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1 担忧

121 担忧

王宝玉听到心中一阵偷乐,马顺喜那点毛病自己是知根知底,不过红红看样子还真有两下子。但王宝玉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又问道:“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本小姐是这方面的行家,我说的很简单,男人不行,那是女人不中用,如果这女人会了十八般武艺,八十岁的老头也能大战两个小时。”红红不无得意地说道,说完又重新站了起来,一抬屁股坐到王宝玉的桌子上。

“哈哈,我说他娘的马顺喜对你这么热情!你给我听好了,以后少说这种话,你现在是一个医师,要一本正经才行,别到哪儿都带着一股子骚味。”王宝玉在红红的鼻子头上一边点着,一边说道。

“宝二爷,遵命!”红红在王宝玉的脸上趁机摸了一把,咯咯笑着说道。

“滚开!坐好了,稳重点,这里人来人往的,看到不好!”王宝玉不耐烦地推开红红的手,瞪了她一眼说道。

“嘻嘻,那你是想找个背人的地儿干点事儿?”红红嬉皮笑脸的说道,两条腿乱晃荡。

王宝玉使劲捏了下红红的下巴,坏笑着说道:“你要是那里痒了,四哥手下爷们多着呢,要不要我派几十个过来伺候伺候你,保你吃够!”

红红冲着王宝玉吐了下舌头,跳下桌子,不再纠缠了。接下来,王宝玉和红红就结合从镇里拿来的计生材料,加上已有的几本书,初步确定了妇科知识的培训教程,又让红红当场装模作样的试讲了讲。

这红红不愧是老江湖,一点儿没有怯场的意思,讲到关键之处,更是神情自若,一本正经,毫不脸红,这让王宝玉多少感觉满意了一些。

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安排红红,王宝玉在路上也考虑了这个问题,办公室可以和他共用一个,没啥大不了的,这样也可以随时看着红红别惹事儿。

接下来的工作,自然是安排红红的住宿。吃饭的问题,只能暂时到自己家里去吃,就是睡觉的问题有点儿不好解决,总不能到家里去睡,更不能和美凤一起睡,他怕红红口无遮拦泄露了自己的秘密,更怕红红会带坏了美凤。

王宝玉苦思冥想了好久,最终确定了一个合适人选,觉得去她那里应该还算是可以,谁啊?迟立财家。迟立财在镇里上班,多长时间也不回来一次,李翠苹独自在家,应该是比较寂寞,红红安排到她家最合适。

王宝玉领着红红,离开村部去了迟立财家,整日无聊透顶的李翠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而且还让红红在她家吃饭。这让王宝玉感到多少有些意外,除了一再感谢之外,还答应给李翠苹一些伙食费,李翠苹也半推半就的接受了。

安排好一切,王宝玉倍感轻松,事情进展一切顺利,在夜色来临之前,回家了。他要好好睡上一觉,毕竟几天都没有真正的休息好,回到家里,王宝玉给了干妈林召娣一千块钱,其余的钱自己先留着,给多了两位老人也会有猜忌,而且说不准啥时候自己就得用。

林召娣拿着有些分量的一千块钱,又看见王宝玉手腕上明晃晃的手表,不解地问道:“儿啊!咋一下子赚了这么多?”贾正道也捋着胡子凑上前来说道:“宝玉,做人一定要走正道,不该咱拿的钱一定不能拿。”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爹娘放心,这是我给一个朋友算卦的赏钱,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贾正道惊讶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不敢相信地问道:“一次给了这么多?”

王宝玉得意地说道:“你儿子现在水平有了些长进,人家赏的钱自然就多了。”

林召娣不安的问道:“那谁这么有钱,一下子给这么多赏钱?咱们村累死累活一年农活也赚不了这多!”

“哈哈,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人家城里人跟咱不一样,一干就是几十万的买卖,拿个千把算啥!一顿饭就好几百,没法比。”王宝玉嘿嘿的笑着。

林召娣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感叹道:“哎呦!阿弥陀佛,这一顿饭得吃多少斤粮食啊!”

“你个乡下老太婆懂个啥!这是水涨船高,该咱拿的一分也不能少。”贾正道赞赏地说道。

“该不该拿都让你一个人说了,宝玉,别听你爹的,咱做事儿还是要小心一些。”林召娣不满地冲着贾正道说道。

“娘你放心,儿子心中有数。对了爹,我这次除了开会,还遇见个做生意的,过段时间搭伙做点买卖,到时候咱家的好日子就到了!”王宝玉说道。

“好啊,宝玉,做的好哇!咱现在又是村干部又是买卖的,以后爹这腰杆挺的更直了!”贾正道激动的有些泪花,这个干儿子没白养活,就是自己生个亲儿子也不见得就能怎样。

“儿啊,你拿二百给美凤,这孩子对你那是一个死心眼。你咋就不知道给人家捎点啥回来呢?”林召娣抽出二百塞到王宝玉手里,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家庭圆满,对于他们爷俩谈论的事儿并不感兴趣。

王宝玉一把推开了,说道:“娘,这些你就不要瞎操心了,我心里有数。”

林召娣笑着嗔怪道:“你有个啥数啊!你要有数早就跑回来了,人美凤见天的等着你!”

“娘,你以后也说说她,这老爷们在外面做事儿,都没个黑天白夜的,我看她就是闲的,我又没让她等!”王宝玉不高兴的还嘴道。

林召娣一听这话有些着急,说道:“儿啊,你可不能说这话,你可不能辜负……”

“娘!我都累了两天了,来家你就唠叨个没完。你就心疼心疼儿子,赶紧做点好吃的,我好睡觉!”王宝玉把头靠在林召娣肩上嬉笑着说道。

林召娣没有再说什么,这一年多,她明显感觉儿子真的长大了,已经不需要自己再说太多。但越是这样,她就越替美凤担心,假如儿子有一天离开了这个小山沟,儿子和美凤的这段姻缘,是聚是散还真是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