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0 四季菜

110 四季菜

在靠近屋门的地方,王宝玉看到了那条纯种大狼狗,头顶上的毛发黑黑一片,眼神中发出警惕的凶光,见到王宝玉,那只狼狗立刻如临大敌,前爪匍匐在地,低声的吼叫着,呲出一排白森森的狗牙,这架势,比叶连香家冤死的大黄狗可是凶猛多了。

“这是黑子,我爸这样叫它。我给他另外取了个名字,叫道格。”程雪曼呵呵笑着说道。

“道格,DOG,这个名字好,很洋气,一听就是厉害家伙的名儿!”王宝玉对程雪曼竖起大拇指说道。

程雪曼被王宝玉逗得咯咯直笑,半天才忍住笑,说道:“老同学,你还像以前那样幽默。快进屋吧!”

程雪曼推开了屋门,只见程国栋正系着围裙,在灶台上忙碌着,看见王宝玉进来,笑呵呵地说道:“小王来了,快进屋,别见外,随便坐啊!”

这一场景多少让王宝玉感觉到意外,在王宝玉的眼里,程国栋很高大,如今却这副打扮,这天底下有几个书记能做到这一点,亲手为女儿做饭菜,程雪曼真的很幸福。

其实从程雪曼的穿着打扮来看,就知道她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小姐。上学的时候,王宝玉也多少听到了一些程雪曼家里的情况,程雪曼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程国栋一直也没有再找,也许正是程雪曼没有母亲的原因,程国栋对这个独生女儿格外的疼爱。

王宝玉跟着程雪曼,到了东屋,这间屋子有五十平米左右,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四周摆满了时下最流行的高低柜,在屋里的一角,有个只能睡两个人的小火炕,另外一角,则是一个大大的花盆,里面种植着一株叫不上名字的绿色植物。

在屋子中间,摆着一个古色古香的木质圆桌,程雪曼很客气的将王宝玉让到桌子边的一个木椅子上坐下,王宝玉也没跟她客气,大大方方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程雪曼也搬了一个小圆凳坐了过来,王宝玉立刻嗅到程雪曼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应该是那种比较高档的香水味道,不刺激鼻子,反而让人感觉很舒坦。不知道这种味道会不会让别的男生闻到?一个学生喷啥香水啊,王宝玉心里不由燃起一丝妒意,自己胡乱瞎寻思着。

“老同学,听说你会看相,给我看看手相呗!”程雪曼伸出一只细腻的手掌过来说道。

“嘿嘿,你是未来的大学生,咋也能信这些呢!咱上学的时候,老师不就说过,自己的命运要自己把握。”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他可不想给程雪曼在这里看相,否则让程国栋看到了,会以为自己没有正事的。

“看着玩呗!”程雪曼的语气中,明显有撒娇的成分,王宝玉感觉身上仿佛有股电流通过,有些眩晕,他稳了稳神,说道:“这看相算命最大的忌讳,就是心不诚,心不诚则不灵。”

程雪曼把手收了回去,嘟着嘴说道:“就是不想给我看,小气,难道还想收我的赏钱啊?”

如果这句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王宝玉可能会有点生气,但是从程雪曼的嘴里说出来,王宝玉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觉得有一种小可爱,让人有一种捧到手心里疼的冲动。

“雪曼,我现在也是个基层小干部,在大领导的面前搞这些所谓的封建迷信,不太好。”王宝玉坦诚的解释道。

程雪曼一听,满不在乎地说道:“你说我爸啊!我从来没觉得他是个领导。在这个家里,我就是老大哦!”

这时,系着围裙的程国栋,用一个大托盘,托着四个菜开门进来,之后熟练地将菜摆在了桌子上,王宝玉一看,这些菜还真都不太熟悉。

王宝玉拘束的站起身帮忙,程国栋和气的招呼他道:“小王啊,在家不要客气。你和小曼随便聊会儿,马上咱们就吃饭了。”

“爸爸,你快点,我都饿啦!”程雪曼催促道,程国栋连声答应就快了就快了,宠溺之情流露无遗。

趁程国栋转身去厨房的空挡,王宝玉忍不住问道:“咱们要不要去厨房打个下手什么的?”

程雪曼听到咯咯笑了,说道:“不用啦,再说我也不喜欢油烟味,进去一次头发衣服都给污染啦。不过我是动口不动手型的,这些菜都是我点的,看看怎么样?”

王宝玉这才留意那几盘菜,看半天也不太明白,怎么看都不像平日吃的样式,不由好奇的问道:“雪曼,这都是什么菜啊?我好像从来没见过。”

程雪曼笑着说道:“你当然不会见到,因为这些菜都是我发明的,而且是我最爱吃的。这个绿色的菜,名叫春绿大地,做法是将西兰花捣成泥,然后拌上肉丝;这个红色的圆肉饼,叫做夏日如火,就是一片慢慢用孜然煎烤出的小牛肉;这个黄澄澄的菜,名叫秋日私语,就是荷兰豆和鸡蛋黄炒在一起;最后这道白色的菜,叫做雪花曼舞,就是白萝卜丁上面撒上白糖。”

程雪曼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听得王宝玉有些瞠目结舌,他嘿嘿笑着说道:“这一下就把一年四季都给吃肚子里了。”程雪曼听到后又是一阵得意的笑。

王宝玉口头虽然这样夸,心里却在想,任凭这菜起个天花乱坠的名字,可是吃到肚子里,还不都是变成一泡臭屎,他娘的,好吃才是真的,名字有啥用。

“这叫饮食文化,也就是说饮食里面也是有文化内涵在其中的。”程雪曼洋洋自得地说道。

王宝玉说道:“这些我不懂,我只知道,吃饱了不饿,不吃饭连牛尾巴都抓不住。”

“在偏远贫穷地区,能够吃上饱饭就是生活的最高境界,但随着经济的发展,人的需求是会进步的,会从只是追求物质生活,上升到追求精神生活的境界,文化就是这一过程的重要纽带。”程雪曼侃侃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