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9 不像本地人

129 不像本地人

大家对于柳河镇农技站站长韩涛,并不陌生,上次弯刀推广现场会的时候,韩涛就是考察团成员之一。因此,王宝玉和韩涛一进屋,马顺喜等人就热情地请韩涛落座,继续喝酒。

冯春玲也随着韩涛坐了下来,这样漂亮的女孩,混在一群衣着普通的大老爷们中间,很是扎眼。正当王宝玉想要给众人介绍冯春玲的时候,韩涛抢先一步说话了。

“各位领导,鄙人韩涛来这里,是受恒通公司候总之托,前来支持王主任开展黑木耳的种植项目,这位就是恒通公司候总的秘书冯春玲小姐。”韩涛指了指冯春玲说道。

冯春玲站起身来向众人躬身示意,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大眼睛、高鼻子,脸上冷风冻出的微红和朱唇上的口红颜色相映成彰,无一不显示这是美女。

马顺喜看得眼睛有些发直,龚向军则大张着嘴巴,就差流出口水来了,随后,酒桌上就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待冯春玲重新坐下后,马顺喜稳了稳神,满脸堆笑地说道:“本人代表东风村村委会,热烈欢迎韩站长和冯小姐,你们的到来,给东风村带来了春天的气息,让百姓们有了发家致富奔小康的希望。”

众人纷纷跟着附和,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向韩涛和冯春玲敬酒,没过多久,不胜酒力的韩涛,脸就变成了猪肝色。

冯春玲也笑吟吟地跟着喝了几杯,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桌上这群男人们便开始不断向冯春玲敬酒。

王宝玉趁人不注意,给冯春玲使了个眼色,不让她喝酒,冯春玲小声说道:“我没事儿。”看她气定神闲,确实不像有事儿的样子,王宝玉这才放下心来。

但是马顺喜等人看向冯春玲的眼神,还是让他多少有些不舒服,一个个就像他娘的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冯春玲的到来,让酒桌上原本很惹人注意的红红,顿时失去了光彩,红红也从王宝玉和冯春玲交流的眼神中发现了异样,一时竟然来了醋意,对始终微笑不语的冯春玲说道:“冯小姐真是漂亮啊!不但漂亮,还很温柔可人。”

冯春玲并不认识红红,依旧只是微微笑了笑,没有搭理她。红红见冯春玲不接招,心里仍有些不甘心,接着又对众人开玩笑道:“你们大家看看,王主任现在像不像左拥右抱啊?”说着,还特意向王宝玉身边靠了靠,更是一幅嬉皮笑脸的面孔。

大家这才真正注意到,王宝玉的左边是冯春玲,右边是红红,还真有一丝这种味道,更何况无论是红红,还是冯春玲,都是奔着王宝玉来的,都暗自羡慕这个小兔崽子还真是有艳福。

大家的脸上只是带着笑,唯有龚向军傻乎乎地吞了口水后说道:“嗯!周医师说得还真是差不多。”

红红和龚向军的话,让冯春玲的脸上泛起一丝羞涩,低下了头,不说话。红红似乎得了便宜似的,大腿劈叉似的随意坐着,一条腿还不住的抖着,抖得身上的肉也跟着轻轻颤动。王宝玉实在被她晃得眼晕,伸腿在桌子底下使劲踹了她一下。

红红被踹的生疼,看着王宝玉瞪她的眼神,嘟囔道:“不就是个玩笑嘛,至于那样看人嘛!”

王宝玉还没发话,马顺喜却说道:“就是,就是,周医师也是活跃气氛,冯小姐可不要太在意啊!”

王宝玉站起身来,稍带些不悦地说道:“大家不要瞎说,冯小姐可是候总的大秘书,来这里可是为了支持东风村发展的,别把人家给吓跑了,到时候咱们可是付不起这个责任的。”

“咱农村人就是这样,喜欢开玩笑,冯小姐不要在意。”田富贵连忙出来打着圆场,马顺喜则斜楞了一眼王宝玉,满不在乎说道:“不说不笑不热闹,王主任,你这是唱的哪出戏啊?保护冯小姐吗?哈哈。”

王宝玉心里的火噌的就上来了,他笑着反问道:“那马支书唱的又是哪一出,是保护周医师吗?”

眼看两人就要僵持了,大家一时沉默下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在这时,马顺喜的屁股下面,又传来了一声清晰的口哨声,正在盯着红红看的农技站站长韩涛,一时没有听清楚声音的来源,很诧异的问道:“谁在吹口哨啊?”

韩涛的话一出口,大家没有说话,个个拼命忍住笑没有答话,韩涛看大家有些怪异,不知明理,也不便再追问。马顺喜窝了一肚子火,只是不知道是喝的酒凉了,还是生了一肚子闷气,只觉得腹内又是一阵咕噜噜作响,于是使劲夹住不敢动弹,也顾不上说话。

“马支书,上次来就没有敬您酒,今天补上,来,咱俩干一个!”韩涛摇晃着起身,冲着马顺喜举杯。

突然,已有几分醉意的韩涛没有站稳,身体一歪,整杯的酒倒在了马顺喜身上。受惊的马顺喜一放松,整肚子的臭屁像开了闸似的,连续喷了出来,在空瓶的作用下,发出一阵时起彼伏的怪异响声。

“哦?马支书,听您口音不像本地人啊!”醉醺醺的韩涛完全不明究竟,奇怪的问道。

韩涛的话音刚落,众人再也忍不住,顿时笑成一团,红红更是笑得将口中的酒喷在桌子上,让大家再也无法下筷子了,糟蹋了桌子上的饭菜。王宝玉更是开心,使劲用手拍着桌子大笑,连贾正道也忍不住侧脸笑出了声。韩涛见众人大笑,也跟着迷糊糊的干笑几声。

“你们笑什么呢?”冯春玲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奇怪的问道。

“待会给你说,反正是好玩!”王宝玉趁着乱,小声答复道。

冯春玲也跟着笑了笑,娇嗔道:“准是你的坏心眼儿!”

马顺喜虽然脸皮很厚,但这样当众出丑,脸上也挂不住,窘的恨不得有个地缝都钻进去,最后还是贾正道缓和了局面,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将话题扯回,又开始讲起了自己看风水的神奇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