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7 说你爱我

167 说你爱我

王宝玉装作睡熟了没动,心中却喜滋滋地等待着这一刻,冯春玲伸手搂着王宝玉有些冰凉的前胸紧贴在他的后背上,那份滑腻和柔软,让王宝玉感觉小腹中有一股热流一下子升腾了起来。

冯春玲将头埋在王宝玉脖颈间,吐气如兰,身上更是散发着沐浴『露』的淡淡香气,搞的王宝玉觉得耳朵边痒得难受,也许是认为王宝玉已经睡熟了,冯春玲竟然叹息着小声自语道:“唉!生活为什么这样不公平,什么都不是真正属于我。”

冯春玲的叹息,让王宝玉觉得心中一颤,此刻他觉得,冯春玲是那样的可怜,也许做这些事情,都不是她心中所愿,只是出于生活的无奈。

心中是这样想的,王宝玉的身体却不由控制的猛然转了过来,一把将冯春玲搂得死死的,冯春玲娇呼了一声,用小手在王宝玉胸口轻捶了一拳,娇羞地说道:“坏东西,装睡骗我。”

王宝玉嘿嘿笑了,说道:“春玲,我听到你刚才的话,如此无奈,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呢!”

冯春玲拱在王宝玉怀里,幽幽地说道:“对于我这样的人,还有别的选择吗?”

“当然有,你可以现在就穿上衣服离开,我绝对没有一句怨言。”王宝玉爱抚着冯春玲的后背说道。

“宝二爷,你别误会,陪你是我愿意的。”冯春玲在黑暗中仰起头,看着王宝玉发亮的眼睛说道。

“可是,你就不怕你将来的男人会介意这件事儿吗?”王宝玉也认真地问道。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可能会陪许多陌生的男人,宝二爷,我只是感叹,如果没有美凤,也许我还会去争取成为你的妻子,但现在,我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个女人而已。”冯春玲不无感叹地说道。

冯春玲的话,让王宝玉一时无语,他心中明白,即使没有美凤,王宝玉也未必选择冯春玲,倒不是嫌弃冯春玲是一个服务员,而是冯春玲无法真正占据他的心,让他有那种一想起来就怦然心动的感觉。

“宝二爷,我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你不要不高兴,春玲只希望,在你需要的时候,能够在你身边就行。”也许是看到王宝玉有些不开心,冯春玲连忙解释道。

此时王宝玉的脑海里,闪现的却是另外一个女孩,一个拥有一头直发和『迷』人笑容的女孩,而这个女孩,或许正拉着另外男人的手,抛给自己的话也是那句:“我们之间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难道只是因为我王宝玉只是一个农村的基层小干部,而那个男孩却是他娘的教育局长的儿子,小健,小健,田英口中的这个小健,就是他娘的一个贱货,程雪曼也他娘的不是个好东西,嫌贫爱富,老子总有一天要把她压在身下,王宝玉气愤地想着,感觉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冯春玲看王宝玉依然不说话,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她张开樱唇,在王宝玉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就这一下,似乎触动了王宝玉的某根神经,王宝玉蓦然搂紧了冯春玲,一翻身,将冯春玲压在了身下,大手使劲地在冯春玲的身上『揉』搓起来。

冯春玲猝不及防,一声呻『吟』从喉咙里传出,她没有想到,王宝玉竟然真的要占有她,一时间还有些慌『乱』。

很快她就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王宝玉的行动更像一头猛兽,手上的动作也失去了往日的温柔,狂吻如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脸上、脖子上和身上。

突然,王宝玉一巴掌狠狠打在冯春玲的屁股上,口中大喊道:“说,说你爱我,说你爱我。”

王宝玉这一巴掌,让冯春玲疼得眼泪都要出来,她不明白王宝玉这是怎么了,忍不住喊道:“宝二爷,你怎么了?”

“快说,说你爱我!说你爱老子!”王宝玉声嘶力竭地喊着,照着冯春玲的屁股又是狠狠的一下,此刻,王宝玉的大脑已经不受控制,将冯春玲幻想成了程雪曼,他要将“程雪曼”从精神乃至肉体上彻底的征服。

冯春玲被打懵了,不知道王宝玉这是咋了,她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挣脱王宝玉,慌『乱』之中,只好顺着王宝玉的话,想也没想地说道:“我爱你!我爱老子。”

冯春玲的这一句“我爱老子”,让王宝玉猛然之间清醒了,他一下子从冯春玲的身上跳了下来,迅速穿上了衣服,坐到沙发上,喘着粗气,不说话。

如获大赦的冯春玲,惊恐地下了床,套上了职业装,慌『乱』之下,连『乳』罩和三角裤都忘了穿,就要夺门而去。

“春玲,对不起,先别走。”就在冯春玲拉开屋内的瞬间,黑暗之中传来王宝玉有气无力的声音。

冯春玲犹豫了一下,还是关门退了回来,却蹑手蹑脚的不敢靠前。王宝玉低声说道:“春玲,来,坐到我身边,我不会再打你了。”

听王宝玉的声音很平静,冯春玲听话地坐在王宝玉身边的沙发上,黑暗之中,看不太清王宝玉是怎么的一种颓废,但是依然能够感受到此刻的王宝玉,正处在一种异样的痛苦之中。

“春玲,真的很抱歉,刚才我把你想成了另外一个女孩,她伤害了我,老子恨她。”王宝玉『摸』索着点上烟,亮起的火光照亮了王宝玉紧蹙的眉头。

“宝二爷,你吓死我了,你刚才的样子好凶。”冯春玲依旧心有余悸地说道。

一只手伸了过来,很温柔地轻抚着冯春玲的手,只听王宝玉幽幽地叹息道:“春玲,其实我的心里很苦,为什么想得到的总是那样的遥远?”

王宝玉的话,让冯春玲的心中也升起了一种同样的感受,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她哽咽着说道:“宝二爷,春玲能够理解你的感受,我也是这样,正想那句话说的那样,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难忘。”

“春玲,你是一个好女孩,而我,感觉自己正在堕落。”王宝玉说道,将另外一只手也覆在冯春玲的手上。

冯春玲泪汪汪地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心中有别人,美凤姐岂不是很可怜。”