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 上课

122 上课

自从村部大喇叭里传来新任妇女主任王宝玉号召全体妇女上课的声音之后,东风村又一次因为王宝玉炸了锅。

一个胎毛未干的小伙子,居然管起妇女工作,这让一些胆大的女人忍不住偷笑,心里琢磨着一定找个机会作弄一下王宝玉,不为别的,就是觉得好玩。

不光是男人喜欢调戏女人,这女人放开了,更喜欢调戏男人,尤其是像王宝玉这样细皮嫩肉的小伙子,想戳吧他下的老娘们老了去了。

但还是有一些脸皮薄点儿的女人,不由暗自叫苦,怎么安排了一个男人当妇女主任,以后要个避孕药或者套套,或者问问身上的问题,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三天之后,伴随着大家嘁嘁喳喳的议论之声,在东风村小学的一间教室里,东风村第一期妇女保健培训课正式开课了。

女人们对这件事儿的反应,令王宝玉很是失望,因为上课铃响后,只来了三十几名妇女,还都是那种平时作风大胆的泼辣户,这其中就有李翠苹和葛小花,说是为了支持王宝玉的工作。

女人们一旦聚到了一起,吵闹的声音远超过男人,大家嬉笑着嗑着瓜子,唠着家常,只等着王宝玉和周医师的到来。

王宝玉和红红穿着整齐地来到了课堂,王宝玉让红红先坐到一旁,先是清了一下嗓子,然后拉着嗓门念诗般的说道:“今日阳光明媚,咱们妇女开大会,谁说妇女没地位,那是万恶的旧社会……”

下面立刻一阵哄堂大笑,王宝玉扫视了一下前来听课的女人们,大多都是四十多岁的,岁数小的没有几个,看样子,年轻的女人还是对他这个男妇女主任,还是心存忌讳的。

“各位妇女同志们,今天由镇上请来的周医师给大家讲关于妇科保健的问题,大家鼓掌欢迎。”不管那么多,王宝玉决定还是先开课。

红红手里捧着个教案本,站起身来,对着大家鞠了一躬。只见她衣着整洁,态度严肃,尤其那副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框,显得人文质彬彬,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就是身上缺了一个白大褂。

虽然是农村女人,但基本的礼节还是懂的,下面立刻传来了一阵热情的掌声,李翠苹鼓掌鼓得最响,显然是和红红已经混熟了。

红红对于大家的这个表现,显然是非常的满意,面对被人尊重的场景,内心那是老激动了。但一想到自己是个冒牌货,多少还有了一丝不好意思,脸上的两块红,显得更红了,竟让人感觉出了一点羞涩。

“下面就把课堂交给周医生,大家必须仔细听好了,都别他娘的乱说话。”王宝玉不满地对下面几个开始交头接耳唠家常的女人们说道。

那几个老娘们相视嬉笑了下,屋子内逐渐安静了下来,王宝玉坐到了下面,红红站到了讲台中间,敲了几下黑板,然后说道:“姐妹们,你们可有小腹坠疼、恶露不净的现象?”

王宝玉不由摇了下头,假的就是假的,也不知道来个自我介绍,打个招呼啥的,上来就问。红红看到王宝玉的表情,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明显有些慌乱。

王宝玉连忙起身解围道:“周医师研究这块好几年了,你们大家都要好好配合回答!”说完给了红红个鼓励的眼色,红红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

“嗯!好像有,这有啥稀奇的,女人家不都这样嘛!”一个妇女不解地问道,大家纷纷点头,都等着周医师的答复。

王宝玉发觉红红总是看他的脸色,后来干脆把脸扭到一边,不再看她,让她尽快独立发挥。“错了,这些都是妇科病的特征,如果你们有这种现象,说明你们的身体中已经有病了。”红红一字一句,表情严肃地说道。

红红的话,显然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下面的女人们开始认真地听起课来。

“如果你们想浑身舒畅,吃啥啥香,晚上和男人一起办事儿舒舒服服,那就仔细听我讲课,这里面的学问很大。”红红接着说道。

女人们的脸上露出了喜色,红红说的,就是女人们的梦想,一个年龄大些的女人举手问道:“周医师,你是说这方面还有学问,人不都是像小猫小狗一样,天生就会那方面的事儿吗?”

“怎么可能,我第一次就啥也不懂,只顾得疼的哇哇大哭了。现在男人在我面前,只能叫苦求饶,甘拜下风了,这都是学习的结果。”红红脱口说道。

女人们一下子都愣住了,王宝玉更是嗡的下头就大了,有这么讲课的医师吗?正在他为如何解围头疼时,耳边却传来雷鸣般的掌声,女人们一脸喜庆,因为在她们看来,做医师的就是大方,比那大城市的医生都敢说话。

王宝玉暗道一声好险,眉头皱的紧紧的,这红红说话也太不注意了,真是本性难改。但通过这事儿,王宝玉也掌握了新经验,那就是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从心里上都希望成为狐狸精。

“下面,我就先给大家讲一讲,女性特殊部位的结构。”红红红光满面的说着,在大家的掌声中,她似乎得到了肯定,人也变得从容自信起来,讲起课来煞有其事。红红从讲台下面,拿出了一张早已预备好的挂图,挂在黑板中间。

这是一张女性那个部位的图片,彩色的,上面还标着文字,这是从镇里计生办特意要来的。

下面的女人们一看这张图,脸上的表情那是各不相同,有惊讶的,有好奇的,还有害羞低下头的,有大胆呵呵笑的,也有捂嘴偷笑的,其中一个女人忍不住说道:“周医师,这不是我们女人的那个地方吗?咋还有这种图,丢死人啦!”

红红表情严肃,用教鞭指着图上的不同部位,指指点点地问道:“我们是都长了这个东西,也是男人最喜欢的部位,但你们知道这,还有这,这些部位都叫啥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