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7 心太软

147 心太软

王宝玉一愣,还是跟着小女孩走了进去,黑漆漆的墙壁,使屋子内显得很暗,能够闻到灰尘的味道,两口大锅上面,盖着缺口的锅盖,一口半满的大水缸和堆在墙角的一小袋粮食,似乎就是这个家庭全部的家当。

西屋的炕上,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脸蛋通红,正盖着一床破烂的棉被躺着,看见王宝玉进来,先是很吃惊,随后微笑着说道:“大哥哥来了,我认识你。”

王宝玉也认识这个女孩,正是魏有财的大女儿魏冬妮,王宝玉把东西放到土炕上,笑着说道:“冬妮,怎么还不起床啊?是不是又偷懒啊?”

冬妮羞赧的笑了笑,她望了望水缸,吩咐刚才的小女孩道:“妹妹,我渴了,你替我盛瓢水喝。”小女孩听话的跑到缸边,拿起瓢踮着脚就往里够,结果水位太低,怎么也够不着,只好又跑到院子里搬了块石头,踩在上面摇摇晃晃的舀水。

这魏有财真是他娘的懒,连水也不知道打满。王宝玉走过去,把小女孩从石头上抱了下来,劝说道:“还是大哥哥来,小心摔着。”说完弯腰盛了瓢水,这家伙,水面在室内都结了层薄薄的冰,还有法喝吗?

魏冬妮大概看出了王宝玉的想法,说道:“没事儿,我常喝的。”说着挣扎着想起来,口中却喘着粗气,脸上泛起了豆大的汗珠,最终还是躺下了,大口地喘息不已。王宝玉感觉事情不对,脸上上前一摸魏冬妮的额头,滚烫滚烫的,正在发烧。

“冬妮,病了啊?别动。”王宝玉关切地问道。

魏冬妮点了点头,用一双黑黑的大眼睛望着王宝玉,说道:“大哥哥,我感觉好冷啊!嗓子也疼,就是想喝水。”

“爸爸去找医生了?”王宝玉一边问着,一边拿出水果罐头,想要打开给魏冬妮吃上几口,里面的汁水也比缸里的冰水强点。

就在这时,魏冬妮点了点头,却说出一句让王宝玉感觉无比心酸的话来。

“大哥哥,我不吃,能不能把罐头留给妹妹吃,爸妈也没吃过。”魏冬妮小声说道。

“冬妮,乖,你先吃,妹妹还有。”王宝玉说道。

魏冬妮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谢谢大哥哥,这东西太费了,能不能退了,爸爸找医生开药还要花钱,家里没有几个钱。”

王宝玉觉得眼圈有些湿润,多么懂事儿的孩子,却要过这样贫穷的生活。而像龚向军家那种家庭的孩子,整天打爹骂娘,却是吃得饱,穿的暖,真是不公平。

王宝玉说道:“冬妮,看病的钱哥哥还有,你先吃啊!”

王宝玉从厨房里翻了半天,才找到了一把布满灰尘的小勺,将启开的水果罐头,给魏冬妮喂下,罐头似乎十分开胃,魏冬妮一口气吃了小半瓶,精神也好了很多,勉强靠墙坐起了身子。

小女孩则是趴在炕沿上眼巴巴的看着,王宝玉把剩下的罐头递给了她,小女孩雀跃的接过罐头吃了起来,边吃边问道:“真好吃,大哥哥你一年赚多少钱呀?”

王宝玉扑哧乐了,小家伙懂得还不少,于是逗她说道:“哥哥不赚钱。”

呀!小女孩显得十分惊讶,继续问道:“这可不行,没钱怎么过日子呀?”小姑娘的口气很像是成人,大概听她妈妈唠叨的多,便学会了。

王宝玉笑了笑,没有答话,回头问冬妮道:“冬妮,病了多久了?”

“大概有一个月了?”魏冬妮说道。

“一直发烧吗?”王宝玉吃惊地又问道。

“嗯!一直低烧,不知咋的,今天严重了。”魏冬妮的表情显得很无奈。

就在这时,外面的小狗又汪汪叫了起来,紧接着,魏有财和村里的一位老大夫走了进来,老大夫姓刘,是村里唯一的赤脚医生。

一看王宝玉坐在炕上,魏有财先是露出惊慌的表情,接着又强挤出笑容说道:“王主任来了,你看家里就这些东西,想拿啥拿啥吧?”

“大哥哥是个好人,还提来好多东西呢。”魏冬妮小声说道。

“他们都不是好人,要不是罚款,家里至于穷成这样吗?”魏有财不满地嘟囔道。

王宝玉没有理他,对正在查看魏冬妮病情的老大夫问道:“刘大夫,冬妮咋样?”

刘大夫上前摸了摸冬妮的额头,又看了看她的舌头和喉咙,摇了摇头,颇为无奈地说道:“我治不了,好像是肺结核。”

魏有财一听,脸色大变,从最里层兜里掏了半天,掏出了皱巴巴的十元钱,恳求道:“刘大夫,你先给冬妮开点药,需要钱,我再去借。”

刘大夫说道:“有财,这不是钱的问题,孩子的病在咱们这个小村,要被耽误的,必须马上去大医院。”

魏冬妮一听,脸上露出有些凄凉的微笑,大口地喘着气说道:“不要治了,我没事儿,咳嗽几天就好了。”

“没事儿,刘大夫,孩子只要退了烧就没事儿了。”魏有财说道。

王宝玉一听,怒从心头起,冲着魏有财喊道:“魏有财,哪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孩子病得很重,必须得治。”

魏有财抱着头蹲了下去,不停打着自己的头,说道:“哪有钱治病啊!这都是要死的病!多少钱是个完?我卖了宅子卖了地也不够啊!”

“他娘的,滚一边去!”王宝玉冲着魏有财怒吼道,连被带人的抱起魏冬妮,冲着屋外走去。

“王主任,你要干啥?”魏有财站起身来,跟着后面说道。

“给孩子看病。”王宝玉冷冷地说道。

“大哥哥,不用,我没事儿。”魏冬妮靠在王宝玉怀里,小声说道,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冬妮,你别怕,有大哥哥在,一定给你治好病。”王宝玉安慰着魏冬妮。

“咦,前面怎么有人在打架啊?”冬妮虚弱的问道。

王宝玉四处望了望并没有看见一个人,不好,一定是烧出幻觉来了,王宝玉心里一着急,走的更快了。

“大哥哥,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天上有一个神仙来了,要带我走,说那里一点儿都不冷。”魏冬妮说道。

“有大哥哥在,谁也带不走你。”王宝玉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