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8 哨屁

128 哨

贾正道这才留意到儿子出去带回来的周医师,只见她十指尖巧,双眸闪烁,眼眶灰黑,分明是副风流相,难道儿子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但是看王宝玉平日也没有和这个女人有过私底下的来往,也就没有细问。

马顺喜大着舌头,放下了酒杯说道:“周医师的话说的不对,我认为你家的祖坟恰恰很好,才出了你这个有学问的医师,这水平别说一个村,就是一个镇也难说能出一个,难不成你不喜欢这个职业?”

田富贵也说道:“周医师,现在东风村的妇女,很感谢周医师为她们带来了健康知识,我觉得你这个职业是很高尚的,甚至比大医院的医生都强。”

红红装作感激地揉了揉眼睛,还真把眼睛给揉湿了,看起来好像是哭了。她站起身来,举起酒杯说道:“大家这样相信我,让我真的很感动,来,我敬大家一杯!”王宝玉嘴角轻轻抿了下,这家伙还真能演。

众人立刻起身,随着一阵碰杯之声,酒桌上再一次掀起了**,大人纷纷坐下之后,红红又说道:“在这里,我还要感谢王主任,是他将我从镇里请来,让我能够为这里的妇女们尽点心。人活着吧,除了吃喝拉撒,还得干点正事。来,王主任,我单独敬你一杯,感谢你给了我一次为人民服务的机会。”

王宝玉笑呵呵地起身,跟红红干了一杯,她这些话也并非全部都是装腔作势的恭维。从红红的眼神中,王宝玉看出这句话是真诚的,一个遭人鄙视的妓女,成为了一名受人尊敬的医师,这对于红红而言,可以说是一种蜕变。

嗯!如果没有算上跟马顺喜睡觉的话,应该说是蜕变的比较彻底,王宝玉这样想着。

马顺喜显然并不高兴红红这样做,他最见不得王宝玉四处抢风头,于是起身说道:“周医师不要多想,王主任这样做,也是为了工作需要,当然,能够幸运找来这样年轻漂亮的医师,也是王主任的福气。我作为一村之长,当然会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

“他娘的,就知道拆老子的台。”王宝玉在心里骂道,但他还是客气地举起杯,说道:“马支书说得对,我虽然幸运地请来了周医师,但能够顺利地开展工作,还是离不开马支书和田村长的支持,来,我也敬大家一杯。”

马顺喜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哈哈笑着举起了杯,众人也跟着纷纷举杯。就在这时,突然从马顺喜的屁股后面传来了一串奇怪的声音,分明是屁的动静,但听起来又像是吹口哨。

屋子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马顺喜的身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王宝玉和红红知道这是马顺喜没有憋住屁,臭气打在直肠里的小药瓶上发出的声音,两个人对看了一眼,王宝玉忍住了笑,红红却没有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马顺喜尴尬地涨红了脸,说道:“对不住大家了,早上豆吃多了,这屁也多。俗话说,有屁不放,憋坏心脏,这里也没有外人,大家也可以尽情的放屁。”

马顺喜的这席话,没啥水平,大家只是象征性地笑了笑,自己放就放,哪有鼓励别人放屁的。再说放屁就偷着放,哪有大张旗鼓,还搞出口哨声的,这高级水平谁能比的了啊!

红红还是咧着嘴嘿嘿笑着,王宝玉瞪了她一眼,才稍稍收敛,好半天才止住。

就在这时,钱美凤跑了进来,对王宝玉说道:“宝玉,门外来了两个人,说是找你的,你出去看看。”

王宝玉一头雾水,谁在这大冷天的跑到这个山沟沟里找自己,但还是跟着钱美凤走了出去。

大门外,站在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带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手里拎着一个皮箱,王宝玉认识,镇农技站站长韩涛,女的身穿红色羽绒服,身材窈窕,长相漂亮,他也认识,竟然是恒通宾馆的服务员冯春玲。

韩涛的到来,既在王宝玉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毕竟他一个小小的农技站站长,是绝对不敢不给侯四面子的,但是他完全可以派个技术员过来,没有必要亲自出马,看来侯四的话还是非常好使的。

至于冯春玲为什么也来了,却让他不得其解,自打那次春宵梦醒,两人就没有了瓜葛,但是毋庸置疑的,这也应该和侯四能扯上点关系。

“受侯老板之托,韩涛前来支持王主任的工作。”韩涛满脸带笑地伸出双手,上前一步,和王宝玉握手说道。

“欢迎!欢迎!韩站长一路辛苦了。”王宝玉热情地和韩涛握着手,自己的手被韩涛双手紧紧握着,王宝玉感觉十分不舒服。

趁人不备的时候,王宝玉瞥了眼韩涛身后的冯春玲,只见她俏脸带春,雪白的贝齿咬住嘴唇忍住满心的欢喜。

“她?”王宝玉疑惑的指着冯春玲问韩涛道。

“我叫冯春玲,王主任,你好!”没等韩涛答话,冯春玲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道,这小嗓子甜的就跟含着蜜一样。

韩涛推推眼镜,没有说别的,似乎有些隐秘,王宝玉是个聪明人,没有再追问,连忙招呼两人进屋吃饭。

王宝玉和韩涛一同走在前面,冯春玲的脸上则带着一丝略有些羞涩的笑意,和钱美凤一道,跟在二人的后面,显然,跟王宝玉的一夜相拥,在冯春玲的的心底,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回忆。

同样作为女人,钱美凤也具有女人的那种特有的敏感,她在冯春玲的笑容及望向王宝玉的眼神中,察觉出了异样的味道,忍不住小声问道:“你跟俺家宝玉认识?”

“不认识。你是他的对象?”冯春玲收起了笑容,冷冷地问道,同时上下打量了钱美凤一眼。

“嗯!”钱美凤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美凤,告诉娘再添两个凳子两双筷子。”王宝玉一边走一边回头吩咐钱美凤道。

“呵呵,这还用麻烦咱娘吗?我这就去。对了,宝玉,今天虽然高兴,可不要喝太多酒啊!”钱美凤笑着对王宝玉说道,特意把“咱娘”两个字喊得分外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