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6 一人一半药

146 一人一半药

“没问题!”王宝玉爽快地答应道。

离开马顺喜的办公室,王宝玉感觉一身轻松,毕竟签合同的事情,算是圆满完成。回到办公室,正好红红回来了,正翻腾着王宝玉的办公桌找烟抽。

换上平时,王宝玉肯定不高兴,说不准还上前打她屁股,但想起马顺喜的事情,王宝玉也就装作不在意,笑呵呵地把今天的事情跟红红说了。

红红起初还有些不高兴,埋怨王宝玉说自己有病,当王宝玉如此这般的安排一番后,红红忍不住哈哈大笑,边笑边说道:“宝二爷,我算是领教了你的厉害,够狠够坏!”

“咱们彼此彼此,对于戏弄人的事情,你他娘的不也很开心嘛!”王宝玉不屑地说道。

马顺喜自从王宝玉说了以后,也是总感觉下面痒,挠来挠去真挠出几个小红疙瘩,下面都有些掉皮,心里更是确信不疑了。

红红则按照王宝玉的安排,第二天一早就去了马顺喜的办公室,马顺喜一看是红红来了,连忙把门给反锁了,急忙问道:“咋?下面好点了不?”

红红咬着手指头不说话,马顺喜心里更着急了,说道:“我说你怎么老也不搭理我,原来是得了毛病。”

红红顺势将湿漉漉的手指往眼睛上一抹,装作哭了起来,说道:“你个坏良心的,整天就惦记那点事儿,都不知道人家心里藏了多少事儿,就是怕你知道了有负担。”红红干哭了几声,实在装不下去了,因为口水早就挥发了,干脆往马顺喜怀里一埋,继续演戏。

红红在马顺喜怀里将他使劲骂了一顿,一直埋怨马顺喜不应该将病传染给她,马顺喜只有心疼悔恨的份,哪里顾得上其他的,只是一味地安慰红红。

马顺喜说道:“红啊,这事儿都怪我,只是有病了还得治,你看看我得吃什么药?”

哼,红红扭扭哒哒的抬起头,嘟囔道:“药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我一半,你一半!”

马顺喜自然对红红的大度与宽容感恩不已,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小人,这么好的女人还要赶走,如果那样自己一辈子良心都不得安生。

当然红红自然不会忘了向马顺喜要了二百块钱的药钱,马顺喜也一并痛快给了。

红红接过钱就揣进兜里,并且说等病好了之后,一定再和他娱乐一番。马顺对红红感激不尽,心中则期待着那番人间美事快些到来,忍不住凑在她脸上又啃了几口。

红红一把推开他,骂了句老不正经,一手使劲擦着脸上的口水离开了,剩下马顺喜一个人在屋里喜滋滋的哼着小曲儿。

时至今日,合同事宜落实之后,冯春玲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使命也该回去了。这一次,王宝玉竟然有几分不舍,对冯春玲摸头蹭脸的拉着不放,害的冯春玲泪眼汪汪的走也不是,留也不能。

还有一个人,正是钱美凤,这个傻丫头,跟冯春玲一起住了一段时间,还住出了感情,尤其是冯春玲给她讲了许多外面的世界,让钱美凤心中也充满了一丝向往。

除了骑自行车闲逛,钱美凤一直没什么事儿,加上王宝玉最近一直很忙,也没时间陪她踏雪观景,让钱美凤觉得生活很是单调和无聊。当王宝玉把办幼儿园的事情跟她说了之后,钱美凤乐得搂着王宝玉就是一顿亲,不光是有了些事情做,还证明了王宝玉心中是有她的。

签订了黑木耳种植合同之后,东风村的老百姓们这个冬天很忙碌,整天上山伐未成材柞树,回家之后锯成两米长树段,一时间原来种菜的园子里,摆满了柞木,东风村的东风里总能闻到一丝木材的香气。

最后的工作就是在上面打满了窟窿,只待春天时候抹上木耳菌,长出肥嘟嘟的黑木耳来。凡是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别看就这几项操作,实现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首先就是这树木砍伐问题,不只是要砍,还要把树木从山上拉下来,回到家再锯成标准长度。另外钻眼儿也是个技术,不比点播省心,所以家家议论纷纷吵吵闹闹,天天跟过节似的,整个东风村感觉不到冬天的气息。

妇女保健知识的普及和黑木耳种植的事情已经落实,此时的王宝玉,正在考虑最为棘手的一件事儿,那就是超生的问题。越生越穷、越穷越生,这似乎是一个难以走出的怪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王宝玉思考了许多种解决的方式,又都一一否定,这让他颇为苦恼。

最后,王宝玉决定亲自到超生户家走一趟,只有充分了解他们的心理活动,才能想出有效的解决方法,本着这样的思想,王宝玉先是来到超生大户魏有财的家。

魏有财可谓是东风村的名人之一,谁都知道他家有四个丫头片子,家里穷得差不多裤子都穿不上。

王宝玉知道魏有财对自己的敌对心理很强,东风村极少数没签黑木耳种植合同的人之中,就有魏有财。

为了缓和这种敌对关系,王宝玉买了些罐头和点心,来到魏有财的家。魏有财的家是三间低矮的小土房,也许是因为年久失修,土房显得破破烂烂,墙体里出外进,屋顶上的茅草像是患上了斑秃,一块块的,夏天漏雨,冬天透风,真不知道一家人是怎么熬得。

王宝玉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院子,一只瘦的皮包骨、毛发打卷的小狗,发出一阵旺旺的叫声,惊动了屋子里的人,一个穿着宽松破烂花棉袄,头发凌乱的小女孩走了出来,用一双黑黑的大眼睛望着王宝玉,警惕地说道:“叔叔,你找谁啊?”

“你爸爸在家吗?”王宝玉冲着小女孩很友善地微笑着说道。

“爸爸出去了,妈妈也不在家。”小女孩摸了一把脸上的鼻涕,笑着说道。

“我可以进屋坐坐吗?”王宝玉说道。

小女孩也许觉得王宝玉不是坏人,点了点头,转头冲屋里喊道:“姐姐,有人来了。”屋子内传来另外一个女孩沙哑的声音:“妹妹,是大夫来了吧!快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