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4 酒后乱性

第一卷 乡村风云 114 酒后乱性

“没有,我这样一穷二白的人,谁会肯跟啊!”王宝玉靠在被子上一本正经的说道。

程雪曼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异样的表情,似乎在下某种决心,她鼓起勇气对王宝玉说道:“既然你没有女朋友,这块表可不可以先卖给我?”

把表卖了?这个王宝玉还没有想过,一听程雪曼这么说,一时不知道说啥好。程雪曼见王宝玉没有说话,失望的把手表放到**,说道:“算了,我就是那么一说。”

王宝玉连忙说道:“说什么买啊,反正也是朋友送给我的,就送给你吧!算是感谢你帮了我。”

程雪曼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说道:“这表可是至少值两千啊,你说得是真的?”

王宝玉一听,有点后悔,按理这应该是给钱美凤的。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能收回,再说不一定啥时候,还需要用到程书记呢!最重要的是,王宝玉觉得钱美凤肯定不像程雪曼这样,懂得这手表的价值。

“绝对是真的,你现在就可以戴上。”王宝玉语气肯定地说道,将手表递给程雪曼。

程雪曼雀跃着接过手表,仔细把弄了会儿,便将表戴在手腕上,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十分开心。

王宝玉躺在**看着程雪曼的举动,心情有些复杂,程雪曼和钱美凤完全不同,钱美凤就从来不会这样做,相比之下,程雪曼的身上,处处透着女人的那种说不出的味道,要不从古至今连君王都热衷博美人一笑,这滋味还真是不一样。

程雪曼似乎很满足,她坐在王宝玉身边说道:“宝玉,我太喜欢这块表了,不知道该怎样谢谢你才好。”

王宝玉看着程雪曼很认真的说道:“谢啥谢,这块表只有戴在你的手腕上,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

程雪曼对于王宝玉的话,很是感动,她幽幽的说道:“除了我爸爸,就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王宝玉欠欠身坐在她身边,动情的说道:“这点东西算啥,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对你更好。”

程雪曼抬起头看着他,突然,她猛然凑过去,在王宝玉的脸颊上,使劲的亲了一下。口中说道:“美女之吻,算是感谢了。”

王宝玉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突来的香吻夹带着程雪曼身上迷人的气息,让他身体中的欲火顷刻之间就燃烧了起来。王宝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程雪曼猛的一下子抱在怀里,在她雪白的脸上和脖颈上亲吻起来。

程雪曼微微挣扎了一下,很久就不再拒绝,而是很陶醉地仰着头,任凭王宝玉火热带着酒气的嘴唇,在自己的脖颈和脸颊上磨来蹭去,而她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搂住了王宝玉的身体。

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王宝玉显得非常狂野,他猛地将程雪曼按倒在**,整个身体就压了上去。噢!程雪曼发出一声娇喘,更加刺激了王宝玉的神经,他忍不住将嘴唇紧紧贴在程雪曼的樱唇上,同时两只手也开始动作,在她的身上四处游走起来。

就在王宝玉想要扯开程雪曼的黑色毛衣的时候,程雪曼突然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一把推开了王宝玉,口中说道:“宝玉,不行,我们不能这么做,我还没有准备好。”

此时的王宝玉已经是欲火焚身,哪里还能忍得住,当他向着程雪曼再次压过去的时候,屋外的大铁门发出一声清晰的咣当声。

程雪曼一听,连忙急切地说道:“宝玉,快下来,我爸回来了。”

王宝玉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慌忙跳下床,几下穿上了棉夹克,程雪曼也跳下床,整理着被王宝玉弄乱的衣服和发型,又顺手扯平了皱巴巴的床单。

刚收拾完毕,程国栋就推开屋门走了进来,看到屋内的情形,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笑呵呵地对王宝玉说道:“宝玉,这么晚了,还麻烦你陪着小曼,要不今晚就别回去了,在这里住吧!”

王宝玉连忙说道:“程书记,我已经和朋友说好了,今晚到那里去住,我这就回去了。”

程国栋也没有挽留,说道:“那你路上一定要小心,小曼,你去送送宝玉。以后经常来玩啊!”

程雪曼听话的答应了一声,王宝玉也没有再做停留,和程国栋说了一句再见,就有些慌乱地走出了屋子。

程雪曼将王宝玉送到了大门外,责怪地说道:“我爸一定看出了些什么,你真的害死我了。”

此时的王宝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轻轻拍了拍程雪曼的肩膀说道:“雪曼,我曾经非常恨你,但却又一直很想你。”

“别说了,我们之间有许多的不可能。”程雪曼的脸上露出了冰霜,王宝玉心里有些不解,刚刚还是柔情蜜意,怎么转眼变成这样呢。

“雪曼,我对你是真心的,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王宝玉不甘心的上前握住程雪曼的手,而她却猛地缩开了,小声说道:“宝玉,刚才的事情不代表什么,也许咱们两个都喝多了,我也希望你幸福。”

王宝玉还想说什么,那只叫做黑子或者道格的狼狗又汪汪叫了起来,让人十分心烦。程雪曼来不及阻挡,王宝玉不耐烦的踢了个小石子过去,被激怒的狼狗呜嗷乱叫起来,似乎就要挣脱缰绳咬住王宝玉。

“**妈的!瞎叫个头啊!”王宝玉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噪音,破口骂道。

“你怎么能说粗口呢!你现在是名村干部了。”程雪曼不满意的说道。

“老子就是天皇老子也得骂!天生的,没办法!”王宝玉一脸怒气的说道,似乎想把内心的怒火全都迁怒到这只狗身上。

“宝玉,你生我气了啊?”程雪曼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我就生自己的气!你早点回去吧,省的程书记担心,我也祝你幸福!再见!”说完王宝玉道了声告辞,头也不回的走了,徒留程雪曼在原地呆呆的站了许久。

走出了很远,王宝玉才低头看一看手表,已经半夜十一点了,万籁俱寂,只有脚下的雪地,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