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3 枕边有人

103 欲言又止

王宝玉越摸越奇怪,这被子不太大,而且高高低低的不怎么平整,当他的手滑过两个凸起的山峰之时,王宝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个激灵从**跳了下来,口中喊道:“你是谁?”

与此同时,王宝玉一个箭步摸到墙壁上的电源开关,打开了屋子里的电灯,还一把抓起了桌上的茶杯。

明亮的吊顶灯将整个房间照得通亮,一个漂亮的女人正睡在大床之上,裹在身上的被子,丝毫不能掩盖她完美的曲线。

居然有一个女人和自己在一个被窝里,她什么时候进来的?王宝玉想一想都有些后怕,只怪自己喝了太多的酒,他扫了一眼墙上的表,显示的是凌晨四点。

也许是被王宝玉的声音吵醒了,女人伸出如白藕一般的手臂,用手揉着被灯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的眼睛,又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被子滑落,白嫩肌肤上散发着青春的活力,一看就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

女人睁开眼睛,看到了站在床边的王宝玉,不禁羞涩地拉过被子,遮住了身体,此时王宝玉已经认出了这个女人是谁,竟然是服务员冯春玲。

王宝玉虽然对这个名叫冯春玲的服务员,动过点心思,但那都是“君子好色而不**”的把戏,如今冯春玲就赤-**躺在自己的大**,这反倒是让他产生了警觉,正所谓主动送上门来的,就需要防范有陷阱的存在。

“你是冯春玲,大半夜的你为啥在我的**?”王宝玉非常不解地问道,手中的茶杯也放回到了原处。

冯春玲整理了一下略微凌乱的头发,呆呆看着王宝玉足有半分钟,微微**了一下嘴角,露出有些不屑的表情说道:“别装了,这都看不出来,我是在陪你睡觉。”

“可是我并没有邀请你来陪我睡觉。”王宝玉一字一句的说道,目光变得冰冷起来。

“是我贱,不请自来的,这总行了吧!”冯春玲似有哀怨地说道。

“你贱不贱的和我一毛钱关系没有,这里不需要小姐陪,你请回吧!”王宝玉冷冷地说道。

“你,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冯春玲满脸的不悦,话语里还似有隐情。只是王宝玉不这么认为,此时的他已经彻底醒了酒,他嘿嘿冷笑着说道:“你想要钱,直接跟我说就行,也许替我按摩两下,或者洗个脚就可以,何必费这么大心思呢!”

冯春玲听王宝玉这么说,眼神中闪现出了一丝愤怒,口中说道:“你拿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不是妓女。”

“哼!那你是什么人?”王宝玉鼻子里哼出一股冷气,从衣兜里掏出烟,点上烟坐到床头的沙发上,鄙夷地问道:“几个婊-子承认自己是妓女?你见过良家妇女大半夜躺人家**的吗?”

“我,我,我……”冯春玲一时语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眼神中的愤怒似乎都能把王宝玉给吃了一般。

“我,我,我的什么,快穿上衣服起来。”王宝玉打断了冯春玲的话,冷漠地对**的冯春玲命令道,随口又嘲讽的说道:“看你平时挺有个人样,没想到是干这行的。”

冯春玲默不作声的将床头叠放整齐的三角裤、乳罩和套裙从被子里穿上,然后又坐在床边套上了棉丝袜,穿上小皮鞋,背对着王宝玉坐在床边不说话。

王宝玉等了半天,也不见她离开,突然一拍脑门,笑道:“我差点忘了这事儿了,不过你还真讹对人了,老子不差这两个。”

王宝玉说着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二百块钱,随手扔在地上,说道:“冯春玲,拿上钱,走人吧!这事儿也怪我,来的时候忘了告诉你,本人从来不嫖妓。”

冯春玲猛然转过身来,脸上竟然满是泪痕,她有些哽咽地说道:“王宝玉,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我真的不是妓女,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跟男人好过。”

“哈哈!果然让我说着了,妓女还偏都喜欢说自己是处女。怎么**都想立个贞洁牌坊呢!哈哈!”王宝玉大笑着说道,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冯春玲站起身来,她紧咬着嘴唇,思索了很久,最后走到王宝玉跟前,双手礼貌的交叉在小腹前,对他小声说道:“既然您不在乎我是什么人,那就请您别生我的气,我们重新上床吧!”

王宝玉抬起头看着她,眼睛瞪得滴流圆,他非常不解地说道:“我不是已经给你钱了,还上床干什么啊?”

“当然是……”冯春玲欲言又止,表情显得非常的羞涩,最后还是说道:“你刚才醉得太厉害,根本没有碰我,我想让你碰我一次。”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王宝玉还真可能跟冯春玲发生点什么,毕竟男人是容易一见钟情的,而且下午在卫生间里扶住冯春玲的那一刻,王宝玉对她还真有那么一丝坏念头。

可是当冯春玲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里,还躺在他的**,王宝玉不得不提起一丝的警觉,毕竟这里除了侯四,他人生地不熟,即使是这个侯四,也认识了不到一天,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这么点儿时间是绝对不够的。

王宝玉嬉皮笑脸的站起身来走她,眼睛在离她不到一公分的地方仔细瞅着,直看得冯春玲俏脸发烫,“像,像处女。”王宝玉坏笑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冯春玲囧的连忙挣脱开,头扭到了一边。

“我们以前认识吗?”王宝玉问道。

“不认识。”

“那你和我有仇?”王宝玉自觉聪明,这个事儿还真是没猜透。

“没仇。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想人好呢!”冯春玲忍不住嗔怪道。

“我看你急着献身,以为你想把脏病传给我,让老子断子绝孙呢!”王宝玉不紧不慢的吐着烟圈说道。

“你咋说话这么毒呢,好好的咒我干吗!”冯春玲瞬间急红了脸,使劲忍住眼眶中的泪珠。

“哦,老子明白了,你是高级妓女,两百块钱太少了。黑,真是黑,我最多再给你添一百,赶紧走人吧!”王宝玉啧啧嘴巴,手又从兜里拿出一百块钱递在她脸上。

啪!冯春玲愤怒的打掉王宝玉手中的钱,大声喊道:“再说一次,我不是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