小流氓,素质低下。”

“你说对了,我就是山沟里出来的,没啥文化,素质当然不会高了。”王宝玉在吴丽婉的耳边冷笑道。

“你根本就是瞎说,我下面长啥了,我自己清楚。”吴丽婉红着脸说道。

“你右侧屁股上还有一颗黑痣,对不对啊?”王宝玉又接着说道。

“你个臭流氓,本小姐跟你没完。”吴丽婉恼羞成怒地说道。

两个人这样说着话,桌上的人可是等急了,李勇嚷嚷道:“我说丽婉妹子,到底准不准啊,你倒是说一说啊?”

“不准!不准!他净是瞎说。”吴丽婉涨红着脸对大家说道,语气很不自信。

“说啥了不准啊?说出来让大家乐呵乐呵嘛!”

“就是,就是!”

大家笑嘻嘻的你一句我一句,“这能说吗?”吴丽婉有些嗔怒,男人到了酒桌上没一个有正形的。

“兄弟,你们到底算的啥啊?哪怕透漏一点也行!”侯四被吊起了胃口,好奇的问道。

王宝玉嘿嘿一笑,站直了身体,说道:“其实也没啥,我就是说吴小姐……”

“你敢说!”吴丽婉立刻制止王宝玉说道,粉脸有点涨红,这种事能说出来嘛。

王宝玉没有理睬她,冲着大家一抱拳,说道:“我刚才说吴小姐的右侧后背,有一个痦子,不知道有人见到过没有?吴小姐,这种事儿难道也不能说出来吗?”

酒桌上一下子静了下来,即使有人见过,那也不能说。吴丽婉使劲瞪着王宝玉,暗骂道,兔崽子,原来你是在耍我!口中含糊说道:“不准,根本就没长痦子。”

“长了就是长了,看这方面本人从来不失手的。”王宝玉的语气非常肯定,不容怀疑。

“丽婉妹子,给大家看一下不就是谁错了嘛!”李勇显然酒喝多了,跟吴丽婉开起了玩笑。

主持酒桌的侯四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摆动着胖手说道:“诸位,这件事儿没法验证,就是悬案,不能说宝玉兄弟看错了,也不能说丽婉小姐说假话,我看就算了吧!”

“他就是瞎说,今天我就证明给大家看。”吴丽婉站起身来,异常恼怒又决然地说道。

只见吴丽婉转过身去,伸手在后面把红毛衣拉了起来,露出了雪白的后背,可以看到吴丽婉白色的乳罩带。

吴丽婉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男人都惊呆了,虽然说大家对女人的身体都不陌生,但在这样公开的场合下,又当着这么多男人,看一个女人的裸背,显得格外刺激。

于是大家有找痦子的,有欣赏美背的,反正就是没有不看的。

“你们看到痦子了吗?”吴丽婉拉着红毛衣问道。

“确实没有,王大师,这一次你错了。”李勇说道,其余的人也点着头附和着说“没有,没看到!”

吴丽婉的脸上带着一种胜利的微笑,她刚要把毛衣放下来,王宝玉却猝不及防地一伸手,将她的乳罩上的挂钩解开了,随着吴丽婉的一声尖叫,这会她的整个后背真正的**了。

酒桌上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王宝玉会有如此大胆的举动,但却立刻被吴丽婉后背上的一个东西吸引了注意力。一颗黑色的痦子,赫然出现在后背上,原来就藏在乳罩带的下面。

“这会大家看清了吧!没有把握的事情,本人又怎么是乱说呢!”王宝玉嘿嘿冷笑着说道。

吴丽婉羞恼到了一定程度,她迅速放下了红毛衣,穿起大衣,气哼哼地离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