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5 装病

145 装病

半个月后,冯春玲高高兴兴地回来了,还背着一个大大的包,里面放满了已经盖好章的合同。

王宝玉办事,从不拖拉,立刻召集人签合同。很快,百十份合同就出现在桌子上,村里那些积极分子拿过来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剩下一些犹豫的村民,看到别人都签了这能赚钱的合同,也大都跟着签了。

王宝玉仔细查看了一下,除了村民之外,田富贵、龚向军和张时趣也都签了合同,唯独缺少马顺喜,这少了村支书的参与,事情显得就不那么完美了,这也不是王宝玉的风格。

王宝玉想了半天,虽然马顺喜和自己不和,但自己应该做一个有心胸的人,否则会让人瞧不起自己,于是便敲开了村支书办公室的门。

“马支书,忙着呢?”王宝玉进屋之后,立刻非常客气地打着招呼。

马顺喜的精神状态比原先那是好多了,原因不言而喻,下面的东西又行了,昨天又取出了小瓶子,大赦了**儿,再也不用放哨屁了。

“宝玉,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马顺喜呵呵笑着说道。

“支书客气了,有事儿您说话,我一定照办,绝不含糊。”王宝玉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看,周医师也来了很长时间了,咱村困难,也发不出工资,老是这样做奉献,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咱不能拖累人家。”马顺喜面带笑意地说道。

王宝玉是啥样的人,一听就知道马顺喜话中有话,这是想将红红撵走,大概是多次邀请红红办那事儿未能如愿,才恼羞成怒的。

对于王宝玉而言,红红还有不小的利用价值,对于那些闻腥下嘴的人来说,红红出马往往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想就这样撵走红红,显然王宝玉不会同意。

但是让红红就这样顺从了马顺喜,王宝玉觉得不划算,自己再大方,也不会养着红红供马顺喜乐呵,他脑筋急转,叹了口气说道:“哎,是啊,其实周医师在这里做的贡献还是很大的,只是现在情况有变,别说咱村里养不起,就是我也得主动请她另寻高枝了。”

马顺喜不解其意,问道:“咋了,宝玉,这里面还有什么情况?”

王宝玉看看四周,故作神秘的说道:“马支书,关于周医师,她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件事儿,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马顺喜脸色有变,以为红红将跟他的事情告诉了王宝玉,这个小崽子拿这个威胁他,于是便故作镇定地说道:“那只是一个娘们,不像咱们,都是村干部,始终在为老百姓服务。说吧!”

“周医师说她下面有些不舒服,好像得了病。”王宝玉小声地说道。

马顺喜立刻一惊,急切地问道:“那她说没说啥时候有的病?会不会来的时候就有了?”

王宝玉紧蹙着眉头,摆了摆手说道:“原来就有,不可能,人家可是医师。据说是一个月前才有的,总说自己肚子疼。”

一个月前,不就是跟自己办事儿的时候嘛!马顺喜一下子觉得脑袋有些大,也许是心理作用,忽然感觉下面的物件有些痒,可是自己之前除了红红,也没有跟别人扯过,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个人,叶连香,他娘的,该不会是这个娘们把自己给传染了吧!

马顺喜越想越怕,越想越觉得自己下面有些痒,忍不住偷着伸手挠了挠,这个细微的动作还是被王宝玉发现了,心中直乐,脸上却装作没看见。

“那下面是怎么个不舒服法?不能因为肚子疼就瞎猜思吧?”马顺喜不甘心的问道。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人家舒不舒服,咱一个爷们哪能问清楚,不过周医师干这行好几年了,八成就是有毛病。”

“那周医师没说能不能治好啊!她现在给全村的妇女讲课,这事儿让别人知道了不好。”马顺喜装作担忧地说道。

“周医师好像在吃一种药,说是症状减轻了不少,再有几个月就差不多好了。”王宝玉说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马顺喜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口说道。

“我就说,咱东风村就数马支书关心群众了,改天一定让周医师当面谢谢领导的关心。”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

马顺喜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明白王宝玉话里有话,也没说啥,只是尴尬地笑了笑,话题一转说道:“对了,宝玉,你来有啥事儿?”

“这黑木耳种植的事情,多亏了马支书的鼎力支持,才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但也是略有遗憾。”王宝玉说道。

“有啥遗憾的?”马顺喜不解地问道,心中很不高兴,暗道:“他娘的,风头都让你占了,还遗憾遗憾的,事儿还不少。”

王宝玉将手中的一式两份的合同放到马顺喜的桌子上,说道:“这唯一的遗憾就是,我们项目的最大支持者,却没有参与这件事儿,让我们这些手下,情何以堪。”

王宝玉说得很真诚,真诚的自己觉得都像是真的,马顺喜一听王宝玉这么说,连忙呵呵笑着说道:“这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做干部的宗旨,应该的。我这家里也没劳力,你婶子光是照看家里的地都够她忙乎的,这事儿还是算了吧!”

“马支书,你为大家做了这么多,不能光是付出,如果你信得着我,您只需要把合同签了就行,至于黑木耳种植的事情,我领着人帮婶子干。”王宝玉说得很激动。

马顺喜仔细盯着王宝玉的脸,感觉王宝玉说的不像是假的,其实他心里也是非常痒痒,只是放不下面子,到王宝玉那儿签合同,于是便顺水推舟地说道:“既然王主任这么说,我也不能推辞了,合同我签。”

马顺喜从上衣兜上取出来钢笔,歪歪斜斜地签上了“马顺喜”三个字,笑呵呵把其中一份递给王宝玉,说道:“宝玉,这回没遗憾了吧!”

“没了,一点儿也没有了。”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

“明天你让周医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找她有点事儿。”马顺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