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0 接受采访

150 接受采访

一场争执竟然引来了记者,王宝玉和那个中年女人一听,立刻放开了手,知道问题有些严重。王宝玉不想把事情闹大,连忙陪着笑脸对女记者万芳草说道:“记者同志,一场误会,这不急着给孩子看病,抱歉了。”

“来这里都是急着看病的,这样公开吵闹,影响医院正常秩序,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万芳草不依不饶地说道。

“这个乡巴佬不但挂号插队,还踩了我的脚步不道歉,什么素质啊?”中年女人也趁机指责道。

“你他娘的素质高,一口一个乡巴佬,城里人咋了?城里人就可以瞧不起乡下人?”王宝玉气愤地还嘴道。

就在这时,两位正在附近巡逻的警察,听到有人在医院里闹事儿,也分开人群走了进来。

“你们俩个在医院公开闹事,跟我们走一趟。”一位个子很高的警察说道,说着,上前抓住王宝玉的胳膊,就要拉着王宝玉往外走。另一名矮个子警察则去拉中年女人,中年女人立刻又跳又蹦的吱哇乱叫。

“警察同志,等我采访完再带他们走,好不好?”女记者万芳草上前说道。

“到警察局再采访吧?”高个子警察面无表情地说道。

王宝玉一甩胳膊,挣开了高个子警察,说道:“警察同志,孩子正在发高烧,等我给孩子看完病,住上院,一定跟你去警察局解释问题。”

“不行,现在就走,扰乱公共秩序,必须拘留!”高个子警察用一幅铁面无私的口吻说道。

就在这时,一边的魏冬妮却踉跄着跑了过来,挡在了前面,哀求道:“警察叔叔,别抓走大哥哥,大哥哥是好人。”边说边喘,嘴唇颜色铁青。

魏有财的媳妇也过来挡在前面,用哭腔哀求道:“警察同志,王主任是好人,别抓他,孩子还等着看病呢!”

女记者万芳草拿着小本子,上前一步好奇地问道:“你称呼他王主任,他还是个官?”

“他是俺村的妇女主任,看着俺姑娘有病,走了几十里,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才到了这里,俺求求你们,别难为他。”魏有财的媳妇带着哭腔说道。

一看魏有财媳妇穿得破破烂烂的,就知道是个穷人,万芳草又问道:“这么说,你们不是亲戚?”

“不是,这次给孩子看病的钱还是王主任拿的。”魏有财媳妇说道。

“大哥哥是好人,你们别抓他。”魏冬妮用虚弱的声音说着,一下子昏倒在地上。

王宝玉一步上前,抱起魏冬妮,红着眼睛对两位警察吼道:“你们他娘的还有没有心,快闪开。”

人群也传来了议论的声音,七嘴八舌地说着:“真是一个好人!孩子好可怜!快给孩子看病要紧。”

两位警察互相对视了一眼,配合闪开了路,王宝玉抱着魏冬妮向楼上跑去,魏有财媳妇紧跟其后,随后跟着的,还有《富宁日报》的女记者万芳草,这样好的新闻她可不愿意放过。滋事的那位中年女子也趁乱溜走了。

“医生,快救救孩子。”王宝玉找到了结核病科的牌子,一进门,就大喊道。

屋内走出一名年轻女医生,说道:“嚷什么嚷,挂号了吗?”

“我操你祖宗,挂号费多少,我给你十倍!你们他娘的先给孩子看病!”王宝玉急头白脸的骂道。

年轻女医生哪见过这种病人家属,脸瞬时涨红的通红,说道:“怎么说话呢?没挂号去急诊啊!”

王宝玉瞪着血红的眼睛走进她几步,大喊道:“你有完没完?要耽误了孩子,看我不告你们!”

听到喧闹,此时一位男医生走了过来,头发微白,表情严肃,说道:“小唐,治病要紧,赶紧把孩子抱到检查室!”

“是,主任。”那位姓唐的女医生连忙带着王宝玉一行来到检查室,将魏冬妮平放在检查台上,听心跳,测了测血压。

经过一番检查,那位主任医生说道:“你们不要太担心,目前没什么大碍,孩子是因为高烧和情绪激动引起的昏厥。”

魏有财媳妇连声道谢,王宝玉的火气也消了许多。一名小护士在医生的安排下,给魏冬妮打了退烧针,主任医生又开了单子,说魏冬妮必须住院,并且让王宝玉去办住院手续。

再交了五千元押金后,魏冬妮住进了病房,打上了吊瓶,沉沉睡去,魏有财媳妇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王宝玉一脸疲惫地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条凳上,长长出了一口气。

“王主任,刚才误会您了,很抱歉。”女记者万芳草带着一丝笑走了过来。

王宝玉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口应付道: “没关系,只要能给孩子看好病,误会也没啥,再说老子也常被人误会。”

“呵呵,您真幽默。不过,像您这种无私奉献,助贫救人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万芳草扶了扶眼镜,弯腰上前说道。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别给我戴这么高的帽子,换了谁都一样。记者同志,别站着,坐吧。”

万芳草微笑着坐在王宝玉身边,继续说道:“王主任,不知道您现在是不是方便,我想问您几个问题。”说着又从背包里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本本,准备记录着什么。

“我先去厕所方便下,再回来方便你好不好?”王宝玉大大咧咧的说道,忙活半天了,还没撒尿呢,就算守着记者也不能让尿给憋死吧?

万芳草脸微微有些红,仍然客气的说道:“那当然,我在这等您。”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见不散。”

王宝玉嘿嘿乐了,跟记者打交道也挺有意思,还怕人跑啊?他大摇大摆的去了厕所,洗洗手又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手上的水珠还没干,王宝玉呼啦着两个手掌,溅的到处都是水,说道:“问吧。”

这时,一方手帕递了过来,王宝玉一转脸,正是万芳草,他道了声谢接过来,不客气的把手擦了个干干净净。

万芳草这才开口问道:“首先,请问您是出于什么想法要救助魏冬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