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7 半途而废

157 半途而废

田英虽然躺在**,可是搂着王宝玉脖子的手并没有放开,两个人就这样脸对着脸躺着,田英小鼻子中呼出的气息,不停打在王宝玉的脸上,痒痒的,令王宝玉有些心猿意马,难以把持。

田英熟睡的样子很可爱,黑黑的睫毛不停翕动着,翘翘的小鼻子带着顽皮,薄薄的嘴唇泛着微红,无一不显示着这是一名如花的少女。

王宝玉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心情,一再告诫自己不能犯错,自己和田英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可就在这时,田英的一条腿却架了过来,整个身子缠住了王宝玉的身体。

当两团温热贴在王宝玉胸前的时候,王宝玉再也无法忍耐,将一切的想法都抛之脑后,他猛然将田英压在了身下,睡梦中的田英娇喘连连,抬头寻找着王宝玉的嘴唇,王宝玉果断地将嘴贴了上去,贪婪地吮吸着。

王宝玉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有一团火,将他烧成如猛兽一般,三下两下脱去了全身的衣服,将健壮的身躯毫不犹豫地压在田英的身上,此刻的田英却依旧紧闭着眼睛,只是脸上出现了一抹潮红。

就在王宝玉想要冲破最后一道防线,真正在田英身上“打上一针”的时候,田英紧闭的眼睛却流下两行清澈的泪水,呢喃着说道:“小健,别这样。你既然选择了程雪曼,就不要再夺去我的身体。”

如一盆冷水浇头一般,王宝玉蓦然清醒了,田英竟然把他当成了那个已经抛弃她的男友,这让王宝玉如火的**瞬间退去,尤其是听到程雪曼这个名字的时候,王宝玉更是觉得沮丧。

“他娘的,真是晦气!”王宝玉忍不住骂道,下床穿上衣服,坐在床边,闷闷地点上一支烟,一口接一口地抽着。回头望了一眼一丝不挂的田英,依旧人事不知的酣睡着,被泪水打湿的睫毛偶尔忽闪两下,看起来楚楚可怜。

王宝玉叹了一口气,拉过被子,轻轻给田英盖上。

抽完了烟,王宝玉起身到了另外一张**,蒙上被子,想要好好睡上一觉。可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他的眼前,总是出现程雪曼和那个男孩的身影,此时此刻,两个人会不会也躺在一张**?

一想到这些,王宝玉就觉得心里泛起一丝痛楚,他反复地问自己,程雪曼究竟好在哪里?好女人天下多的是,再不济,眼前躺着的这位黑煤球也在可选的范围,自己上辈子到底欠了程雪曼什么,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会牵扯自己的神经呢?

王宝玉越想越烦躁,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被子却被呼喇一下扯开,耳边同时传来一声炸雷:“臭宝玉,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王宝玉被吓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使劲儿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睡着了。此时天已经大亮,田英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床边,一脸愤怒的瞪着自己。

“吵个屁!咋了?”王宝玉满不在乎地揉着眼睛说道。

“你!是不是昨晚欺负我了?”田英指着王宝玉的鼻子万分羞恼地说道。

“你都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我哪敢呀!”王宝玉哈欠连连地说道,又重新躺下了。

“你撒谎,我醒来的时候明明是没穿衣服。”说这句话的时候,田英的脸上立刻飞起了两团红晕。

“你喜欢光着睡觉,我也管不着。”王宝玉说着,身子又倒在了**。

“真的没有?好宝玉,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那个啥啊!你发誓!”田英拉着王宝玉焦虑的问道。

王宝玉扑腾坐了起来,大喊道:“我没有!真的没有!发誓!发誓!你烦不烦啊!”

田英半信半疑,可是醒来时的确没觉得身上少了什么,不疼不痒的。可是她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道:“臭宝玉,你要是敢欺负我,我一定把你的小弟弟给割了。”

“得了,别整的跟贞洁烈女似的,当我稀罕啊!”王宝玉懒得搭理她。

田英听到又立刻凑到他跟前,质问道:“你为啥不稀罕?昨天那样你都没动歪心思,是不是看不上我?”

王宝玉扯过被子盖住脸,吼道:“烦死了,女人都这么麻烦,碰了闹,不碰也闹。我就是有那个心思,我也得看得见啊!”

“啥意思?”田英好奇的问道。

“你黑的跟煤炭似的,到晚上一拉灯人都找不到!咋下手?下次要想让我碰你,提前露下白牙。”王宝玉说道。

田英一下急了,找了个牙签,上来就揪他被子,说道:“你敢笑话我!看我不给你扎针!”说着拿着牙签就往王宝玉屁股上戳。

王宝玉呵呵笑着躲来躲去,说道:“还好小时候玩得是打针的游戏,如果是外科手术,兴许我的小弟弟,早就没了喽!”

“谁稀罕啊!那么小,像个蚕蛹。”田英扔掉牙签,不屑地说道。

王宝玉猛的坐了起来,不敢相信地问道:“臭妮子,你不说早就忘了打针游戏吗?咋还记得我的小弟弟?”

田英扑哧一声笑了,不生气了,斜楞着眼睛说道:“记得又咋了?那时候咋就不把你的屁股扎烂,也省得你长大这么坏。”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多谢手下留情了,多谢!对了,现在比蚕蛹大多了,你看看不?免费!”

田英扔过枕头说道:“免你个大头!真粗俗!”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粗俗,那么大的姑娘,撅着个光屁股,打着呼噜,真是丢死人了。”王宝玉坏笑着说道。

田英的脸上立刻变成了大红布,上前按住王宝玉,举起小拳头就是一顿猛锤,口中骂道:“臭宝玉,烂宝玉,坏宝玉,你还真的偷看了本姑娘,本姑娘和你没完。”

王宝玉嘿嘿直笑,一边躲闪着田英的小拳头,一边说道:“看了咋地,这才公平,小时候你不是也看了我的光屁股,你不但看了,还给弄破了。要我说,我昨晚就应该在你屁股上打一针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