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0 私语

130 私语

此时,林招娣端着盘子进来,正好看见王宝玉和冯春玲窃窃私语。林招娣毕竟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两人不是初次见面,而是很熟悉,甚至有些亲密,不禁心里咯噔一下。然而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放下菜接着就出去了。

而在西屋喝酒的生产队长们,听到东屋的喧闹之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北方喝酒的基础礼仪就是热情,所以大家一起到东屋给各位领导们敬酒,又掀起了一次喝酒的**。

最后,众人都喝得东倒西歪,打着酒嗝,吐着酒气,相互搀扶着离开了王宝玉的家,红红也知趣地跟着李翠苹离开,王宝玉家里只剩下了韩涛和冯春玲。

王宝玉也是没少喝,感觉脚下轻飘飘的,但意识还算是清醒,他略带歉意地对农技站站长韩涛说道:“韩站长,我知道你是有文化的人,咱乡下人不懂礼节,说话随便了些,别在意。”

此时的韩涛,已经喝得说话都不清楚了,他含含糊糊地说道:“我懂!要想……想真正……跟百姓们走得近,那就……就要学会他们的生活习惯,我会学的。他娘的!他娘的……”

王宝玉无语了,这韩涛学的是啥?骂人?他忍不住又说道:“韩站长,也不是必须要学。”

韩涛不这么认为,他睁着通红的眼睛说道:“要学,这也是一种文……文化,他娘的,狗曰的……说……说起来挺过瘾,贴……贴近百姓……生活。”

王宝玉看他真的喝多了,也没有再跟他多说话,将他扶到西屋躺下,很快就传来了韩涛如打雷一般的鼾声。

钱美凤一声不响地收拾着桌子,冯春玲要去帮忙,钱美凤正要答应,却被王宝玉制止了,说道:“你是客人,怎么能干这种活,让她们做好了!”

“这里活多,冯小姐没事儿的话搭把手也好。”林招娣凑过来,乐呵呵的说道。

王宝玉不满的答道:“娘,不是还有美凤的嘛,她那么壮,这点活算个啥啊!冯小姐,来,到里屋坐坐。”

冯春玲听话的跟着王宝玉去了里屋,刚坐下,王宝玉就有些不解地问道:“春玲,你怎么也来了?”

冯春玲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但她表现的毫无醉意,没想到还是个有酒量的主。她笑了笑对王宝玉说道:“是四爷让我来的,说是要跟老百姓签黑木耳回收合同,这不,我把合同的样式带来了。”

王宝玉打心眼里佩服侯四的做法,经营生意还真是一丝不苟,他喝了一口茶水后说道:“就这么点儿事儿,还要让你翻山越岭的来一趟,改天我还真的说一说他。累坏了身子咋办?”

冯春玲羞涩地笑了笑,欲言又止,但还是小声说道:“这一次来,四爷还安排了一件事儿?”

“啥事儿啊?”王宝玉问道。

“他说让我来给宝二爷去去火。”冯春玲小声说着,头一下子低了下去,显得极其害羞。

王宝玉一愣,随即笑了,说道:“这四哥真是添乱,我的火下去了,难道就不怕我后院起火吗?”心里也在后悔当初不该跟侯四说没有对象的事儿。

冯春玲娇羞的低下头说道:“那是你的事儿,我就是个听喝的人,反正人已经到这了,你有没有兴趣不关我的事儿。”

王宝玉忍不住嘿嘿笑了,小声问道:“春玲,你觉得我现在有火吗?”

冯春玲用粉拳轻轻捶了一下王宝玉的大腿,嗔怒地说道:“你不是有对象吗?还用得着我。”

“用得着,我现在火气大得很。”王宝玉觉得冯春玲的样子很可爱,想起那晚的艳遇,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咣当一声,灶屋里传来了饭碗掉地摔碎的声音,王宝玉连忙抬身望了望,看见钱美凤正手忙脚乱地去捡起地上的碎碗片,脸色并不好看。

“你真是个坏男人,没看见你对象都生气了吗?”冯春玲说道。

“她啊!心眼就像针扣那么大,别理她。”王宝玉有些不高兴钱美凤搞出这种动静,满不在乎地说道。

冯春玲犹豫了片刻,说道:“你心里没有她。”

王宝玉又是一愣,这个自己也很清楚,但现在他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接着凑过去问道:“啥时候跟我学会看相了?嘿嘿,那你看看我心里有没有你?”

“讨厌了!”冯春玲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哎,你真是不了解女人的心思,但你却是女人的克星。”

“我是克星?”王宝玉不解地挠着头,说道:“我给自己算过命,并不是那种克妻的命啊?”

冯春玲扑哧一声笑了,颇为认真地说道:“这是哪儿跟哪儿啊!王宝玉,你记住了,不要伤害真心爱你的女人。”

“这人世间本就是一场梦,何谈伤害?”王宝玉不喜欢别人这样教训自己,说着自己都不是很明白的话。

“是啊!人生就像是一场梦,我看过《红楼梦》这本书,那里面的贾宝玉,就从来没有想过伤害谁,但是却伤害了很多人。”冯春玲说道。

“我是王宝玉,不是贾宝玉,我要有他娘的那种好命,一定把那些人都娶了,妻妾成群,那才叫爽呢!”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

冯春玲不认同的摇摇头,说道:“你还不如人家贾宝玉呢,起码对每个女人都好,而你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会有人为你甘愿付出。”说完,哀怨的叹了口气。

“春玲,你这话说的真他娘的别扭,我想对谁好就对谁好,也从来没逼着人对我好,怎么这么大点破事儿,到你嘴里就这么复杂了?”王宝玉听得有些不耐烦。

“看看,现在就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了吧?这不是伤害吗?”冯春玲笑着说道。

“好好,我道歉。春玲,说真的,你总说伤害,伤害的,我就是不明白,我王宝玉也算是堂堂正正,究竟伤害了谁?别人不知道,你还不了解我吗?”王宝玉不高兴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