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5 美人计

125 美人计

红红一进屋,就一屁股坐在王宝玉的办公桌上,伸着懒腰、翘着腿说道:“我说宝二爷,小女子最近的表现还不错吧!”

王宝玉正心烦,没好气地说道:“告诉你多少次,别叫我宝二爷,再叫撕烂你的嘴!”

“哟!这么大火气啊!瞧你这小脸,眉『毛』都要拧成绳了,有啥难处,告诉姐,姐帮你摆平。”红红满不在乎地说道。

“什么姐啊,长这么大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你是头一号!”王宝玉嘲讽的说道。

红红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说道:“喊爷不行,喊弟也不中,混口饭吃咋就这么难呢?我又是备课又是装正经的,真的就一点奖励都没有?”

“你不给我闯祸,我就万幸了,整天为你提心吊胆的,就怕穿帮!不过最近表现确实不错,先赏给你五十。”王宝玉说着,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扔给红红。

红红不客气地揣进兜里,一边还有些遗憾地说道:“唉!在这个破地方,有钱都没地方花,除了给那些傻老娘们上课,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甚至连个帅哥都没得泡。”

“你他娘的下面要是痒了,就自己挠挠。帅哥没有,老头你要不要?”王宝玉讨厌红红这一副发『骚』的样子,不过说实话打心眼里还是理解她的,好比让母狼改吃素,那是不怎么简单的。

红红呵呵直笑,满不在意地说道:“我的王大主任,你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我现在啊能有个老头乐呵乐呵,也比这样空落落强。”

王宝玉听红红这样,他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主意,“老头真的能行?”

“瞧你说的,饿急眼了谁还挑食啊。”红红晃着脑袋答道。

王宝玉这会心里对砖厂又重新燃起了一丝期望,既然马顺喜这个狗东西对红红有想法,莫不如就让红红试一试,说不定还能吹一吹枕边风。

王宝玉对于其中的风险也是心知肚明,自己和马顺喜是死对头,如果走岔路了,那就一切都完了。然而铤而走险总比坐以待毙强,虽然这是一个下下策,但兴许就有效,大不了给开除了。

“红红,我想安排你做一件事儿,既能为你止痒,又帮了我。如果事情进展顺利,我是不会亏待你的。”王宝玉忽然一本正经地说道。

红红止住了笑,盯着王宝玉说道:“如果我能行,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宝二爷尽管吩咐,其实止痒嘛是小事儿,自己挠挠也不错。”

王宝玉被红红的话给逗乐了,呵呵笑着说道:“红红,我觉得你虽然出身有点儿问题,但总体上说还够义气,这件事儿你应该能行。”

“那是,本小姐也是讲究人,说吧!”红红颇为得意地说道。

王宝玉将脸凑到红红跟前,如此这般小声的安排到,红红不停地点头,最后说道:“宝二爷放心,一定完成任务,有一天宝二爷飞黄腾达了,别忘了红红就行。”

“怎么会呢!只能你听我的,有朝一日,一定让你堂堂正正做人,兜里有的是钱。”王宝玉说道。

“唉!堂堂正正做人我就不指望了,只要能随便泡帅哥就行了。”红红叹息着说道,也许在她的心里,一日为『妓』,就是终生也洗不净的污点。

“好!等有一天,咱们离开这个穷山沟,我就让你泡帅哥。”王宝玉一口答应道。

“我就觉得你挺帅的!”红红跳下桌子,趁机在王宝玉脸上又『摸』了一把跑了。王宝玉拿袖子使劲擦擦脸,心里暗暗骂道,我早晚得把你的贱蹄子给剁下来。

两天以后,红红愁眉苦脸地来到了办公室,刚坐下就开始抱怨起来:“这个老东西,真是不中用,本小姐将全身武艺都使出来,只让他站起来两分钟,不过瘾,简直是活受罪。”

王宝玉呵呵直笑,开玩笑道:“你不是说男人不行是因为女人吗?这回遇到难题了吧!”

“嗯,是很大的难题,还说是止痒呢,现在更痒了!”红红气急败坏的样子倒也直爽,王宝玉看到不由得哈哈大笑。

“笑笑笑,还不都是为了你。本小姐都要累死了,这个老不死的,我说让他支持你的事儿,他说只要我治好他的病,他就一定答应。”红红埋怨地说道。

“这狗日的马顺喜,果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真他娘的是个老滑头。”王宝玉在心里暗骂道,看样子还真要治好他软蛋的『毛』病才行。

真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也该着王宝玉为马顺喜『操』『操』心,谁叫他的『毛』病是自己给吓出来的呢!

“红红,别愁眉苦脸的,我能有办法让他行。”王宝玉安慰着红红。

“他下面的那个东西,就是个死物,怕是只有神仙才能让那个货抬头。”红红不相信地说道。

“你大概也听说了,我就是这里的小神仙。”王宝玉说道。

红红咯咯笑了,说道:“宝二爷,大家都说你算命很神,但没听说你是个神医。”

“我是不是神医,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王宝玉很自信地说道。

“你真得能治好这种病?”红红不敢相信再次问道。

“你可真磨叽,这个你拿去,给他吃了,一定好使,顺便再黑他五百块钱,也归你了。”王宝玉说着,从办公桌里拿出几粒春哥丸,用纸包好,递给红红。

红红乐了,她对于钱似乎比那事儿更感兴趣,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又问道:“这个『药』服用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忌讳?比如不能吃鱼吃辣或者抽烟喝酒一类的。”

红红的话,提醒了王宝玉,自己以后再给人春哥丸的时候,还真要搞的神秘一些。不过他随即想到的,就是如何折磨一下马顺喜,这个狗日的,总给自己设置障碍,可恨,一定要惩罚他。

该怎么惩罚马顺喜呢?轻了不解恨,重了怕出事儿,王宝玉一时还没有想出好办法,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一个空着的小『药』瓶让王宝玉顿开茅塞,心中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