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5 夜遇

第一卷 乡村风云 115 夜遇

这么晚,招待所肯定是进不去了,只能住店。*//*抱着膀子缩着脖子,走了近半个小时,王宝玉终于到了镇里唯一的一家旅店,就开在柳河镇的正街上,名叫“如家旅店”,店面门脸不大,可以看见门前亮着昏黄的灯光。

这会儿,王宝玉感觉很疲惫,走了这么久,身上的热量也似乎损耗殆尽了。此刻,他恨不得马上就躺倒**,裹着大厚被子他娘的睡到大天亮。

到了如家旅店的门前,王宝玉使劲敲了半天旅店的门,才有个头发有一半斑白的老头懒洋洋地开了门,不耐烦地说道:“都几点了,小伙子,你有啥事儿?”

“到你这来,当然是住宿了。旅店关着门还做个啥生意啊!”王宝玉大大咧咧地上前一步说道。

“没房间了,走吧!走吧!”老头摆着手说道,转头就要回去,王宝玉一愣,心里叫苦不迭,这么晚又是大冬天的,睡大街还不要了小命!

不行,怎么都得住下,这么想着,王宝玉连忙拉住了老头,换上恳求的口吻说道:“老大爷,你看这么晚了,天又这么冷,我也没个地方住,我这身子骨打小还单薄,不抗冻。”

老头丝毫没有觉得王宝玉可怜,这种事儿他见得多了,撵走的也没见几个冻死的,于是不耐烦的说道:“小伙子,你找找朋友亲戚的凑合一晚吧,我这旅店眼瞅着就重建了,到时候我一定记得给你留间好的。”

**娘的,等你建好,老子都不知道投胎到哪里了!王宝玉心里狠狠的骂着,但是镇里自己没有一个亲戚朋友,还得在这想想办法,于是再次说道:“这样,我给你双倍的钱,给我安排一张床就行,哪怕放到大厅、走廊、厕所也行,大爷,你就行行好吧!”

老头一听,嘿嘿笑了,混浊的眼睛发着亮,他想了想,试探的地说道:“倒是有一张床,不过整个房间是客人包下的,我去问问,看看人家答应不答应。”

王宝玉连忙说道:“那就麻烦大爷了,跟客人说,我睡觉很老实,从来不咬牙放屁打呼噜。”

老头让王宝玉进了旅店,在方厅内等着,过了一会儿,老头回来了,嘿嘿笑着对王宝玉说道:“我跟人家商量了半天,那个客人终于吐口了,但是要你把他的床铺钱也付了。”

王宝玉心中一阵乱骂,他娘的,啥都有占便宜的,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对老头问道:“一共多少钱?”

老头想都没想,张口便说道:“五十!”

王宝玉牙根恨得直痒痒,就柳河镇这个破地方,包一个房间也就十块钱,现在竟然要自己五十,简直就是敲竹杠嘛!王宝玉使劲忍住性子,愣是没有骂出来,他不情愿地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块钱,递给老头.

老头笑眯眯地接了过去,说道:“小伙子,往里走,108那个屋,记住,睡觉安稳点,别搞出太大的动静,影响到别的客人休息!”

老头的话,让王宝玉很是不解,这是说得什么屁话,自己都说了,没有咬牙放屁打呼噜的习惯,就睡个觉,还能弄出啥动静来。

再看老头的表情,似乎带着一点儿神秘,又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架势,王宝玉有些犹豫,这怎么会突然空出张床来呢?难道是间没人要的“鬼屋”?

但是钱也已经交了,冻死也不比吓死强多少,不管那么多,王宝玉现在只想尽快的进被窝,于是,沿着走廊向里走去,伸手就推开了写着108的屋门,径直走了进去。屋子里没有开灯,隐约看见只有两张床,一张上面的被子是隆起的,显然睡着人。

王宝玉蹑手蹑脚地凑近看了看,蒙着被子看不真切,但清晰听得到呼吸之声,分明就是个活人。

王宝玉放下心来,连衣服也没脱,一头便倒在另外一张空**,用被子蒙住了头,可是眼前却总是浮现出程雪曼的笑容,还有身体上的那份馨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才迷迷糊糊睡去,梦中却依然是和程雪曼临别时的情形,转头离去的瞬间,程雪曼独自伫立在门前的身影,似有无限伤感,牵动着王宝玉的心,蓦然一阵心痛的感觉传来,王宝玉醒了。

王宝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拉下蒙在头上的被子,眼睛这时已经适应了屋内的光线,他撇了一眼临床,被子空了,同屋的人可能是去上厕所了,王宝玉这样想着,微闭上眼睛,回味着梦中的情形,一时难以入眠。

娘的,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儿就是很困,但是睡不着。王宝玉正想着,只听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随即便传来了脚步声和脱衣声,就在王宝玉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想偷偷看一下占自己便宜的同屋人,到底是一副何等尊容的时候,却吓得“哎呀!”一声从**差点跳了起来。

出现在王宝玉眼前的是一张颧骨有些微红,披头散发的女人的脸,正笑嘻嘻地看着他。女鬼!当王宝玉脑海之中出现这个字眼的时候,不由头皮一阵发麻,就在这时,“女鬼”却咯咯笑了,对王宝玉说道:“小哥哥,瞧你吓那样,我长得也不是太丑啊!”

王宝玉定了定神,向眼前的“女鬼”望去,这才看清了,眼前的不是女鬼,而是个女人,年纪并不大,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模样还是可以,就是颧骨有些发红,女人身上穿着一套红色的内衣,胸衣开得很低,可以看见一条深深的ru沟,一脸**的味道。

“你怎么在我的屋里?”王宝玉有些惊魂未定地问道。

女人又是一阵笑,指了指旁边的床铺说道:“小哥,瞧你问的,我就住在那张床。”

王宝玉这才明白了,敢情旅店的老头,把他和一个女人安排到一个房间里了,还真他娘的会赚钱。王宝玉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女人的身体对于他而言,也算不上神秘,这既然交了房钱,同睡一晚也无妨,这样想着,王宝玉对女人说道:“是这样啊!我睡觉很老实,不会影响你的,如果没别的事儿,继续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