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6 暖被窝

混世小术士 166 暖被窝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点了点头,呵呵直笑。这时,他忽然想起了钢蛋,这个多年单身的可怜家伙,因此开口对侯四说道:“四哥,有一件小事儿求你,不知道行不行?”

侯四拍着王宝玉的肩膀呵呵说道:“兄弟,跟我还客气个啥!说就是。”

“跟我一起来的,是我未来的大舅哥,这么大了,还是个童子身。”王宝玉呵呵笑着说道。

侯四先是一愣,随即笑了,问道:“兄弟,几天不见,就多了个大舅哥了?说的也是,大舅哥糊弄好了,将来媳妇也不找茬。”

王宝玉嘿嘿笑道:“咱最不怕媳妇,但是礼节该到的还是要到的。”

侯四脸上一阵坏笑,说道:“那你这个未来的妹夫,是想让大舅哥今晚破了身?”

王宝玉嘿嘿笑着点头,说道:“就麻烦四哥给安排一个吧!”

“你觉得谁合适,就让春玲去安排,四哥这里的江山一半还不是兄弟的?”侯四想也没想地说道。

说完后,侯四就回屋跟韩平北继续秘密交谈去了,王宝玉则下了楼,在大厅中找到了冯春玲,把侯四的安排跟冯春玲说了。

晚上陪王宝玉,这是冯春玲意料之中的事情,说实话,她还真有些期待。但王宝玉竟然给美凤的哥哥钢蛋也安排了一个,却让冯春玲不禁笑骂道:“你可真是坏死了,以后美凤知道是我安排的,还不跟我断交啊!”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如果让美凤知道,你和我躺在一张**,怕不是断交那么简单吧!”

冯春玲脸上立刻飞起了两团红霞,嘴上却强争道:“那咋了,说不定美凤会向古代人那样,跟我论姐妹呢!”

王宝玉坏笑道:“那你下次见了美凤,就试一试,如果说通了,我就把你俩都娶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到时候你俩一起来,我可要爽上天了。”

“去死吧!你!”冯春玲万分羞恼地猛锤了王宝玉一记粉拳,疼得王宝玉哎哟直叫。

打归打,闹归闹,侯四的安排,冯春玲是不敢不执行的,她询问王宝玉该给钢蛋安排哪个服务员好,王宝玉想了想说道:“我看那个叫小孟的服务员就不错,钢蛋似乎还挺喜欢她的。”

冯春玲点了点头,下去安排了。王宝玉没有马上去睡觉,而是先来到钢蛋住的房间,他必须先和钢蛋说一声,以免钢蛋搞不清状况,再弄出乱子来。

钢蛋被安排在二楼靠边的一个房间,王宝玉敲了半天的门,钢蛋才揉着眼睛开了门,不解地问道:“宝玉,你跟我一个房间一起睡?”

“瞎想啥呢!我自己有房间睡觉。”王宝玉不屑地说道。

钢蛋嘿嘿笑着,问道:“有啥指示啊?”

“钢蛋,我怕你一个人睡太闷,让侯四给你安排了一个暖被窝的。一会儿就过来,快去好好洗洗,干干净净的,别让人家笑话。”王宝玉认真地说道。

钢蛋一听,脸上立刻乐开花,兴奋地搓着手说道:“宝玉,跟你混就是好。老子今天也能尝到女人是啥味的了。”

“没别的事儿,我去睡了。”王宝玉打着哈欠就要走,钢蛋却一把拉住了他,嘿嘿笑着,吞吞吐吐地想说什么。

“有屁快放!”王宝玉不耐烦地说道。

钢蛋憋了半天,才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宝玉,你晚上也有暖被窝的吗?”

王宝玉转身冲着钢蛋的胸口就是一拳,骂道:“你他娘的想啥呢!我能做那种事儿吗?再说这里哪有比美凤更俊的。”

钢蛋又吭哧了半天,拉着王宝玉不放,王宝玉不满的催促道:“你他娘的还有啥屁一块放出来!”

钢蛋鼓起勇气问道:“我看那个大堂经理跟你挺熟络的。”

王宝玉倒是觉得钢蛋倒不是一无是处了,心思也挺细的,于是含糊解释道:“哦,那时候种木耳的时候去过咱村,一直跟美凤住,所以见面也不生分。”

听王宝玉这么说,钢蛋嘿嘿陪着笑脸,说道:“宝玉,你别生气,我就是那么一问,没别的意思。”

“我他娘的这么对待你,不是让你当密探的!你就好好舒服一下吧,其他的不用你管!还有,今晚的事情我不会跟美凤说的。”王宝玉抛下一句话,转身离开,留下激动万分的钢蛋,不停张望着空荡荡的走廊,焦急等待着美女的到来。

王宝玉上了三楼,来到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冯春玲早就为他开好了门,王宝玉进了屋,先去洗了个澡,然后点上一支烟,赤条条地躺在宽大的**,尽情享受着这一份舒适。

屋内的一切摆设都没有变,一切还是那样的熟悉,这让王宝玉想起第一次住进这个房间时发生的事情,作为一名女服务员的冯春玲,就这样毫无预兆地闯进他的生活,想起卫生间里冯春玲湿透的衣服,还有大**冯春玲身上滑落的被子,王宝玉觉得下身开始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过了很久,就在王宝玉想要昏昏欲睡之时,走廊里传来熟悉的高跟鞋声音,紧接着,冯春玲带着微笑走了进来。

王宝玉嘿嘿偷笑,装作睡着的样子,眼睛却偷看这冯春玲到底做些什么,也许是觉得跟王宝玉混熟了,或者冯春玲认为自己目前就是王宝玉的人,冯春玲竟然进屋之后,就脱去身上的衣服,只穿着乳罩和三角裤,走进了卫生间,接近着,传来哗哗的水声。

王宝玉觉得心里很痒,冯春玲玲珑的曲线刺激的他浑身发热,他真想就这样冲进卫生间,将冯春玲按在墙上,肆意的抚弄一番。

足足过了二十分钟,冯春玲还没有出来,王宝玉忍不住暗骂了一句:“他娘的,真是磨叽,洗个屁股还要半个小时。娘们就是娘们,办啥事都拖拉。”

在煎熬般的等待中,冯春玲裹着个浴巾走了出来,一边擦着头上的水珠,一边关上了灯,像一条鱼一样,钻进王宝玉的被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