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5 一把一透

165 一把一透

韩平北想了一会儿,苦笑道:“我和杨书记都认识的女人那多了去了。别说,我还从没听说杨书记跟哪个女人扯上过这种暧昧关系。”

“这恰恰是你失算的地方,让我算一算,这个女人应该是啥样的。”王宝玉说着,闭上了眼睛,做出思索状。

此时,韩平北也在心中把自己搂上床的女人过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王宝玉思索了片刻,终于睁开了眼睛,说道:“卦上给出了一个提示,《山风蛊》说明这个女人作风很乱,她的姓氏中有一个口字。”

王宝玉这样一提醒,韩平北终于想起来了,他非常恼怒地拍着桌子,放下官员的架子,露出原形来,口中大骂道:“原来是这个狐狸精,老子就跟她玩过一次,后来她说要升官,我没答应,没想到这个搔货竟然背后害我。”

一旁听了半天的侯四,忍不住开口问道:“韩大哥,你说得到底是谁啊?”

“姓氏中带口的,当然是吴丽婉那个搔娘们了。”韩平北显得有些怒不可遏地说道,举杯喝了一大口酒,呛得不住地咳嗽。

侯四很有眼色地拍拍韩平北的后背,韩平北半天才止住了咳嗽,口中喃喃地说道:“没想到,她竟然和杨书记有一腿,我当了杨书记这么多年的心腹,竟然一点蛛丝马脚都没看出来。”

侯四思量了一下,还是好意说道:“韩大哥,不是兄弟说你,你虽然玩了多年的笔杆子,但是还是不太了解人心的险恶。这个吴丽婉,虽然四处放搔,但是却没有真的跟哪个人上过床,这说明了什么?”

韩平北不解的问道:“又搔,还不跟人上床,根本就是个精神病,能说明什么?”

侯四笑了笑,放下手中的铁蛋子,双手一握,暗示说道:“就是这样,说明背后有人限制她。”

此时的韩平北也已经平静了下来,他点着头说道:“候总说得是,我确实忽略了这一点,一定是她没有达到目的,到杨一方那里告了我的黑状,挑拨了我们的关系。”

“所以说啊,韩大哥你做人太实心眼了。正所谓红颜祸水,我玩女人,从来一把一透,当面点钱,绝不让她们对我产生感情,收了钱,她们也不敢背后鼓捣我。”侯四仿佛在向韩平北传授着经验,王宝玉听到不经意的笑了笑,自顾自的吃自己的饭菜。

“唉!我就是太相信这个搔娘们口中所说的真情,悔不该当初。”韩平北感叹着说道。

侯四安慰道:“韩大哥,你也不要灰心丧气,宝玉兄弟,那是个小神仙,快让他帮着想一想办法。”

韩平北这才缓过神来,呵呵笑着站起身来,对正在大口吃菜的王宝玉抱拳说道:“兄弟,你一定要想个办法帮大哥挽回这个败局,一定重谢!”

王宝玉看了一眼侯四,从侯四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侯四也希望他能帮助韩平北。因此,王宝玉也没有拿把,放下筷子,爽快地说道:“既然如此,兄弟就想想辙,容我半天时间,我一定争取帮着韩大哥解决烦恼,打开眼下被动的局面。”

韩平北万分感激,接连敬了王宝玉两杯酒,又从包里拿出两千块钱,递给王宝玉,很虔诚地说道:“兄弟,这些你先收下,只要你能帮着大哥解决问题,一定再做重谢。”

王宝玉立刻把钱退了回去,说道:“韩大哥看不起兄弟?弟兄之间办事儿没那么说道,这钱我是不会收的,而韩大哥的事儿我一定当成首要问题去解决。”

韩平北坚持要给王宝玉,笑呵呵的说道:“兄弟的心意我明白,但我做大哥的也得有心意才成。”

王宝玉对于钱从来都是很感兴趣的,见韩平北如此坚持,他接过那沓钱,只从中抽出了一张,把剩余的钱推了回去。

王宝玉举着那张十元钱,呵呵笑着说道:“我们术士这一行的规矩,就是卦不走空,这十块钱就算是赏钱了。四哥常常说起,韩大哥是个好人,始终很照顾四哥的生意,我作为四哥的弟弟,我要收了韩大哥这么多钱,那就对不起两位大哥!”

侯四对于王宝玉的话,满意到极点,难以掩饰脸上的得意之色,他也顺着王宝玉的话说道:“韩大哥,我兄弟说得对,这钱不能收,我替兄弟做主了。”

韩平北表现的很感动,他收起钱,举起杯说道:“那就为了我们兄弟的真情,干一杯。”

一阵响亮的碰杯声,把酒桌的气氛重新燃了起来,有了王宝玉的承诺,韩平北似乎放下了心中的重担,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来,直到三个人都有了些醉意,才放缓了喝酒的速度。

接着酒意,韩平北搂着侯四的肩膀说道:“候总,你兄弟的本事我算是服了,跟你做事我放心,一旦摆平了杨书记,咱就启动那个项目。”

侯四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心满意足地说道:“有韩大哥这句话,就算事儿不成兄弟也绝不埋怨。”

王宝玉看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显然是在说一些非常秘密的事,他装作很困的样子,起身打了个哈欠说道:“两位大哥先聊着,小弟困了,想先去休息。”

“兄弟,再多坐一会儿嘛!”韩平北笑着挽留道。

“不了,这几天在县里照顾病人,始终没有睡好,韩大哥的事情,明天中午让四哥告诉你解决的办法。”王宝玉打着哈欠说道。

“你看,我都忘了兄弟还是个助人为乐的好干部,那快去休息吧!”韩平北说道。

侯四也没有挽留王宝玉,将他送到餐厅门口,悄声问道:“宝玉兄弟,这事儿为难吗?把握大不大?”

王宝玉笑了笑说道:“确实有点复杂,但是既然还关系到四哥的生意,那我这做弟弟的义不容辞,尽全力解决好这事儿。四哥,你就擎好吧!”

侯四对这话很是受听,笑呵呵地说道:“兄弟,你为我立了大功,将来少不了你的好处。既然累了就早点休息,今晚还让春玲陪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