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2 没有预约

162 没有预约

“钢蛋,一会儿我们去见侯四,你不要乱说话,称呼我王主任就行。”王宝玉和侯四打上一辆三轮车,对钢蛋吩咐道。

“哪个侯四爷?”钢蛋脸上掠过一丝惊恐,看样子他对侯四也是早有耳闻。

王宝玉见不得他这种大惊小怪的模样,说道:“你说这地盘还有几个侯四,别他娘的一幅孙子样,给我挺起腰杆子来。”

钢蛋啧啧嘴巴,说道:“那可是这一片的老大啊!咱的腰杆子见了他老人家就直不起来。刚到镇里我就想去他那里谋个打手的差事呢,可惜没找到门路。”

“啥打手啊!以后你就是他的贵宾了。在这里,他是老大,我就是老二。”王宝玉不屑地说道,说完后就觉得有些不妥,“老二”这个词,在乡下是裤裆里小弟弟的代名词,于是又补充着说道:“我和侯四是把兄弟,他们叫我宝二爷,那些打手见到你也得喊声哥。”

侯四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半天才合上,不敢相信地说道:“你说得是真的?”

“你他娘不相信可以找个痞子问问。”王宝玉不满地说道。

钢蛋这一次信了,不停地点头称是。王宝玉的话,让钢蛋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他有些后怕,如果作为宝二爷的王宝玉想要找他的茬,他只有跑路了。不过能够作为堂堂宝二爷的随从,钢蛋觉得,在这一片足可以横着膀子晃了。

“钢蛋,回家后别说我是宝二爷,听到没?”王宝玉提醒道。

钢蛋嘿嘿笑着说道:“这个我明白,这叫低调。”

很快就到了恒通宾馆,开三轮车司机的偷听到王宝玉是侯四的把兄弟,身边又有一个满脸横肉,身形彪悍的家伙,说啥也不敢收钱。

王宝玉也没有勉强,说了一声谢谢,就领着钢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恒通宾馆。

刚进去,一个长相还算标致的女服务员就迎了上来,客气地问道:“两位客人,吃饭还是住店?”

“有事儿找你们候总。”王宝玉挺着胸脯说道。

“有预约吗?”女服务员依旧笑着问道。

“这又不是看病挂号,预约个屁啊!”王宝玉十分不满,觉得守着钢蛋没有赚到面子。

“对不起先生,这是我们这儿的规矩。” 女服务员柔声说道。

“没有就不能见了吗?”王宝玉冷冷地问道。

“很抱歉,没有预约不能见候总。”女服务员果断的说道。。

王宝玉一听就火了,张口就骂道:“你他娘的磨叽啥,老子今天就要见候总!你他娘的还想不想在这干了!”

女服务员脸上露出了惊恐,小声说道:“四爷有规矩,没有预约不能进他的办公室,我们也是听命令的。”

钢蛋小声对王宝玉说道:“人家一个小姑娘,别吓唬她,怪可怜的。”

王宝玉白了一眼钢蛋,正要再训一训这个不懂事儿的女服务员,一个娉婷的身影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问道:“怎么了?吵什么呢!”

来人正是冯春玲,她一看是王宝玉,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说道:“哪阵风把宝二爷给招来了?”回头对一肚子委屈的女服务员说道:“小孟,这是四爷的结拜兄弟宝二爷,还不快给宝二爷打招呼。”

女服务员小孟一听,一脸惊恐的冲着王宝玉就鞠躬,口中连连说道:“原来是宝二爷,小孟刚来宾馆,没见过宝二爷真容,请宝二爷原谅。”

王宝玉鼻子里发出一声哼,看起来是余怒未消。冯春玲笑呵呵的问道:“我的宝二爷,跟小姑娘也真生气啊?您大人大量,别放在心上。”

王宝玉点上一支烟,不满的说道:“我见自家兄弟,还非得跟我要他娘的什么狗屁预约,老子还就不吃这一套!”

冯春玲看了眼小孟,笑着解释道:“小孟是新来的,不懂的变通。话又说回来了,要是不这么卡着,来个人都可以随便去见候总,那候总还怎么工作啊?您消消气,里面雅间歇着,这大厅里人来人往的,倒让您烦心。”

王宝玉刚想再说点什么,冯春玲凑上去,小声说道:“别显摆了,意思下就是了。”这时的小孟吓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一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王宝玉。

“算了,你去忙吧!”王宝玉面无表情地说道,既然面子找回来了,为难一个小姑娘也没啥意思。

小孟如同得到大赦一般,慌忙离去。王宝玉看出来冯春玲的穿着和以前不太一样,越发显得干练了,于是笑着对她说道:“春玲,怎么,现在升官了?”

冯春玲浅浅地笑了笑,说道:“还是托宝二爷的福,我现在是这里的大堂经理。”

王宝玉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钢蛋,只见钢蛋的眼神还追随着小孟的身影,嘴巴一直大张着没有闭上,嘴角好像还有一丝口水。

瞧这熊样,王宝玉很鄙夷的瞪了钢蛋一眼,喊道:“钢蛋!”冯春玲忍不住低头笑了。

“哎!”钢蛋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看见王宝玉的眼神,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笑了。当着冯春玲的面,王宝玉也没有训钢蛋,他对冯春玲说道:“春玲,这位是美凤的哥哥,钱志刚,叫钢蛋哥就行。”

冯春玲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解,跟钱美凤住了那么长时间,她自然了解王宝玉和钱美凤之间的很多事儿,也知道钱美凤因为钢蛋打了王宝玉,决然跟钢蛋断绝了关系。

这王宝玉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咋跟钢蛋又扯到一起,而钢蛋看起来,对王宝玉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冯春玲咋说也是有眼色的人,她收起了脸上的疑惑,笑着对钢蛋微微躬了躬身说道:“钢蛋哥好,我和美凤也是好朋友,叫我春玲好了。”

钢蛋似乎不太习惯别人对他这样客气,很拘谨地搓着手,说道:“春玲,你也好。”

王宝玉觉得,冒然带着钢蛋去见侯四,似乎不太妥当,就让冯春玲找一个房间,让钢蛋先歇息着,自己一个人向着侯四的办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