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6 打针

156 打针

王宝玉忽然想起田富贵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一本正经地对田英说道:“田英,那天你爸说,如果不是因为你要上大学,就让我当你家的女婿,这话是真的吗?”

田英一听,先是一愣,随后一阵咯咯直笑,半天后才说道:“王宝玉啊王宝玉,你想啥呢!我爸的话你也信,他还常说让我离你远点,说你是个危险分子呢!”

王宝玉心中暗骂田富贵,两面三刀的家伙,还好田英不随他,否则他们父女就所向无敌了。王宝玉端起杯来,说道:“好了!不说这事儿了,郁闷。来,田英同学,为了我们的友谊,连干三杯。”

“谁怕谁啊!干!”田英也举起杯,爽快的一饮而尽。

王宝玉自然不肯甘拜下风,也一口干了,还挑衅似的倒控着酒杯,表示自己喝的很干净。田英拿起酒瓶,先是给王宝玉倒满,自己也倒了一杯,又是一饮而尽,王宝玉很惊讶,这个小丫头这是咋了,是看喝酒不要钱,还是真的有酒量。

从田英的细微表情中,王宝玉还是看出田英有些郁闷,大概还是因为那个狗屁男朋友,一想到这,王宝玉就想起今天在咖啡屋前看到的程雪曼,自己不也和田英一样,看着自己心中的那份真情,越走越远了嘛!

不过田英毕竟是女孩子,喝多了没什么好处,王宝玉关切的劝说道:“田英,你少喝点,意思意思就是了,多吃点菜。”

田英哪里肯,赌气说道:“咋了,你还怕喝不过我?”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你个傻妮子,我还不是怕你喝醉了,让小流氓沾了便宜啊?”

田英不屑的说道:“那些小流氓,我不沾他们便宜就是了,他们还想欺负姑奶奶我,都还嫩了点!再说还有你保护本小姐呢,我就不打算回去了,本小姐要是少一根头发,我就阉了你!”

王宝玉说道:“我又不是流氓,你阉我干啥!”

“你比流氓还坏,快喝!少废话!”田英不悦的催促道。

王宝玉和田英两个人,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为了调节气氛,王宝玉回忆着和田英小时候的故事,说起那次学大夫打针的事儿来。

还是在河边的大柳树下,小小的王宝玉跟小小的田英在一起玩耍,玩着玩着,小田英忽然建议道:“宝玉,咱俩玩医生和病人的游戏呗!”

“咋玩啊?”小宝玉不解地问道。

“我当医生,你当病人,我咋说你咋做。”小田英挥动着手中的一截柳条说道。

“好吧!”小宝玉听话地点着头。

“那你把裤子脱了,转过去,撅起屁股来。”小田英命令道。

小宝玉傻愣愣脱了裤子,转身背对着小田英,又俯下身子,把一个小屁股留给了小田英。

小田英嘻嘻笑着,嘴里模仿大人的口气说道:“宝玉,别动,打针病就好了。”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屁股上传来,小宝玉还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原来,田英将手中的柳条比较尖的一端,使劲扎在小宝玉的屁股上。

王宝玉对这件事儿记忆的很深刻,因为不光是疼得哭了半天,还流血了,更让他生气的是,当他要当医生,让小田英当病人的时候,小田英竟然说啥也不答应。

王宝玉把这个童年故事讲了一遍,笑得田英前仰后合,直拍巴掌,眼泪都笑出来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臭宝玉,记性还挺好的,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哎哟,你咋就那么傻呢!撅着腚让我扎,哈哈。”

“你还笑呢!你这一下,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抚平的伤痕,到现在我还怕打针呢!”王宝玉故作严肃地说道。

“哈哈!难道你还要本姑娘补偿你不成。”田英依旧大笑着说道。

“我还真有这个想法,一直想着在你屁股上打上一针。”王宝玉装作认真地说道。

“做梦呢!你知不知道女人是老虎这个说法?”田英笑着问道。

“知道,不就是老和尚和小和尚侃大山瞎说的吗?”王宝玉不解地问道。

田英哈哈笑着说道:“那就就应该明白,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两个人说说笑笑,又要了几瓶啤酒,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田英喝得有些坐不稳,王宝玉也感觉舌头有些大,脑子有些乱,两个人起身结了帐,相互搀扶着走出了小饭店。

外面已是霓虹初上,城市里就是不比乡下,四处都是路灯,即使天黑了,也能看清路上了一切。两个人嬉笑着走了一段,田英说:“烂宝玉,让我喝这么多,走不动了。”

王宝玉红着眼,大着舌头,含糊地说道:“别想美事儿,我现在可是背不动你。”

“我困死了,赶紧找个地方让我睡觉,听到没有,不然我还扎你小屁屁。”田英靠在王宝玉身上,闭着眼睛说道。

“臭妮子,真拿你没辙。”王宝玉架着田英,向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旅店走去。

“宝玉,你说,我哪里比不上程雪曼?”田英醉醺醺的问道。

王宝玉没有说话,人的感情很奇怪,不是可以比拟的。见王宝玉没有回答,田英鄙夷的挣脱他,说道:“我就知道,你们心里都有她!我对他那么好,也比不上程雪曼笑一下!”

田英说着,一个踉跄坐在地上哭了起来,王宝玉好言劝了半天才把她扶起来,田英泪眼汪汪的问道:“宝玉,程雪曼就那么好吗?你把她抢回来,把我男朋友放了行不行?”

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田英,你真喝多了,赶紧找地方睡觉!其他的以后再说。”

“我不,就不!”田英扑在王宝玉怀里嘤嘤哭了起来,喃喃的说道:“我长得也不难看啊,就是比她黑点儿而已。多少人想娶我呢!”

两个人边说边走,最后酒气熏天地进了旅店,说是要一个单间,老板娘显然是见怪不怪,很快在最里面开了一个房间。

王宝玉将田英扶进房间,想要将田英放倒在**就离开,可是田英死死搂着王宝玉的脖子不放,没办法,只能关上房门,和田英一起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