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1 讨工钱

161 讨工钱

王宝玉和钢蛋一同来到富宁县第一百货公司,给美凤选了几件衣服,又买了一套像样点的衣服给钢蛋换上,钢蛋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有些像乞丐。

办完了这一切,钢蛋又来事儿了,钢蛋说要再回工地上看看,王宝玉问干啥,钢蛋嘿嘿笑着说道:“那帮狗日的打了我不止一次了,老子为了赚钱,一忍再忍,他娘的,这一次打得尤其狠,现在腚蛋还疼呢!”

王宝玉扑哧一声笑了,钢蛋的屁股疼,应给是自己踢的。王宝玉问道:“钢蛋,你能打过他们吗?”

“老子能打出他们尿来,这一次一定让他们知道,马王爷的第三只眼不是白长的!”钢蛋狠狠地骂道。

王宝玉知道,如果不让钢蛋出了这口闷气,怕是他回去后也不会消停,于是就陪着钢蛋再次来到工地,姓李的包工头很惊讶钢蛋和王宝玉一起回来,钢蛋还穿上了新衣服。但他认为,钢蛋就是个大块头而已,本质上是个熊包,要不咋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

“狗日的钢蛋,跑哪去了,都几点了,还不干活!”姓李的包工头黑着脸,指着钢蛋训斥道。

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伴随着钢蛋的一声怒骂:“干你娘!”钢蛋的铁拳就落在了他的脸上,扑哧一声,包工头嘴里立刻吐出一口血,里面还有两颗牙。

“快给我上!”包工头捂着脸,招呼着一边的工人们,这些工人们,似乎打惯了钢蛋,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冲了过来,钢蛋挥动铁拳,很快就将他们打得趴倒一片,一个个哭爹喊娘的在地上打滚。

王宝玉看得挺有趣,不时插嘴道:“钢蛋,左边那个过来了,右边那个要打你。”

钢蛋一脸兴奋,直到打得有点累了才罢手,包工头哎哟着说道:“钢蛋你个狗日的,我跟你没完,刚才那小子也打你了!”

钢蛋一愣,随后对着包工头又是一脚,怒骂道:“你他娘的还敢挑拨我俩的关系,实话告诉你,这是我妹夫,也是我的老大!”

“妹夫多个头啊,他还给我钱来着!”包工头气急败坏的说道,钢蛋彻底晕了,这人说王宝玉又是给钱又是打人的,这也太离谱了。

王宝玉上前骂道:“你个狗日的,我还能掏钱打大舅子!你连谎都不会说!”

王宝玉生怕他再说出个什么来,连忙吩咐钢蛋道:“打这个说话漏风的蠢货!”钢蛋像得到指令似的,立刻一拳又挥了过去,

包工头闭嘴了,他咋也想不通王宝玉前后的变化是为啥。王宝玉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他也上前冲着包工头就是一拳,口中还骂道:“让你再胡说。”这一拳正打在包工头的眼睛上,他立刻捂着眼睛蹲在地上没有起来,兜里的那十块钱也在撕扯中掉了出来。

“看见没?给你了!”王宝玉指着那十块钱对钢蛋说道,钢蛋自然不会客气,捡起来就放自己兜里了。

“别慌走,还有份钱没到手呢。”王宝玉说着,拉着有些迷惑的钢蛋就往刚才抗水泥的那户人家走去。

那人正好又买了些装修材料回来,看见钢蛋立刻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他娘的死哪里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扛完这几袋!”

钢蛋一听有些冒火,伸出拳头就要打,王宝玉连忙制止住他,小声说道:“这些城里人不比干活的,说不定就牵扯上哪个领导的亲戚,看我的。”

王宝玉嘿嘿笑着走上前,递过一支香烟,说道:“这位同志,抽烟。”

那人见王宝玉说话从容,态度不卑不亢,而且递过来的香烟价格不菲,自然知道他的来历不小,口气也软了下来,说道:“我这着急装修呢,你看没这干活的。”

王宝玉说道:“刚才这位农民朋友跟我反应,您这价格不合理,一半的钱却得干两倍的活,有这事儿不?”

那人有些尴尬的说道:“哪有这事儿,我不差这点钱!”

王宝玉呵呵笑道:“看您也是体面人,我还有事儿去趟县政府,还能为了这点小事儿去报社反应问题?本来没啥事,让报纸一说就是大麻烦了。”

那人一听又是县政府,又是报社的,立刻慌了神,连忙从兜里掏出十块钱来,陪着笑脸说道:“都是一场误会,这是工钱,啥也不说了。”

王宝玉示意钢蛋接过钱,两个人走出了工地,立刻打上一辆出租车,向着火车站赶去。王宝玉琢磨,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包工头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说不定这个时候正在码人四处找他们寻仇呢!

直到上了火车坐下,列车驶入清源镇,王宝玉才真正放下心来,现在就算是包工头找人赶来,他也不怕,在这里,他可是堂堂宝二爷,谁也惹不起。

“嘿嘿,宝玉你真有本事,文绉绉几句话就把那人降服了,还多给了好几块。”钢蛋由衷的佩服道。

“以后学着点吧,别整天傻乎乎的伸拳头。”王宝玉对钢蛋吩咐道。

“嘿嘿,宝玉,在工地你是不是真的打我了?”钢蛋问道。

王宝玉有些尴尬,含糊的答道:“那个杂种的话你也信!”心想,这种事儿就算是彼此心知肚明,也得要紧牙关,坚决不能松口承认。

钢蛋笑着说道:“没啥,就是打两下,你要是能解气也算!”

王宝玉没有回答他,直接说道:“钢蛋,跟我下车。”

钢蛋不解地问道:“宝玉,下一站才是柳河镇,咋从清源镇就下车啊?”

“以后我咋说你就咋做,别总是问这儿问那儿的。”王宝玉不耐烦地说道。

“以后不问了。”钢蛋听话地点着头,跟着王宝玉走下了火车。

王宝玉想干啥,不用说各位也能猜到,当然是想看看侯四,随便问一问老张说的事情,能不能收购一些农副产品从侯四那里卖出去,这种不花本钱就能赚钱的事情,王宝玉是不会轻易放过的。王宝玉现在觉得,钱是个好东西,如果没有钱,他就不可能帮助魏冬妮,也不可能操作黑木耳种植这类的项目,更不可能上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