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 项目落实

102 项目落实

侯四喜滋滋的收起药丸,郑重地对王宝玉说道:“宝玉兄弟,我看出来,你是个值得信任交往的爷们,四哥曾经对你说的话,也是真心实意,你治好四哥下面的小弟弟,四哥就认你做弟弟。”

话语一出口,侯四立刻觉得这个比较有些不恰当,他嘿嘿笑着说道:“四哥的意思是,想和你正式结拜成异性兄弟。”

“四哥,我们现在不就已经是兄弟了嘛!”王宝玉打了个哈欠说道,这会儿眼皮真有点睁不开了。

“那不行,不够庄重,你不用管了,明天我来安排。”侯四似乎对这一切都早已下定了决心。

说实话,王宝玉并不想跟侯四结拜成什么兄弟,咋说这侯四也是个黑社会老大,不是啥正经人,可是他也不想真的驳了侯四的面子,万一侯四恼了,跟自己玩起蛮的来,自己根本就是不侯四的对手。

“那兄弟一切都听从四哥安排!”王宝玉说道。

“兄弟,有些话哥说出来你掂量掂量,东风村也就那巴掌大的地儿,在那当个村干部,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留下来跟着四哥干如何?正好四哥也需要人才。”侯四一脸诚恳地说道。

“四哥的好意我领了,说实话,我刚当上妇女主任,这要不干出点成绩来,会让父老乡亲们瞧不起的。”王宝玉也开诚布公地说道。

“咋,看不上四哥的营生?我做的也都是良心买卖!”侯四拍着胸脯说道。

王宝玉连忙打起精神说道:“四哥说啥呢,谁还嫌赚钱烫手啊!只是这几天开会,我脑门一热,当着全镇的领导下了军令状,要是这会儿跑了,他娘的,他们背后还不笑话死我!不干出点成绩,我睡觉都不踏实!”

“嗯!作为一个男人,那就是一个唾沫一个钉,既然你有这样的打算,我也不勉强你,有什么需要四哥帮忙的吗?”侯四点点头,赞赏的问道。

“暂时没有,多谢四哥美意。”王宝玉现在最想的就是躺**睡到天亮,自己又不做生意,跟侯四瓜葛不上。

“兄弟,跟四哥不用客气,到时候想干点啥,四哥多少能拿出点来支持。再说了,我在这地面混的久了,多少还是有些路子的,到时候,在你们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干点成绩出来还不容易吗?”侯四倒是实心实意。

王宝玉听到这话忽然感觉有些清醒了,自己来镇里干吗来了,自己的三个第一目标还没底呢,说不定侯四还真能帮上忙。于是试探的问道:“不知道四哥有没有适合农村干的项目?我希望能让村里的妇女都能有点收入,这也是我的工作成绩。”

侯四微微露出了些为难的表情,说道:“这个,你还真得让我想一想,我做的买卖毕竟和基层农村不贴边。”

“没事儿,弟弟就是这么一问。”王宝玉笑着说道。

侯四又点了一支烟,说道:“不行,既然兄弟开口了,我怎么也得想个法子。女人能干点啥呢?”他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忽然一拍脑门,对王宝玉问道:“宝玉兄弟,你们那个东风村山上柞树是不是很多?”

“是很多,不光有柞树,还有楸树、杨树、桦树、榆树、水曲柳什么的多了去了。”王宝玉说道。

“据我了解,这东北的黑木耳还是非常好卖的,村民们有的是时间,捎带着搞点这东西不行吗?而且还不用跑出去打工,就在家门口干活。”侯四说道。

“这主意好是好,可种植黑木耳可是需要技术的,我这一时半会去哪里找技术员呢?”王宝玉不无担忧的说道。

侯四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说道:“种植技术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你们柳河镇农技推广站的韩涛,只要我吩咐一嗓子,立刻屁股下冒着烟,麻溜得去给老子办。”

“那太好了,那就麻烦四哥了。”王宝玉感觉很开心,霎时间心里透亮了许多。

这个项目听起来还挺让人心动的,木材人力都是现成的,花不了几个本,说不定还真能赚上点钱。不管咋说,这一次来清源镇算是不虚此行。

“说啥麻烦不麻烦的,显得外道。”侯四大大咧咧的说道,过了一会儿,侯四似乎想起来什么,又接着说道:“兄弟,就这样安排,你看咋样?你负责号召老百姓生产黑木耳,但黑木耳必须由我来收购,到时候跟这些农民都签上合同,这做生意就不能马虎,等木耳卖了,除了老百姓赚的钱,其余赚的,咱哥俩一人一半。”侯四正式的说道。

“好!就这样定了。”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现在正是赚钱的关键时候,老百姓就怕货没销路,有合同更好。王宝玉打心眼里服气侯四,这人心思很细,做生意落实到书面合同,一点都不马虎。

“改天我让农技站的人去东风村找你,把种植黑木耳的技术传授好好一下,有一点兄弟不用担心,这种植黑木耳据我了解,技术还是非常成熟的,一教一个会!”侯四非常自信地说道。

“那还说啥!回去后我就去安排,我代表东风村的全体妇女,感谢四哥!”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

王宝玉和侯四又闲聊了一会儿,已经是午夜两点多,他实在太困了,就打着哈欠告别侯四,在一个胖乎乎的女服务员引领下,回到三楼一角的房间内。

王宝玉将外套随手扔在了沙发上,也没洗脸洗脚,就一头栽倒在大**,开始呼呼大睡,屋子内,立刻弥漫着王宝玉呼出的酒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王宝玉从口渴中醒来,黑暗里,他忽然嗅到身边有种不一样的香气,沁人心脾,感觉很熟悉。

这酒真是不能多喝,王宝玉感觉身上的骨头有些酸胀,他懒洋洋地翻了一个身,想要起床喝水,就在这时,王宝玉感觉自己的手臂触碰之处,是一片冰凉而嫩滑的物体,仿佛触摸在绸缎上一般。

“嗯!感觉不错,这宾馆的被子真他娘的高级。比家里的绣花棉被可是舒服多了。”王宝玉这样想着,忍不住用手在绸缎上面抚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