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9 冰雪消融

109 冰雪消融

“老张,快出来,王队长来了。”刘芳冲着屋内喊道,只见老张披着个棉袄,笑呵呵地推开门,对王宝玉招手道:“宝玉兄弟,快进屋坐,外面冷。”

王宝玉没有客气,快步进了种子站的办公室,老张招呼王宝玉在小铁炉子边坐下,一边向里面添着木炭,一边说道:“兄弟啥时候来的?”

“昨天就来了。”王宝玉在火炉旁一边烤着手,一边说道。

老张有些怪罪地说道:“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到镇里来,应该先到大哥这来,大哥还没有好好请你吃顿饭呢!今晚就不要走了。”

王宝玉开玩笑道:“张大哥的意思是,今晚给兄弟和嫂子站岗?”

老张听了不但没生气,反而哈哈大笑道:“兄弟可真逗,如果你喜欢,嫂子你拿去随便用。”

“大哥现在说话好使了?”王宝玉问道。

“那是绝对好使,你没看到我在屋里烤火,她在外面忙乎嘛。”老张的话显得具有男人的豪气。

“好了张大哥,咱不开玩笑了,今晚肯定是不能待你这了了,有人请我吃饭。”王宝玉话锋一转,言归正传。

“这可就太遗憾了!下次来,可一定记得老哥啊!”老张说道。

“那是,只要你和嫂子不嫌我烦。只是我不知道今天吃饭的地方在哪儿?想过来打听一下。”王宝玉说道。

“兄弟你说,别的咱不敢吹,柳河镇犄角旮旯的地方我都能了如指掌。”老张颇为自信地说道。

“程书记家。”王宝玉一字一字地说道。

“什么?咱镇里的程书记?程书记请你到家吃饭?”老张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程书记可是轻易不让人进家门的,即使偶尔请客也是在饭店里,自己都还没在他家吃过饭。

“是的。”王宝玉很平静地说道,他心里倒不是稀罕在书记家吃饭,而是心里惦记着别的人。

老张拿出一张纸来,给王宝玉大致画了个地图,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在西南角的地方,划上一个小圈,然后说道:“宝玉兄弟,这里有一家围墙很高的三间大砖房,就是程书记的家,你要小心,院子里面可是有一只纯种的大狼狗。”

王宝玉将地图收好,估计到那里也就半个小时,便又和老张闲扯了一会儿,并且把手中的计生材料存放在老张这里,才告辞离开。

“王队长吃了饭再走呗!”院子里的刘芳见王宝玉要走,热情的挽留着。

“嘿嘿,嫂子的美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在这太耽误你们两个垦荒种地。”王宝玉一脸坏笑的说道。

刘芳的脸霎时变红了,笑着骂道:“臭小子,跟你老张哥一样,没个正形!”

王宝玉告别两人走出种子站,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雪,雪花落在脸上,有一种凉丝丝的感觉。冬季时节,天黑的很早,就在王宝玉按着地图说得方向,找到这栋围墙足有两米半高院子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黑了下来。

一路上,王宝玉就不停地在问自己,自己究竟有没有真的从心里原谅程雪曼?亦或是程雪曼讲情书交给了老师,就真的错了吗?假如,假如时光再重来一次,他还会不会勇敢地给程雪曼写那封情书?或者自己现在找个借口回去,再也不去见她?

想着想着,已经来到了离大铁门十几米远的地方,王宝玉停住了脚步,他觉得自己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也许这是因为,即将出现在他面前的女孩,是他最想见,却又最不愿意面对的。

既来之,则安之,王宝玉深呼吸了一口气,挺起胸脯昂起头,走到大铁门前,使劲敲了几下门上的铁环。

一阵狼狗的狂吠在里面传来,随即王宝玉听到了一阵小皮鞋的咔咔声,一个女孩正向大门这边走来,王宝玉觉得心更加猛烈的跳动着,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谁啊?”一个悦耳的声音从门内传来,虽然只有两个字,但王宝玉立刻听出,这正是程雪曼的声音。

“是我,王宝玉。”王宝玉有些声音发颤地说道,这一刻,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生怕一放松心就会从嘴里跳出来似的。

大铁门吱呀一声向内打开了,程雪曼出现在王宝玉的眼前,只见她一头直发,上身穿着黑毛衣,毛衣的右肩处,绣着一朵白色的六角形雪花,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直筒裤,脚下一双小皮鞋,显得身量很是修长。

王宝玉伫立在那里,深深吸了口气,眼神立刻落在了程雪曼的身上,差不多三年没见到她了,好像比以前高了些,下巴也尖了,腰身在黑色小毛衣里显得线条更加明显,是不是学习太累,给累瘦了?想到这,王宝玉突然觉得很心疼。

如果是这样,王宝玉愿意一刻不离的陪着她,哪怕替她洗衣送饭,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只要她活的开心。哎,感觉依然是那样的熟悉,仿佛还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总以为自己还恨着她,没想到今天只是浅浅的一笑,就把心里的冰山给融化了。

“王宝玉你好,好久不见了。”程雪曼的脸上绽放起笑容打招呼,见到呆呆发愣的王宝玉自己也感觉有些不自然。

“哦,你好。”王宝玉机械的答复着程雪曼的问好,她脸上柔美的笑容是他的最爱,就是那夜朦胧中的一抹笑容,紧紧的就留住了王宝玉的魂,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到躯壳里。

这种笑容不似钱美凤那么大咧呆傻,也不像冯春玲般多情妩媚,就是种说不来的清新,让人陶醉到里面不愿意醒来。

“傻站着干吗,快进来啊!”程雪曼热情的让道。

王宝玉这才缓过神来,也挤出了一丝微笑,一边向门内走去,一边开玩笑道:“老同学,好久不见还是那么漂亮啊!”

“谢谢夸奖!听爸爸说你也当村干部了。”程雪曼一边引路,一边说道。

“别提了,难为情,是妇女主任。”王宝玉说道。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妇女工作也很重要,人从事工作本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社会分工不同而已。”程雪曼说道,王宝玉觉得程雪曼的话很有道理,听起来有程国栋的味道,可以说有其父必有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