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6 空瓶疗法

126 空瓶疗法

“服用这个『药』,吃喝上并没有忌讳,但需要配合另外一个治疗方法,效果才会显著。”王宝玉看似认真地说道,心里却是拼命止着笑。

“啥治疗方法?”红红问道。

“这个方法嘛!叫做空瓶疗法。具体的做法就是,在服用这个『药』的期间,必须每天在屁 眼里塞上这个小『药』瓶,除了拉屎,平时不可以拿出来,用来阻挡真气外泄。”王宝玉拿起桌子上的小『药』瓶,一板一眼地说道。

红红很惊讶,随即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宝二爷,这个疗法真是太奇特了,屁 眼里塞着个小瓶,怕是放屁的声音都会不一样吧!”

“你别笑,按我说的做就行,另外,我会治这病的事情别他娘的四处『乱』说。”王宝玉严肃地说道。

“不说!绝对不说!这种疗法,说了也没人信啊!”红红擦着笑出来的眼泪说道。

王宝玉想了想又嘱咐道:“弄个绳儿拴住『药』瓶脖,拉屎的时候可以拽出来,但是每次不要超过五分钟,拉完再塞进去,否则疗效会降低。”

红红听到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这要是便秘的还麻烦了呢!”

“小声点!”王宝玉喝声道,然后起身走到门口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这个红红举止放『荡』随意,让别人嗅出点啥来,就要坏事儿了,“以后再给你定个规矩,在我这里不许坐桌子,也不许大声笑。”

“是。”红红嬉皮笑脸的伸手又要去『摸』王宝玉的脸,被他一掌打开,疼的直哎呦,红红皱着眉头说道:“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真是的。”

王宝玉说道:“再给你立个规矩,以后……”

红红抢过话说道:“不许『摸』你的脸,否则让四爷削了我是不是?哼,一点创意都没有。”说完拿起小『药』瓶走了。

王宝玉看着红红离去的背影,一个人嘿嘿的笑了,这红红倒是有几分意思,粗枝大叶的又不乏小聪明,看来即使虾兵蟹将也有它们存在的价值。

又过来两天,红红终于找了个机会,又和马顺喜搞到了一起,那是个傍晚时分,村部里空无一人,里面还上了锁。

在马顺喜的办公室里,隐约传来了一阵依依呀呀的声音,沙发上,两具白生生的身体滚在一起,此起彼伏,『荡』起阵阵涟漪。

一个小时后,躺在马顺喜怀里的红红,一脸春『色』,她轻轻指着马顺喜的鼻子说道:“老东西,这回你满意了吧!”

马顺喜满足地抱着红红,同时用手在红红光滑的后背抚『摸』着,很赞赏地说道:“周医师,你真是太厉害了,不愧是镇里来的医师,不但功夫一流,这皮肤像绸子一样,『摸』上去真他娘的舒服。”

“知道就好,那砖厂的事情应该可以定下来了吧?”红红趁机问道。

“三句不离砖厂,你是不是和王宝玉那个小兔崽子是一伙的,这小子满肚子花花肠子,肠子里头还都是坏水,老子总是被他算计!”马顺喜不悦的问道。

“说啥呢!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跟他根本就不是一伙的,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妇』女主任,您才是这个村里的老大。我答应帮他来说这个事儿,完全是因为他将带到这里工作,我才能认识你这个老小伙,做人不能忘恩,这叫吃水不忘挖井人。”红红满脸认真的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马顺喜瞪大了眼睛问道。

“骗你是骡子。”红红嘻嘻笑着说道,心里却在偷乐,就是骗你这头骡子!

“好,我就暂且相信你。时间还早,让我再挖挖井吧,还得深挖!看你怕不怕!”马顺喜『**』笑着使劲亲了红红一口,红红咯咯笑着,问道:“我倒不怕挖井,就怕你吃不了这么多水!”

“哈哈,老子就是他娘的喜欢你这股子浪劲。看在你这份真心的份上,砖厂的事儿我就不挡着了。”马顺喜在红红的脸上亲了一口,吐口说道。

“老东西,你的意思是答应了?”红红说道。

“好吧!老子答应了,明天就召开村部会议定下来这个事儿。不过嘛!你要跟老子再痛痛快快地玩一次。并且,这一次的玩法不能说出去,否则,我一定会将你赶出村子,王宝玉也保不了你。”马顺喜黑着脸说道。

红红咯咯笑着说道:“谁怕谁啊,本小姐就是不怕新花样!有本事再来,早就等不及了。”一边说着,红红的手又向马顺喜的身下探去。

马顺喜却转了一下身体,躲开了,起身下了地,正当红红一脸茫然的时候,马顺喜却俯下身,抓起红红的一只白胖胖的脚丫,疯狂吮吸了起来。

红红痒的浑身『乱』颤,她毕竟是见过世面的,阅男无数,知道一些男人会有独特的嗜好,比如有喜欢『舔』臭脚丫子的,有喜欢『舔』腋窝,还有喜欢『舔』……

马顺喜好像解馋一般,『舔』的很过瘾,红红更是懂得配合,用脚趾在马顺喜的嘴里不停搅动,口中更是发出让马顺喜**上涌的娇喘,没过多久,马顺喜就又开始一柱擎天了。

接下来,又是一番盘肠大战,完事后,两个人都有一种虚脱的感觉,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沙发上更是污浊一片。

“周医师,能不能不塞这个小『药』瓶,总他娘的觉得屁 眼里怪怪的,像是拉屎拉不出来一样。”马顺喜半晌后才说道。

“这可不行,会影响治疗的效果,如果真气漏了,你会老得很快。”红红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同时也很佩服自己这句话说的有鼻子有眼。

“这人拉屎时间能不能放宽点限制?我这都多年的习惯了,吸着烟,拉着屎,慢慢蹲。这五分钟不够用啊,每次都拉不净!”马顺喜商量道。

红红拼命忍住笑,说道:“那你就等鳖急眼再拉,拉屎蹲时间长了对身体也不好!”

“哎,”马顺喜似有所悟,叹了口气道:“做个正常人真难,连放屁都得悠着点劲。”

红红笑嘻嘻的安慰他说:“忍忍吧,服『药』期间就这点说道,你说做纯爷们重要,还是放屁拉屎重要?”

马顺喜想了半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做爷们固然重要,但是要让屎『尿』憋死也挺冤枉的,想想就这几天的时间,也就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