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9 长大嫁给你

149 长大嫁给你

“大哥哥,我还是头一次坐这么舒服的车呢!”魏冬妮坐在轿车后面,好奇地望着窗外说道。

“冬妮,回去之后咱就上学,考上大学,你就有机会坐这样的车了。”王宝玉安慰道。

“我也想上学,可是家里没钱上学啊?”魏冬妮小声地说道,表情很无奈。

“别怕,先治好病,大哥哥供你!”王宝玉拉着魏冬妮的手说道。

坐在前面的魏有财媳妇转头感激地说道:“王主任,你是俺家的大恩人,俺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谁要你报答,回去后赶紧签了种植黑木耳的合同,好好干活赚钱,别再生孩子就行了。”王宝玉对于这种话颇感不屑,自己又不种地,要牛马干啥?

魏冬妮忽闪着眼睛,忽然说出一句让王宝玉很惊讶的话来:“大哥哥,你真好,等我长大了,我就嫁给你。”

魏有财媳妇忍不住骂道:“傻妮子,犯迷糊了吧!王主任早就有对象了,是你美凤姐姐。”

“那咋了,那我就做大哥哥的小媳妇,美凤姐做大媳妇。呵呵!”魏冬妮笑着坚持自己的想法。

王宝玉呵呵笑了,在魏冬妮的小鼻子上摸了一下,说道:“冬妮,你还小,不懂男女之间的这种感情,将来你会有自己中意的人,跟你生活到老的,我永远是你的哥哥。”

“你觉得我长得不如美凤姐好看是吗?”冬妮单纯的问道。

王宝玉心想,当然不是,娶了你,就得喊魏有财爹,老子才不降那个辈儿呢!再说老子的儿子只能姓王。

王宝玉当然不会这么说了,只是口中却说道:“人和人是讲缘分的,得对眼儿才行,不是说想结婚就能结婚的。”

魏冬妮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小手却拉着王宝玉的手,一直也没有放开。也许是身体太过虚弱,冬妮渐渐的来了睡意,抱着王宝玉的胳膊就睡着了。

等冬妮醒来,已经是三个小时后,轿车缓缓驶入富宁县城,一排排的高楼,整洁的水泥路和不时擦肩而过的轿车,显示着城市的繁华,王宝玉也是头一次来县城,感觉一切都很新奇,魏冬妮更是觉得眼睛不够用,小脸上布满了新奇和惊讶。

“宝二爷,咱们去哪个医院?”司机回头问道。

“是不是有传染病医院?就去那。”王宝玉问道。

“好的。”司机爽快地答应道。

车子七拐八拐地来到一栋三层小楼的门前停下,只见门前写着“富宁县传染病医院”八个大字。王宝玉和魏冬妮母女下了车,王宝玉安排司机先回去,并且转达对侯四的谢意。

王宝玉领着魏冬妮进了医院,魏有财的媳妇小心地跟在后面,畏手畏脚的不敢离开他一步。

王宝玉感觉魏冬妮的手又开始发热,估计是退烧针已经过了时效,她又开始发烧了。王宝玉带着她排着长队,只是挂号窗口长长的队伍移动十分缓慢。

魏冬妮头上的汗又开始冒了出来,她缩了缩王宝玉给她买的棉衣衣领,哆嗦着嘴唇说道:“大哥哥,我冷。”

王宝玉连忙把手搭在她头上测了测,看情形和昨天又差不多了,于是关切的问道:“冬妮,还能坚持吗?”

“大哥哥,我想睡觉。”冬妮的眼睛又没有了精神,摇摇晃晃的站不稳。

王宝玉扶住她,有些着急了,也不管那些,直接加塞到前面。只是插队太过匆忙,不小心踩了一个女人的脚。

女人三十多岁,穿着一身得体的毛料西装,一头狮子狗似的卷发。她装腔作势地露出痛苦的表情,很厌恶地说道:“小乡巴佬,这么不懂规矩。”

王宝玉没在乎,冷笑地说道:“呦,原来是城里人啊,不就是踩了一下脚吗?对不起就是了。”

“哟!瞧瞧你那样,还不满意,难道还是老娘耽误了你脚落地。”女人一边弯腰擦着鞋上的脚印,一边拿腔撇调地说道。

“嗯!挺咯脚的。”王宝玉觉得没工夫理她,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他见多了。

“医生,肺结核挂哪?”王宝玉对着窗口内的负责挂号的小护士问道。

“结核病科。挂号费五元。”小护士头也没抬地问道。

王宝玉递进去五块钱,拿着一个挂号单,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正想领着魏冬妮按着指示牌上楼,那名被踩了脚的女人却走了过来,不依不饶地说道:“乡巴佬,你要认真的给老娘道歉。”

“操,你他娘的还没完没了。滚!”王宝玉很是恼怒,不干不净地骂道。

“你还敢骂人,还有没有王法了。”女人被王宝玉骂愣了,上前撕扯着王宝玉的衣服说道,一边扯一边还煽动排队的人们道:“大家看看,这毛头小子,不止插队,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咱们坚决不能纵容这种行为!”大家也有些不满,纷纷指责王宝玉的不是。

“我大哥哥是好人!”魏冬妮用尽自己最大的气力喊道,她受不了别人对王宝玉的误解。

女人上下打量了下魏冬妮,连忙捂住鼻子,一脸厌恶的说道:“不是你要挂结核科吧?这病传染的!”

“滚一边去,老子没工夫搭理你。”王宝玉见不得这种没心没肺的女人,一把将她推开,女人不小心,竟然一屁股坐在了水泥地上,她揉着被摔疼的屁股站起身来,吵嚷着:“打人啦!插队还打人,老娘跟你没完。”

人群迅速将二人包围了起来,看热闹的事情,总是人气很好,王宝玉又被女人扯住了衣服,一时间难以脱身。

魏冬妮想要帮忙,却被女人用胳膊挡开,说道:“别碰我!我还不想死呢!”魏冬妮本来身子就弱,这一下就把她推到墙上,咳嗽到差点窒息。

就在这时,一个二十多岁、戴眼镜的女孩走了进来,到了正在撕扯的二人跟前,说道:“我是《富宁日报》的记者万芳草,想采访一下,你们二人为什么在医院打架,做这种违反社会公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