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4 利诱

124 利诱

王宝玉点上一支烟,认真的说道:“田叔,这一点我也考虑过,但凡事都要尝试一下,不然咋知道行不行。这种植黑木耳虽然要投点钱进去,只要技术对路,最次也能捞回本,完全可以放手大干一场。”

“理儿倒是这么一个理儿,具体需要村里给些啥支持?”田富贵点点头,示意王宝玉继续说下去。

“我记得村里曾经筹划办一个砖厂,还划出了一块地方,盖了几间房子,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搞起来,咱们要是培育菌种需要通风敞亮的地方,不知道这里行不行?”王宝玉直奔主题的说道。

“这个地方嘛!是村里一块有些规模的资产,很多人都惦记在那里搞点儿啥,马顺喜都没答应。”田富贵说道。

王宝玉十分不解,问道:“既然是想干点事儿,他为啥不吐口答应呢?”

田富贵想了想,才吞吞吐吐的回答道:“我听说他想在那里搞塑料大棚,这样冬天里也能吃到些新鲜蔬菜。当然,我这也是半路听来的,不能当成准信儿。”

王宝玉知道田富贵说得不是实情,东风村这个破地方,交通如此闭塞,搞塑料大棚,种植反季节蔬菜,简直是胡思乱想。

然而砖厂这块地是黑木耳菌种最理想的培植基地,无论如何都要争取下来,田富贵这么说,显然是在推脱,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王宝玉沉声说道:“田叔,我跟英子是同学,咱们说起来也不是外人,如果这黑木耳种植能够搞起来,指定能赚到钱,到时候少不了田叔一份。”

田富贵一听,眼睛里有些放光,呵呵笑着说道:“宝玉,这么说就外道了,你看,田叔家里有吃有喝,啥也不缺,分不分钱,那是次要的。总的来说,这件事儿是好事儿,明天在村部会上,我会提出来讨论,会议你就不要参加了,避嫌,我会尽快给你一个答复。”

王宝玉知道金钱诱惑起了效果,心里有了些底,又趁热打铁的接着说道:“田叔,我这个人说到做到,这事儿一定有田叔一份,英子明年考大学,也需要不少钱,田叔就不用客气了。”

田富贵的脸上笑开了花,连忙说道:“还是宝玉考虑的周到,现在供个孩子上学就差砸锅卖铁了,英子有你这样的同学,也是她有福气。跟你说句实话,我跟你婶子都很喜欢你,如果不是因为她考大学要去外地,我们还真想有你这样一个女婿呢!”

“哟,这可是你和婶子抬举我,只可惜我现在已经是名草有主的人了,哈哈!”王宝玉打着哈哈说道,他才不信田富贵的话,自己没工作、没对象的时候,他咋不这么说,分明是卖给自己一个空人情。

不过田富贵的话,确实让王宝玉的心里动了一下,不由想起田英这个小巧可爱的女孩,想起两个人抱在一起滚山坡时的情形,还有田英翘鼻子中呼出的气息。

王宝玉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觉得自己这样想,有些像个多情种,而且,他和田英之间,一直是哥们儿的关系,不能动这个坏心思。更何况田英对自己不错,在自己烧荒闯祸的时候,就是田英将事情告诉了程雪曼,才让自己躲过一劫,要没有她的话自己肯定是要蹲局子吃窝头了。

既然事情谈的还算顺利,王宝玉起身就要告辞,在离开田富贵办公室的时候,他又补充了一句:“田叔,我办事儿你放心,今天咱们说的话,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会有别人知道。”

田富贵点点头,呵呵直笑,还将自己办公桌里的茶叶送给了王宝玉,态度和先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王宝玉觉得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看这个架势,田富贵一定会为自己尽量争取到这个地方,黑木耳的菌种培养就没有问题了。

但是王宝玉想错了,第二天村部的会议上,马顺喜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强硬,任凭田富贵等人怎么说,就是坚决不同意王宝玉动用村部的资产,还说这种事儿,是原则性的大事儿,一定要报给镇里批准才行,尤其需要主管农业的董平川副镇长点头。

关键的时候,马顺喜搬出自己的连襟副镇长董平川来威胁田富贵等人,田富贵在镇里没人,也只能咽下了这口闷气,会后无奈地将结果告诉了王宝玉。

王宝玉一听立刻上了火,当着田富贵的面,将马顺喜一顿臭骂,心中异常恼怒,但也有些无可奈何,虽然说董平川某种程度上抢了马顺喜的情人,但两个人毕竟还是亲戚,肯定不会向着自己说话的。

田富贵也是一肚子的窝囊火,但凡大点的事儿,总有马顺喜这个草包蛋压在自己头上,让人伸不开手脚。

“宝玉,你看你提出的这个项目确实很好,咱为了这方百姓也得加把劲争取下,你不是跟程书记有些来往吗,你看这事儿能不能麻烦麻烦他?”田富贵出主意道,昨天回去,晚上做梦都在卖木耳数钱,自己如何能让这到嘴的肥肉化了?

王宝玉听到立刻沉默了,如果程国栋力挺自己,这件事儿肯定能行。但他一想到那晚程国栋看见了自己脸上的口红印,心中就有些怵,有些不敢面对他。

自己在程国栋的家里,动了他的宝贝女儿,不知道程国栋对自己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思,那晚程国栋表现的既没有批评,也没有亲近,脸上永远是一层不变的笑容,让人心里没有一点底儿。

“田叔,这事儿我先回去考虑考虑吧,程书记那里已经麻烦人家好几次了,再去恐怕不好。”王宝玉随便答复着。

田富贵见王宝玉表现的不那么积极,有些着急的劝说道:“宝玉,这人活在世上,最不能要的就是脸皮,只要最后达到目的,张张嘴没啥。”

田富贵说完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又呵呵笑道:“宝玉,你还年轻,田叔这么说也是为你好。”

王宝玉自然明白田富贵求财心急的意思,但口头上也没说什么,闲扯了几句就闷闷的回到自己办公室了,正当他坐在办公室里一筹莫展的时候,红红讲完课,喜滋滋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